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November 2009

五十年的理所當然

已經是成功事業家的中學好友, 前天和我說起當年他在本地大學裡的情形. 有人中六數學拿9, 照樣進Engineering. 有人會被秘密通知去拿Shell 獎學金的申請表 (出國深造的, 華印族學生當然不知), 然後因為英文不靈光不懂得填, 竟然來叫我朋友幫他填, 表情就像他們借筆記本和講義一樣, 一臉的理所當然.

二十年後的今天, 老馬還在批評多源流學校為各族不能團結的原因. 漠視偏差惡果, 不以為恥. 馬不知臉長, 一臉的理所當然.

火滾. 我突然想到不停變化的社會價值觀, 想到兩個國家的歷史.

五十年代末期, 中國被困在反右傾的問題當中. 六十年代末期至七十年代, 文革搞得整個中國烏煙瘴氣, 七九年開始全國的話題是改革開放, 私有制, 個體戶, 九十年代熱烈討論香港回歸, 六四後, 台海問題, 二十一世紀初舉國關注爭辦奧運, 到了今天, 人民幣應否升降引人注目, 也開始塑造強國形象以鼓動民族意識.

美國在五十年代麥卡錫主義盛行, 六十年代黑人在巴士上還得坐有色人種的位置, 六十年代至七十年間, 全國為嬉皮主義籠罩, 反戰浪潮激烈. 八十年代初期恐蘇達極點, 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大美國思維行其道, 冷戰結束不可一世, 以勝利者自居, 二十一世紀給恐怖份子炸屁股, 開始反思, 經濟衰退後氣焰頓減. 現在最熱門的話題是能否度過經濟危機.

這就是為何我喜歡讀歷史. 因為一個國家的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主題 (或主流思想). 這些主題是全國人民思考的重點, 也是全國人民和政府探索未來方向的根源. 不管什麼國家, 也不管對或錯, 回頭望去, 二十年前社會的價值觀在現今看來一定是不可思議, 可笑的.

因為人類會與時並進.

番薯國就與眾不同. 二十一世紀了, 補選時還有政黨因為較公正而被指責 ‘出賣’ 族群利益, 還有人舉牛頭. 還有人舉劍叫囂, 還有人在國會裡放屁, 開口如雞敗, 到今天有些人的是非觀念對錯原則, 仍舊是不可挑戰的種族主義.

這就是番薯國令人感動的地方, 因為它就他媽的懷舊. 從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 七十年代, 到今天, 籠罩着番薯國政治與生活就是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 施政的根源就是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 一切偏差的根基就是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 種族主義.

所以番薯國的歷史其實是很容易讀的. 也只有硬體建設的變化, 頭腦建設倒是從一而終. 番薯國意志堅定, 半世紀過去, 毫不動搖, 原地踏步, 一如往昔, 強如阿美利堅之流, 主流思想亦十年三易, 當拜番薯國下風矣.

23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临睡前来瞧瞧! 结果霸到头香。 明天再聊!

阿如 said...

老兄,
你不觉得马国又回到了看见鼠鹿的时代吗?

anakmalaysia said...

Do not question how much your country love you, ask how much you love your country, this is what JFK had said forty years ago. Every one need love, from the parents, siblings, partner,and their own country. I always ask my self how much do i love this country , the answer is, i really love this country, willing to return to the country that once that i give up after 20 years. But does my beloved country change ? No , still the same, my love to this country is like a one way ticket of no return. I am part of this family call MALAYSIA, so treat me like one, i feel like a PARIAH !!!

上议 said...

50年不变的种族主义政策.
50年不变的愚民政策.
撈取政治利益好用的很啊~!!

Liam said...

好好运用手中的一票,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

Fairnation said...

马来西亚的50年不变得来不易!!
干训局的灌输, 媒体的渲染, 教堂的"循循善诱", 老师的传授,家长的祖训, 政府的"忠告"及有系统有组织的实行。

这样庞大的人力和组织, 就是为了要保持50年代怀旧的情怀。再说我们有马华和民政帮忙, 真是"众志成城"。再难也会达成啦!

