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November 2009

能夠令馬華傷心的事

被除名後, 魏家祥留下男兒淚. 過一天後他解釋, “昨天是我入黨以來, 心情最不好的一天.”

唔, 這可是很重的一句話哦, 看來阿祥哥有夠傷心的. 那就是說: 身為國陣華基政黨, 當年華人給老馬誣為共產黨時, 你的心情不比昨天差. 當年人家舉劍要華人的血來洗時, 你的心情也好過昨天. 但就在被除名後, 就是你入黨以來心情最差的了.

其實自從獨立以來, 發生在大馬華人身上的慘事不幸事不公平的事, 可以使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華裔嚎啕大哭的事, 多至數不清. 好像沒什麼見馬華的人掉過淚?

人家在議會裡提起趙明福的家人而哭, 你們卻離席抗議. 現在居然會為民主而哭, 雖後知後覺, 誠屬可貴也!

如當初霹靂州議會被流氓劫持而變天, 人人穿黑衣抗議時, 馬華可是為奪權成功而歡呼. 然而, 畢竟他們是有上進心, 學習很快的, 昨天即刻有60名馬華黨員身著黑衣, 聚集在馬華總部門口靜坐抗議民主死亡—嘿嘿, 人家穿黑衣咧!

身為執政黨, 號稱代表華人的第一大黨, 對於關係國家榮辱的大事, 對於華族被剝削侮辱, 視若無睹, 助紂為虐, 謊言滿天. 毫不知恥. 更從來沒有執行他們原原本本的任務: 即: 捍衛華裔憲法上的權益.

然後抓緊小課題小話題, 大義秉然, 出口成章, 頓時我們驚訝: 咿, 原來馬華領袖的分析能力還真的不錯, 平時還以為他們患有唐氏症呢?

等到埋首黨爭時, 就更加理所當然的不問世事. 時而垂淚控訴, 紙巾掩鼻, 鼻涕橫流, 時而燭光黑衣, 肅穆悲憤, 只知民主而不顧自身矣. 畢竟他們愛黨勝於愛己, 自然更勝於愛華社了.

看官們, 有道是:

部長有淚不輕彈
只因黨爭還未輸
男兒有淚不輕彈
只因還沒被開除

26 comments:

eric foo said...

嘿,好戏才刚开始呢,那鸡和木油叮说要插入,噢。。。不,是插手。就看到时哭哭蹄蹄的人会不会严守贞操,或是欲拒还迎,门户大开哩?

tamiya said...

真是有完没完,好戏连场。。。

什么狗屁话,党为重,生死为党。。。一箩箩的歪理,还活在共产党时代啊?生我着父母,育我者党中央????

呸,打输了,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博士咯。。。用自己的脑去想怎么办啦。

老颜 said...

人家穿黑衣求民主,为的是国家和人民;这帮人穿黑衣,却主要怜惜自己的乌纱帽。

“马华公会的创党宗旨,是要保护国家的民主制度。”

噢,原来还有这一宗旨?真好笑。

· 康华 · said...

马华?提都懒得提了。

波波 said...

這篇很夠屌~

Fairnation said...

有得分猪肉, 就叫党内民主。 分不到分猪肉, 叫民主死亡!

HK said...

最近馬華上演的“麻栳”戲,越演越爛!
貓哭老鼠假慈悲!

eddieliow said...

他们还帮非法州务大臣去搁置霹雳州前民联政府推行的独中以地养校的计划,简直是#·¥*#—*·#他们不但没有流泪,反而因为“有功”而沾沾自喜呢!

二楼后座 said...

真正的民主死亡是有你们这班朴街留在国阵。真正的民族侮辱是有出了个败家子邱家金和狗公郑全行,当然还有他们的祖师爷陈修信。
看看我们华社的混蛋领袖昏到什么样子?
民政的拿着乞丐盆过日子当丐帮帮主,马华的不是冰淇淋物语主角就是武侠小说“留精,互吊,贱”作者,现在又出了一个拖衰家马蛤吊的哭功传人,只不过人家是台前哭,台后数银子,你是哭完之后得到了一堆波咯客的“祝福”-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都砑蕉。
不是说要诅咒你们,看到你们穿黑衣时,总觉得你们是在为你们自己的下一代送行。
knn马华仔!!!
以后不要把“华”字放在你们的党章,你们以前,现在和以后都不曾也不会代表华社,也不需要你们代表。
botak兄讲得没错,明福事件你们哭了吗,穿黑衣了吗?
山埃事件你们哭了吗,穿黑衣了吗?
小学白蚁塌楼事件你们哭了吗,穿黑衣了吗?
c4事件你们哭了吗,穿黑衣了吗?
华人学生考满分进不了大学,或不能选修自己喜欢的科目你们哭了吗,穿黑衣了吗?
当年抗英拒日的陈平不能回国,一直对要把大马吃下来的山番国道歉你们哭了吗,穿黑衣了吗?
华人过了四五代还被认为是penumpang你们哭了吗,穿黑了吗?
所以,你们以后应该叫“马懒”-马来西亚懒蕉人公会。
有空的话,多练一下擦功-擦完自己顶头老大的鞋子之后,再擦一下污桶友的屁眼,就算现在他的职位低于你,因为很快,他就是你的米饭班主。

Anonymous said...

