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November 2009

阿羅士打

回來後, 先安頓好大小兩個女人. 女人是茶煲(trouble), 累人累事, 不管四十歲或十個月都一樣. 然後開始我的回鄉漫遊. 不過, 第一站不是吉隆坡.

第一次到廉價機場 (不知道這麼說適合嗎?) LCCT, 發覺兩家競爭激烈, 兵戎相見的紅黃色巴士, 每半小時準時從KL SENTRAL出發, 價格相宜, 自由市場競爭就應該這樣. 不能再什麼都讓巫統朋黨公司包山包海了.

廉價機場最重要的, 是要有巴士車站的影子, 以表示這國家的廉價飛行已經十分普及. LCCT看起來十分熱鬧. AIR ASIA 的登機證薄薄的一張紙, 像收據, 很隨意, 有種 “搭飛機有什麼大不了” 的幽默.

在阿羅士打, 晚上MV約了我們的老友, 該地某報主任出來喝茶. 突然不知誰問起我對阿羅士打的看法, 我脫口而出: 吉打州最大的成就是變了天, 換了民聯政府啊. 誰知, 他們兩個苦笑.

笑什麼? 我問. “吉打州政府太害羞了.” 哈? 我不解. 原來這以回教黨為主的政府, 給人一種太過於低調, 閉門辦事, 不懂宣傳的印象. 沒有執政經驗的他們, 很多時候沒有主動出擊. 加上回教黨那種有點黃老政治, 無為而治的精神, 使他們隨時成為鎗靶.

“在大馬, 要辦成事, 則必須執政中央. 因為資源控制在中央手裡. 沒有經驗的州政府會吃啞巴虧.” 朋友說: 所以國陣就等着吉打州政府犯錯, 並在收集他們的痛腳, 以期在下回大選時把民聯擊潰.

我的臉紅上了耳根. 我的 comment 聽起來像是紅毛屎在看亞洲. 在外國看事情, 有時只看到表面. 但是真正回來仔細看, 和當地人詳談詢問, 則是另外一回事.

突然想起那笨蛋州務大臣的華人麻將論, 就是躲在回教世界太久的結果. 連全馬第二大種族的文化精華都不懂, 怎樣代表象徵改革的民聯政府?

執政一州, 除了許多前朝的蘇州屎要收拾, 還有減不斷, 千絲萬縷的政商關係. 在阿羅士打時, 就聽一位發展商抱怨: 本來前朝批了的一塊地, 新朝廷又有新的做法…這些商家的埋怨, 是否是未來三年的政治暗流? 政商真的必須勾結嗎? 2012是什麼? 我打了冷顫.

很久沒搭長途巴士了. 坐在阿羅士打南下怡保的車上, 我望向窗外的棕油園. 深綠色的樹葉背後, 蔚藍的天在烈陽下往後伸延. 我記得在中國出差時, 過度工業化的天空什麼時候都是灰沉沉的.

我躺下. 唉, 好久沒見過這麼藍的天了. 但是太熱了, 很難習慣.

20 comments:

老 头 said...

感触良多?我的思想有点悲观,我不觉得短期内,可以变什么天.....

老颜 said...

太久没运动,走起来很多筋脉不流通,是很正常的。所以现在的复健运动看起来虽然慢,而且辛苦,不过重要的是:大家抱着一定要健康起来的理念呢?还是干脆保持原状,多活命几年好了的理念?

选择民联,是在鞭策国阵啊!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老兄,你也回国度假了。马来西亚进步了很多吧!哈哈哈~很快就要成为先进国咯!

Botak said...

老頭: 我同意, 問題在於, 中央控制資源, 在民聯還沒贏得下屆大選前, 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老顏: 對, 選擇民聯, 並不是死心的支持民聯, 而是支持雙線制.

沈興: 的確進步了許多, 除了公民意識.

二楼后座 said...