换政府也许不能"回"到"现在", 至少也可能迈入七八十年代!!
怎样也会有些进步。。。。

· 康华 · said...

是的,我们有硬体建设,没有头脑建设。

leejiajia said...

种族主义抬头五十年不衰,高唱至今就别怪人家番薯族了,假如没有卖华党卖印党推波助澜,人家会把种族事业搞得这么大吗?

木子 said...

看來番薯囯不是原地踏步,而是越走越回去了,可悲啊可悲 ~~~

李甜福ANAK MALAYSIA said...

愚民政策是国阵的首要政策--由小学开始,由马来报如BERITA HARIAN的儿童版开始(NST也有赠送该儿童版)都在讲国阵好!

双锋塔是骄傲,让老马儿子及财团赚了几代花不完!老马的财团,在他在位20多年......捞了的钱,几座GUNUNG KINABALU也装不下!

一直在洗人民的脑,无时无刻,在洗脑!!!

所以那些报纸,你不要看
那些电视广播,你不要看
那些电台广播,你不要听
比共产党还可怕!

陈平可怕?共产党是大王八?
我们放眼看看
国阵才最可怕
污桶无时无刻在洗人民的脑
马华,人联,民政一直在协助洗脑
都是人渣!

觉醒吧
不然
这一代痛苦,已经历历在目
下一代,更是毫无任何希望!!!!

最后的觉醒!!!

eddieliow said...

绝对赞成楼上的leejiajia和李甜福所言,没有那些专搞党争的烂党和太监党的“同心协力”,污桶的霸权不会到这个可怕的地步。

薰衣草夫人 said...

老是固步自封,自以为是世界上最优越的民族,如何改变?

草禾刀, blee said...

哗!波大,您浮出得好快哦!!还@#@%$^%得有性格!!
您的等待沉淀后,草禾大还以为您需要好几天去沉淀、清理问题。
愿您早日真正康复!!(有可能已痊愈)

方人也 said...

巫统/马华/国大党是靠种族主义起家和搞市场的,倘若摒弃种族主义,你教他们靠什么吃饭?就是人民选择相信他们鼓吹的种族论调,才会造成马来西亚也50年不变。

Botak said...

FAIR佬: 那你一定是過了午夜一點才睡….小心虛火上升

阿如: 不一定, 老虎也行, 還有四不像

ANAKMALYSIA: JFK如果在這邊不會給人槍殺, 但會氣死.

上議: 你不覺得奇怪嗎, 這麼久了怎麼我們的主題還是一樣?

LIAM: 要換就要換得徹底, 別換得一半一半.

FAIR佬: 說得也是, 至少進步二十年.

康華: 這就是我批評大陸人的原因, 因為我不想他們步大馬後塵, 只有硬體建設. 但有時候他們誤會了.

立家家: 對, 一個願吊, 一個願被吊, 抽插逢迎, 怪不得數十年如一日.

木子: 世界競爭激烈, 有人看不到.

甜福: 你們的兒童版在說什麼? 愛國嗎? 沒用的, 到那孩子大了他自然感受得到. 看我朋友當年進本地大學時所受的衝擊, 四年後畢業時可以改變一個人.

EDDIE: 太監黨有時候代表的還是一部份華人的想法, 這才悲哀.

夫人: 他們倒不敢認為自己是最優秀的, 我相信. 我覺得他們自卑產生自大.

草禾刀: 其實還沒有恢復元氣, 還沒有電腦可用. 不過聽了我朋友的話再加上老馬的話, 火大了, 有感而發.

方人也: 問題是, 為何我們不能在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想法? 為何我們一直不敢把那一套舊的丟掉? 環繞這個國家的問題就是種族問題. 多少年也變不了.

大王 said...

