Thursday, 5 March 2015

光頭短篇小說之《鬼航班》

他在貴賓候機室,心情輕鬆的啜著飲料。眼前的電視屏幕正播著街上逐漸散去的示威人潮。他冷笑,今天他恩准國營電視直播,“就讓他們直播!讓人家看我有多民主,嘿嘿。”因為他已經感受不到他們的威脅性了。“幹,才那幾個人!”他打從心裡笑出來。

“拿督斯里,可以上機了!”一個千嬌百媚的空姐進來。他轉過去,涎著臉看著她飽滿的胸脯,油光油光的頭突然亮了許多,忍住了口水,給她一個脣紅齒白的笑容。“好,好。”哼,誰女人要包頭的?看,不包頭的妹紙多漂亮?那群包頭黨的傻啊,煩死人。他心想。

這次度假,難得肥婆沒有跟來,不知找哪個小白臉去了。反正人家示威他就出國,就是使對方氣餒最好的辦法。那些人又不敢打搶燒,連佔據對抗也不敢,他會有什麼壓力?

做花花公子做了幾十年的他,熟練的給那空姐一個曖昧的微笑,然後以一個他認為最有男人魅力的姿勢就走向通道。想起那年他在英國,在娘們的被窩裏光著屁股被人拉起來告知老爸死訊,然後丟下了大小洋,心不甘情不願的回來做官,從此靠著父蔭,一帆風順。

想到近來那個老孟加拉真的逼得很緊,他的心一陣收縮。國家破敗,蛋糕越來越小了,要是分得均勻早就沒事了嘛!“大不了不幹,”他心想,“反正老子現在幾十億身家,做這位子煩死!”接著,他又想到了洋,蒙古。。。突然一怔,從蒙古自然想到他的肥婆。“他媽的,”他叨,“我的身家要和她分啊!”

他當然不敢違抗肥婆,這個玩巫術玩得走火入魔的女人。上次突然把他弄得一個月不舉,雖知道是障眼法,也嚇得屁滾尿流,後來再也不敢和她罵架,抬槓也不敢。

“拿督斯里你要喝什麼?”又是一個嬌得令人酥軟的聲音,出神的望著窗外白雲的他,回過頭來,看著眼前這個臉色蒼白的美人,“給我一杯威斯忌。。。咦,你的臉色怎麼那麼白,不舒服嗎?”他憐惜的,手趁機摸上了人家的臉,卻是一掌的冰冷。

“當然是蒼白咯,”嬌滴滴的眼白多了幾條深紅的血絲,“人都死了耶,怎麼不白?”他了一下,把手縮回來。“那會死,這麼活生生的大美人。”他強笑。他感到不妥,卻不出哪裡不妥。

空姐看著他,仍舊是嫵媚的笑容,的話讓他如墜冰窟:“怎麼不死啊?你不是我們在印度洋結束了嗎?”著,突然機艙大幅度往前傾斜,機身俯衝而下,他嚇得尖叫,兩手亂揮。“幹什麼?幹什麼?”

一個空少走過來,滿臉堆笑的:“這就是我們當天的最後一刻啊!一年了,今天是38日啊!歡迎來到空難一週年的機艙,當天的確是這樣結束的,只是國人不知我們怎麼死,為什麼死罷了。”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嗚啊!”他眼淚鼻涕狂瀉,哭喊嘶叫,在極端的恐懼中屎尿外洩,飛機的急速下墜令他幾乎昏死,偏偏他是清醒的。空少走近,蒼白冰冷,帶著屍班的臉,貼上了他的油光油光的額頭:“陪我們一起下墜吧,你將會一直處於這樣的下墜的恐懼中,鎖在這個空間中,不會停止,逃不出去,一直到航班失事的前因後果公諸於世的那一天到來為止。”

(本文全屬虛構,如有雷同,是你的頭腦有問題)

4 comments:

大佬 said...

不懂是不是我头脑有问题,我竟然联想到那出泰国片,猛鬼航班。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现代聊斋艳谈。

大头猪 said...

最近围绕370的新闻,只限于争论要不要继续搜寻工作。看着大笔钞票日夜燃烧,不如剩下来买钻戒给河马更好!

Botak said...

外國媒體比我們的還要熱心,澳洲國會還默哀,我們的連反對黨都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