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November 2009

有本事就投反對票啊

議決是否要敦促中央政府設立皇家調查庭時, 國陣議員齊齊離席.

有想過離席是什麼意思?

離席有兩重意義. 一就是不太敢表明自己的立場應該是什麼, 不過傾向於反對, 但又偏偏反對不了, 所以就離席表示抗議. 二就是基於某種原因想反對, 卻心虛怕惹眾怒, 所以就逃避做駝鳥.

我想趙明福的案件既然是刑事案, 各種證據都顯示警方的辦案手法有問題, 而很明顯他不是自殺, 那要求設立皇家調查庭應該是一種超越政治立場的行為.

換句話說, 是一個大馬公民應有的行為.

但是國陣議員沒有一個敢留下來, 針對事實和民聯議員辯論. 大聲說出自己反對設立調查庭的原因, 而灰溜溜的以離席抗議這種自憐自哀的動作來掩飾擺不上檯面的目的.

你離席就顯得清高了? 媽的. 別自瀆了. 你留下來投反對票我還說你有種呢.

所以, 國陣的離席也突顯了案件原有的政治背景, 突顯了有心讓案件永遠沒有水落石出一天的小動作, 突顯了國陣中人, 包括永遠低着頭跟着人家屁股走的所謂華基政黨, 文化水平與政治道德的低落, 和手段的差勁.

也就是說, 這已經不是國陣民聯陣營分明的問題, 你一離席, 就鬧了笑話, 也是此地無銀三百両.

唉唷, 你們以為這麼拂袖而去就很有型, 人家不能講你嗎?

當人民需要你的時候你就離席, 繳稅發薪水給你們幹鳥啊? 有本事的, 投反對票啊!

17 comments:

失败のman said...

为什么不敢面对?简直就是身有屎,真相就在他们这些混蛋离席后。

张玉燕 said...

那么,这议案是不是就不能通过了?没了他们,还能成事吗?

思问者 said...

包括那个选择性大义凛然的鸟冠文吗?

孽,就是那个要挑战邓章钦那条水啊!

因为听说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人来的喔。

听说牠为了民主这大是大非的问题而不允许邓议长拥有太多权力的。

希望牠这次不在狗猿议员群中,要不然下次选举一定要用口水淹死牠!

沈兴~人生不过如此~ said...

这就是很好的借镜,看看国阵议员是为了自己,还是为国为民。

Fairnation said...

不单止国阵议员是这样, 国阵博客:

有外国女子被人用C4炸尸-装作不知道。
泰国法医说明福80%是被人杀害-装作没有事情。
Bala的指控-都去看流星雨了, 没有人提起。

少来了你们,别在装作很大义禀然! 我呸!

如果国阵博客不认同,至少写一写你们为何不认同! 如果你也觉得他们是杀人凶手, 为何你不加入施压? 是不是良心被污桶狗给吃去?

木子 said...

從報章讀到這篇新聞時就偷笑了,離席哦 ~~~ 理虧就有啦 ~~~ 哈哈哈 ~~~

杰胜 said...

真的太没有了!全都是缩头乌龟!

· 康华 · said...

心中有鬼?

Frank C said...

Bara said:" I will be back...."

幸运猪 said...

干脆抓去毙了吧!

Botak said...

蜘蛛人: 所以我說他們投反對票還好, 離席就變成笑話了.

玉燕: 通過了, 他們人數少. 但整體來說還是沒有用的. 要在大馬做事, 必須執政中央, 因為資源都在那兒. 執政一州不能做什麼.

思問者: 完整名單嘛, 我沒有, 不過在20名國陣州議員中, 只有5位出席, 那就是黃冠文, 葉怡華, 阿敏努丁, 伊斯邁沙尼, 阿都蘇古, 還有獨立議員巴魯希山. 後來到中午就只剩下那就是黃冠文, 葉怡華, 和阿都蘇古. 然後在人家拿海報出來時, 裝着受不了海報而趁機離席. 懇請大家在各自的博客把這些駝鳥的名字列出來.

沈興: 國陣議員不會為國為民, 看都不用看的.

FAIR佬: 對啊, 只有在討論黨爭的時候, 才一副大義稟然的模樣, 他媽的.

木子: 最好笑的是馬華的人, 一副喪家犬的鳥樣, 大哥叫離席就離席.

傑勝: 政治利益戰勝良知.

康華: 心中有明福

FRANK: Hope they will be haunted by Beng Hock

豬豬: 開槍殺人是犯法的, 不過丟人下樓不算.

二楼后座 said...

这么喜欢开“特大”,如果你们敢为了这件事情开“特大”来表决要不要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话,不管结果是什么(就算是2380对0反对)下次选举我全家投你马华一票!
算了吧,“特大”本来就是你们为了自己的仕途而开的,别一直开玩笑说为了党,为了华社,为了道德,为了正义。
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职位都是别人施舍的。
世界上没种的人我看不少,可以达到你们那种“水平”和“高度”的,他妈的比这次百年不见的金融风暴还强!
我不反对你们反对民联,也不是叫你们去跟你们的顶头老大对着干,但是你们至少也拿出一点诚意,一点良心,一点道德,去执行一下你们作为议员的任务,投张票,让人民认为送你们去议会不是睡觉的。
如果非要离席不可的话,先从自己的议员席位离席,至少你们老了以后,人家见到你们,还会拍拍你们肩膀,问候问候一下,而不是一巴掌过去给你吐口水。
或者是,在你们的坟墓上撒尿涂大便,当上大马版秦鬼(秦桧)。

eddieliow said...

算了吧!对这些废材我们还能奢望些什么?

草禾刀, blee said...

昨天看新闻是就&@#$%%*%了。。只草禾刀没有波大酱的功力厉害厉害的鸟一顿。波大,借您的地方來发一发这乌气,憋住好辛苦。。。
那位拿死痢的淋疳言论更是好笑,&@#$%%*%!!
还有楼上的各位,赞!赞!有时候看到那些“大义凛然”的博文时,就奇怪为何没有什么博友鸟,不过,paiseh 啦,草禾刀是有&@#$%%*%,不过却&@#$%%*%得懒得吗叉了!!是不是很多人都懒得吗叉了吗??

michael said...

那条肥鬼前几天不是很勇的咩!怎么现在不姓黄咯?改名叫’棺文殯鸡耳‘。认了鸡耳做老豆。连LP都potong了啦?
像这种有LP不敢用的,霹州也有一个。不也认了土匪大臣做老豆咩!

anakmalaysia said...

They have no guts, they just lost their LP. COWARDS.

Botak said...

二樓: 哈哈, 奇怪, 一說到退席抗議, 每個人還沒罵巫統先罵馬華, 可見他們做奴才的形象穩如泰山.

EDDIE: 廢才整天在議會夢遊, 起立坐下都有人指揮, 不是對選他出來的選民負責, 在民主制度是不可思議的.

草禾刀: 別彆了, 上廁所會舒服很多.

MICHAEL: 差點不明白你說什麼, 原來你替他改馬來名!

ANAKMALAYSIA: No lah, their LP have gone into wrong side--grow backw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