当金宝河夺走了三个无辜的学生时,他一滴泪都没流,还说活动必须继续进行!
我心想:假如那三具尸体是他的孩子,他会重复相同的话吗?
泪,全部人都有,但是不一定是咸的。

薰衣草夫人 said...

人家都哭得眼红鼻红不能自已了,就让他哭下去吧.
其实他的"民主"与你的"民主",大不相同!

小莊 said...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猪头为这等与“死人塌楼”无关的小事哭成这样,真是羞家咯!

Shirley Leong said...

原来礼义廉耻是这样表现出来的。大胆的表露自己心中所愿--为了乌纱帽掉泪。更多的食客忠心的表达唇亡齿寒的感受而穿上黑衣。其实建议他们应该穿红衣,那样才有让人歃血为盟的豪举。哼,动动脑筋都懒的!Ops,猪又怎么会动脑呢!真是太高看他们了。

玛丽 said...

二楼好样的,刁得好!
这班扑街函家铲简直是华社的耻辱,拖衰家到极点;从今以后不要再把华社挂在嘴边,华人没有你们这样无耻的人!

anakmalaysia said...

A whole bunch of pariah,cry like a baby because he gonna vanish from the cabinet, worst then a new born that needed milk. what a Phd !!!!

草禾刀, blee said...

波大、二楼...赞!赞!赞!。。。

Botak said...

Eric: 馬華向來都是扮演被插入者, 而不是插入者, 而且以此為榮.

TAMIYA: 什麼育我者中央, 你看錯了啦, 應該是育我者中出…

老顏: 真有這條啊? 好, 改天得把馬華宗旨全列出來.

康華: 其實我本來就懶得提, 但是祥哥太搞笑了, 而且整群穿黑衣的年紀輕輕就學會社會大事不顧, 只顧黨爭, 就令我很毒懶.

波波: 都硬了, 不屌還能怎樣?

FAIR佬: 本地華人報章給太多篇幅他們了.

HK: 跟台灣苦情片有得fight.

EDDIE: 我研究了很久, 發覺馬華人的心目中有一套自己的對錯. 他們已經練就厚臉皮, 對華社的臭罵一律歸類為 “對他們有偏見”, 上層就無恥, 下層那些剛在大專院校吸收的就活在自己的自憐自哀的世界裡.

二樓: 唉, 看來你也硬了很久, 下回別彆太久, 會不舉. 在別的博客先射一射.

無名: 如果死了學生他的巫紗帽不保, 我想他會哭.

夫人: 當然, 我們看的是大環境民主, 他們看的是小環境民主. 也難怪, 只有在小環境他們才能夠發揮, 大環境就啞了.

小莊: 這那裡是小事, 關乎身家呢.

SHIRLEY: 應該把紅色內褲穿在外頭, 就沒有警察敢騷擾他們了.

瑪麗: 二樓是我的下集, 他的補充向來都是畫龍點睛. 瑪麗是女的嗎? 看來國陣把女生都逼得罵“扑街函家铲”了..

ANAKMALYSIA: ai-yoo, people sad ma…kena sacked woh….next time no minister oleidi how?

草禾刀: 只有我們兩個罵, 他們聽不到的. 大家要一起罵.

杰胜 said...

政治啊政治!真的是没眼看!悲哀!

二楼后座 said...

虽然我是有球必硬,会在别的球场露两脚,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在你的主场anfield射波,有亲切感嘛。

(SHIRLEY: 應該把紅色內褲穿在外頭, 就沒有警察敢騷擾他們了.)
记得不要开车去,要坐私人飞机(委屈一下直升机也行),还要边喊边吃冰淇淋(要添的那一种)。
如果警方还是继续骚扰,就把他们一两个从马懒总部大楼丢下去,因为在大马把人丢下楼不是犯罪。

michael said...

呢条污桶扣肉-夹住肥。无得捞啦,唔喊餐懵。喊来博同情咩!叫那条马汉顺退出霹国阵先至讲啦!到时我同它喊埋一齐都没问题!
哈!马华??等屌。。

瀚权 said...

这些马华人穿黑衣点蜡烛不会被抓,抗议霹雳的就会。当然在这个一视同仁的国家里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Botak said...

傑勝: 不要看. 連報紙也別買.

二樓: 你年輕, 我就不一定有球必硬.

MICHAEL: 係囉, 係囉, 都唔得閒丟九柜.

翰權: 在馬華大廈抗議能搞出什麼鳥來? 是人都知道啦, 全副武裝做做樣子, 當然選黨爭這種軟性課題啦, 難道跟你抗議ISA 咩?

Frank C said...

Demn Demn Demn Demn Right~

弘农德仁 said...

来人啊!把不走翁,菜CD,尿冲来,萎夹降,猪霉粪还有那些无耻卖华的通通拉去粪池边打死灌屎。KNN 看看这班混蛋还能不能整天吵吵闹闹,哭哭啼啼?

幸运猪 said...

除了哭以外,还会演,不过还是那么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ivlIln-yn8

Botak said...

Frank: That is how we feel...

弘農: 難得你花了一番功夫把他們的名字都做了正確翻譯.

豬豬: 演技好的去拍廣告了, 差的搞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