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5 January 2016

不要只懂大愛而沒有立場

歐洲回撚猖獗,人類文明崩潰在旦夕。我們罵回撚的人,被人制造仇恨。但是如果你問回那些大愛族,歐洲應該怎麼辦,他們是不出一個所以然的來的。

但是如果你問我們,我們會很確定的和你,“把回撚趕出歐洲,把全部敘利亞難民武力遣返。”a boh neh?

唷唷,不得了了,你這麼了之後,就會有人移動龍門,假裝忘了他過什麼,而一副人道主義的鳥樣說不對不對不人道。哈咯,傻,對或不對,接受不接受,是你們的事,你們的看法,你們可以罵。但是我們不只批判,立場還很鮮明。那就是,“趕回撚出文明的歐洲。”

但是相對的,(記住,是相對的)反我們的人,卻不敢說,“這些回撚應該留在德國,因為我有信心他們不會繼續強姦女人!因為我有信心他們不代表全部的敘利亞難民!因為我們相信一晚600多單強姦案是假的!”他們敢這麼說嗎?

所以啊,有很多所謂反法西斯的評論,只不過是抓人文章段落來無限放大,而迴避文章所討論的局勢,主題。你以為只有他們這些過氣文膽,字蚤蟲嗎?錯了,幾乎全部主流媒體的寫手都是這樣的!

例子:有人撰文批評中國不民主,在南海海域鴨霸,恐嚇台灣等等,然後結尾就是“希望以後中國能改善國內人權,更加積極的與南海諸國協商,並兩岸達成共識,則為東亞之福。”哈哈哈,這有什麼立場啊?但這就是你們看到的多數的主流評論。但是你問我,我會說,“應該圍堵中國,台灣應該獨立。”先別哎唷唷,聽我說,你是不同意我的立場,還是看不慣有人有立場?

如果你不同意我的立場,那是你的權力,不關我事,你可以罵。如果你只是不習慣人有立場,那真的對你的智能發育很抱歉啦!

是,愚民是不知道有立場的。當我和你說大馬少數民族要成立聯盟向聯合國申怨,那是我的立場;當我和你們說要向開明馬來人施壓,而不是一直討好,那也是我的立場;當我說給火箭下屆輸,別去管誰贏,那麼再下屆才有人幫忙走投無路的華人,當我說國際要壓制回教擴張,因為其實沒有溫和回教徒,當我說歐洲要趕回撚難民出境,這些都是我的立場!

如果你智商有限,不懂我說什麼,那麼就請用相對法,反過來想,你說我“偏激,反回教,反馬來人,”那麼你是否撐回教擴張,撐回教法侵蝕西方民主殿堂,撐馬來特權?如果不是的,反我們的人,不過是利用人道與和理非非來抨擊,抓字蚤,打擦邊球,贏光環而已。

所以,相對的,我還真的有點欣賞黃進發,至少他有立場,夠奴才,在華人被欺壓得看不到明天得時候,敢敢說,跨出去愛馬來人!敢敢說:華人要向馬來人證明自己不是鬼。敢敢叫踩雞頭的小妹妹自首。相比之下,那些躲在黑暗夾縫的文棍,只能躲在和理非非的旗幟下,東喊一句,西扯一下,水平差遠了,雖同為大愛,能否晉大師殿堂,分別在此。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世界大风气,太多人不用受苦和吃太饱没事做,不大爱做什么?所以每天折求世界末日重新洗牌,不然会一直恶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