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March 2015

光頭短篇小說之《帶走》

這集會他可是與警方打了招呼,還安排人拿支持他回歸的標語上街,混水摸魚,希望能利用群眾來倒胖子,但那傢伙居然在人家示威時出國旅遊,不知去向。他搖頭苦笑,這紈絝子弟啊!他畢竟九十的人了,萬一兒子的後路還沒鋪好就瓜了,那該怎辦?

夜深。他走向大廳,側眼望了望偏廳,看到那一臉深不可測,皮膚黝黑的中年人在閉目靜坐,心突然安穩了許多。這是被他重金聘來,法力最高深的大巫師啊! 那個白鬍子律師就是在司機被魘後車禍死的,白鬍子不死,仇人華哥很難扳得倒啊!但是那肥婆他就無可奈何。

“強啊!這胖女巫!”想到那恫言爆料的私家偵探被越洋幹掉就不寒而慄。那天還放個飛降過來,幸虧給這高人擋了過去,但也拉肚子拉了一個早上。踏入那豪華的大廳,赫然發現客廳有人!嚇了一跳,原來是他的老朋友,老李。

老李仍舊老樣子,寬且高的額頭,深邃的眼神,微兜的下巴,一身便服,笑嘻嘻的看著他:“小馬,怎麼啦,不認得兄弟了?”

他繃緊的神經一鬆,哈哈大笑起來:“阿李啊!這麼得空來探望朋友啊!” 老李似笑非笑:“得空啊!都交給兒子咯!”“是嗎?”他看到空隙,趁機插一刀:“交給兒子也退而不休啊!”老李還是笑嘻嘻:“那也得兒子爭氣才行啊!兒子不爭氣的,想交也交不到啊!”

被老李反插,他老臉紅一陣,嘿嘿兩聲,突然想到一件事:“李,你不是在ICU嗎?這麼快出院了?”老李迷著眼:“哎,我下午剛死啦!還沒公布罷了!”他一陣暈眩:“你,你掛了?你,你來辭行?”心裡卻在罵:他媽的什麼大巫師,一個鬼魂進來你也不知道?

老李嘆口氣:“阿馬,大家都九十人了,還辭什麼行?我來,是帶你一起走的。”他臉色刷的白了,卻發現全身從腿部慢慢往上僵硬,呼吸急促起來,一下子不知道點什麼:“為,為,為什麼要帶我走?我,我是長命百的,我很長命的!”

“馬,不要這樣,一把年紀了,Sporting 點,難道你還要哭鬧咩?實話實,我留你在這,你就會垂簾聽政,你的徒子徒孫有強人教路,時不時一定會因利益問題而和我兒子過不去的。你去了,政治勢力會分散,而且有經驗曾和我們交手的人也不多了。我們倆造的孽都不少,能好死算走運。來,走吧。我陪你回祖國孟加拉看看。”

“不,李,我比你健康!我無病無痛!我不會死的,來人啊!來人!”他啞了嗓子,聲音出奇的微弱。在隔壁偏廳的黝黑中年人把一切都聽在,泌著冷汗,握緊了拳頭,任由他的主人哭喊嘶叫。

那是一種老年人出盡力氣卻仍舊微弱,從心肺抽搐出來的喘叫哀,“呵嗚….呵嗚….”,夾帶著肌肉不規則撞擊地板的聲音。。令人悚然的持續了十五分鐘,才漸漸弱下去,到最後歸於寂靜。

中年人顫抖著緩緩站起來,走向大廳,看見躺在地上的主子,雙眼睜得老大,兩行到嘴角的眼淚還未乾,身體卻已僵硬。他抹了抹汗,嘆氣:“敦,不是我不辦事,這人一生都帶著堅韌固執陽剛之氣而又冷血無情,是少數不可能被巫法所魘的人,最不可思議的是死了還帶著他小朝廷的皇氣!我不是不知道他進來,而是擋不住啊!你也這個年紀了,算了吧!”

(本文全屬虛構,如有雷同,是你有問題)

3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聊斋老谈。

大佬 said...

如果连火箭的老淋也拖下去,恐怕民粉又来发飙了。

Botak said...

所以我看了面書那裏一面倒地讚嘆,就是在想啊,這些人都有太多先入為主的政治正確。如果我寫的不是壞人死,而是他們心中的“好人”死的,那會怎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