(政商真的必須勾結嗎? )

在亚洲(除了少数的如香港和老星),商业成本里面包含了不少政治成本,这就是游戏的规则。if you are not inside, you are outside。
台湾望族之后辜仲谅在被控賄賂“台湾之耻”油脸陈的时候讲了一句很值得思考的话:“不是我要賄賂,而是只要不把钱送进去总统府,推土机就开到我们辜家祖屋的面前了。”
在台湾数一数二的大金主又怎样,鬼子养的小狗阿辉公认的干儿子又怎样,不埋堆,就让你吃谷种。
泡菜国韩国更惨,总统下台了之后通常不是进入自己的家门,而是进入早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监狱大门。
台湾和韩国都完成了两线制,媒体自由度也高,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扭转这游戏规则。
所以说,只要制度不改,透明度不增加,行政、司法、立法三大机构地位不平等也不互相制衡的话,轮二十线制也没有用。

方人也 said...

民联各州政府的治州理念都大不相同,有机会不妨也走访槟城,雪兰莪和吉兰丹,听听民联州属的民间都在咖啡店里鸟谁或鸟什么。

木子 said...

終于回來了啊~~~ 歡迎回來這個 boleh land 哦 :p
會不會很不習慣啊 ??

moo_t said...

其实你不习惯的不是热,而是潮湿。 哈哈哈哈。

现在马来西亚官商勾结的最厉害的地方, 是建筑业。 所以来来去去听到鸟民联的, 大多和建筑业有关。 技术含量越高的行业,就鸟国阵。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媒体的综合资料,民联政府的吉兰丹、雪兰莪、槟城和政变前的霹雳都很正面施政,除了吉打太多负面新闻。

Botak said...

二樓: 要是你太過清廉又有人不喜歡了, 他們會緬懷舊朝的方便. 然後這些人, 許多是華人, 會在下屆大選反過來刺你一刀.

方人也: 雪州我看了, 很正面, 但是還有很長的路走. 想去檳城看看倒是真的. 因為聽到罵林冠英的聲音太多了.

木子: 非常不習慣. 我不是回來後才不習慣的. 當年我就是不習慣後才走的. 我從來沒有習慣過.

MOO_T: 對, 是潮濕. 手掌脫皮了.

大佬: 回教黨必須走出那個殼, 否則上不了檯面.

· 康华 · said...

我也认同双线制,这样不论谁执政,都不敢太放肆。

Fairnation said...

当每样东西都要Licence, 不给钱不是要预了"执笠"?污桶设计酱多的Licence, 无非就是要养肥各地土豪。

国阵可以是一个很好的反对党,单单马华就有20亿党产,国阵更是控制很多大型公司。给他下野两届, 消耗一下他们搜刮回来的民脂民膏。

幸运猪 said...

留发遮顶吧!

不然繁忙的道路(秃头)没野草生了。

薰衣草夫人 said...

再住下去,还会有许多事物让你难习惯呢,要有心理准备.

anakmalaysia said...

Malaysians give B End 50 years, why can`t we give Pakatan 5 years, give them a chance to put things in the right track, i am not from Pakatan, but i just hate the damn B End.

Botak said...

康華: 愚民不肯改變, 二十線制也沒有用.

FAIR佬: 人家國陣現在竟然示威咧, 抗議檳州政府沒有兌現諾言. 不知道他們兌現了幾樣?

親愛的豬豬: 我曾經研究過, 這個髮型最適合我.

夫人: 早有心理準備, 還是嚇了一跳.

ANAKMALAYSIA: The problem is, someone might think otherwise.

eric foo said...

回KL销了个五天假,没有CHECK光头的博客。怎料到原来已经回国了!真是世事无绝对啊~!无论如何,欢迎回来!以一个假老外看番薯国很有趣吧?哈哈哈。。。!

Botak said...

ERIC: 無奈啊..

Jack said...

我是亚罗士打女婿。
每次回娘家都要骂一次。
他们大路边的垃圾堆实在惊人!
还说“KEDAH MAJU MENJELANG 2010"!?
28天后吉打州就要变成negeri maju了!好期待哦!
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他们一天多念几次经、多向他们的上苍祷告不就可以了嘛!
不过,回教州也有它可取的地方。
我跟老婆说:”你们AS男人要学坏真的不容易啊!“

Frank C said...

Welcomed, Bot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