哎呀,我们很融洽的,哪里有种族主义?我们的道德教育课本都是这样写的,我们的爱国歌曲也是这样唱的。现在我们还刚刚参加了学生交融课程、举办了学生交融活动,这一切都可以证明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一定要相信番薯国是没有种族主义的!

Botak said...

大王: 相信妳在教學生時一定很痛苦....

Anonymous said...

Yeah, I did mix with Malays but not after I know they've such privileage. ALL (even the lousiest) my ex Malay classmates went to Uni (local or overseas). They 'disappeared' close to the end of the school term yet we were still awaiting our SPM results eagerly. Next, they appear in company like Petronas etc. Pui!!!

Keen

二楼后座 said...

我参加你的同一源流学校,你取消土族非土族政策,玩不玩?
以后我们拿工程,念大学,拿奖学金,当公务员也是在同一源流的政策下执行,玩不玩?
其实大马人民的要求是单纯的,就是“平等”,而这所谓的“平等”,会被现在高高在上的那一群(这当然包括我们的马华民政好兄弟)视为洪水猛兽。
真正的马来人的困境不是被非土族,而是他们同祖同宗的既得利益集团榨干利益。
就像botak兄讲的,他们反抗嘛,改变现状嘛,就会被打成出卖种族利益分子,不反抗,就维持五十年不变。
想出头吗?攀关系。
攀完关系上了位之后就被攀关系,恶性循环。
在大马,当上了议员,哪怕是市,州级的,去哪里也要劳动警察开路,伦敦市长可是骑脚踏车上下班的。
当大马人民为了耗掉不少血汗税金盖起来长得象两条烂蕉一样的国油双峰塔而大喊大叫大马boleh的时候,日本人民一直在努力地让更多的百年建筑物和自然风景入选为世界遗产而自豪。
哪个是在进步,哪个是退步,不用多讲了吧!
人家是回归原点,我们是拿掉原点(大马独立立国,是三大民族争取回来的)
还是我们“伪大”的领袖,眼光太长远,想来个“毁灭性的创造”-先来个大分裂,再统合起来。
印证了托衰家马蛤吊的名言:“only those who see the invisible can do the impossible.”
knn,你的财产才是invisible!!!

Botak said...

KEEN, 聽我朋友說, 在大馬, 馬來人正在改變中, 有許多是肯放棄特殊地位的, 因為他們發覺特殊地位實在幫不了他們什麼. 希望我朋友是對的.

二樓: 這麼多年給UNNO洗腦, 惡果是嚴重的. 需要過幾代人才能蘇醒. 城市裡的都懂什麼回事, 知道剝削他們的是他們自己人. 鄉村的就不一定. 得看有沒有拿到好處.

老 头 said...

我不信手上的票可以改变什么。。。。

李甜福ANAK MALAYSIA said...

2008年3月08日的改变证明了手中的一票可以改变我们大家一生---

如果我已经年老,我要的改变是为下一代!
如果我年轻,我的一票让我活的有尊严!
今天我们可以大声疾呼,
在老马独裁者的年代,你要说话,报张不登,
汉奸华商为利忘义...历历在目!

您看一看:http://onemalaysia-victorlee.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18.html

许许多多的无名英雄做到了!

我已经52,55岁退休就要到新加坡工作,做SECU(SEQ)多10年,到65岁退休!不然无法养育孩儿!

时日无多更要在有生之年做一件"死也值得"的事!

李甜福ANAK MALAYSIA said...

您问欧阳丁清,刘天球,林冠英.....每一个人的力量终于展现了...在未来更为重要及要重大意义!

即使一个SMS,一个E-MAIL,一句恳求.....都可以改变......

坚持不懈,坚持不渝........才能有文天祥的精神........

抬头能对天,顶天
俯首能服地,立地

将它成为RUKUN YB YANG BERKHIDMAT吧!
五大议员原则

让林冠英,广告人刘天球去想吧!不要忘记在WINGS CREATIVE, BBDO当COPYWRITER的日子....多用IDEA.....多发挥才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