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6 July 2010

趙明福冤死週年2—我們到底和誰鬥爭?

只是那腐敗無恥的國陣政府嗎?

如果是這麼簡單,那我們不是早就投反對票了嗎?怎麼事情就是解決不了?

你投反對票,可是有人數比你多的投贊成票啊!要不,無論國陣如何玩臭,用郵寄選票或油雞選票,重劃選區或種花選區,都得下台。

是的,我們不要忽略,比我們人數多的,包括了小部分的華人,和大部分的馬來人,都投國陣。我們這在這兒喊得聲嘶力竭的,只是眼睛比較雪亮的少數,只是懂得上網看真實消息的少數。

我們不能因為我們所處的小圈子的政治醒悟與文化水平而自我陶醉。打開門,走出去,外面是黑壓壓的一群無知無能齜牙裂齒探頭探腦看熱鬧自私自利人云亦云的賤民。當然,還有為了不想丟掉拐杖而情願埋首於民粹和宗教,對外面的世界假裝什麼都看不到的一等愚民。

明福的死,為何我們會感覺那麼無力?因為,站在你這邊的,實在沒多少個。如果全民同聲吶喊,是沒有政府可以忽視的。

但是,無論是墜樓原因,驗屍官普緹,明福遺腹子,都是他們茶餘飯後口沫橫飛的話題。比手畫腳,好像自己有內幕消息,卻沒有一絲的憤怒和憐憫。好一點的,說了長篇大論後可能會說,“是這樣的啦,政府人家做啦,你能怎樣?”

所以八年前我離開時對朋友說,不是政府使我離開的,是人民。政府是推得倒的。面對無邊無際的無知和愚昧,你只有無力的投降。真的投降。

明福冤死一周年了。這一年裡,我只為他寫了不到五篇的文章,但我做的最多的,是對每一個和我談起這件事的人說,不要相信報章所報導的,用你的腦去想,他是怎樣死的?然後我會問他們,你們可以妥協嗎?如果那是你們的孩子,丈夫?

所以,明白嗎,朋友們,要國陣倒台,你得先對付你周遭的人。你得先讓他們相信主流媒體所報導的不能相信。你得先要他們改變那種事不關己看熱鬧的態度,你得先讓他們的血熱起來。至於那群認為他們沒有特權就生存不了的兔崽子山番,就比較難了。

是這些人,讓國陣穩穩當當的在位。他們不敢改變,他們雖然有嘮叨,到最後卻退縮。他們是暴政的間接幫兇。

我們再寫,也是那幾個人在看。走出去影響你身邊的每一個人,激起他們的怒氣,那才會造成民怨沖天,天地色變的格局。

我們的人,還不夠憤怒。

27 comments:

Douglas said...

啱...

不经一番寒彻骨
焉得梅花扑鼻香

革命尚未成功
各位仍需努力!!!

明晚。。。黑到底!!!

小明 said...

看到纳吉每到一处,就有很多华人围着一起举食指,就可看到愚民有几多!

老唐 said...

博达,你肯定是马来西亚未来民主的其中一道强而有力的曙光!!!!努力吧,年轻人!

竹 子 林 - JK said...

是输不起!明知敢敢去一定赢,但切因那一点点风险而退缩!

Anonymous said...

连林祥才这样水平的人都知道知识高的人是不会支持政府的。这证明了∶

1.政府的愚民政策做得非常好。
2.愚民比刁民多。
3.愚民觉得赚钱比肚烂重要。
4.愚民船头怕狼,船尾怕鬼。
5.愚民都在网际网络稀少的乡下。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Frank C said...

全民醒觉,义不容辞。

每人尽一份力,那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了。

大家加油~

anakmalaysia said...

Long way to go. yes, we needed changes, the malaysians needed changes, don`t be so selfish and syiok sendiri just because PM/DPM came to my coffee shop or shook my hand,be a responsible voters to your grand children and great grand children.

苦妈 said...

霹雳州夺权事件,
应该可以更激起民愤的,
为什么到最后也无声无息?
因为人民都只有三分钟热度。。。

Botak said...

小明: 可能他們不好意思舉中指.

老唐: 我? 我只不過比別人多牢騷而已.

JK: 因為我們還沒到不衝出去就死的地步.

時不時匿名: 那就是說, 政府是不會要人民變聰明的…

法蘭雞: 你在東馬記得要號召做點事情, 但小心別給人推下樓.

Anakmalaysia: We would only make a move when we have nowhere to go, nowhere to hide, nowhere to survive.

苦媽: 我生氣的就是這點, 怎麼這麼大件事情, 竟然沒有激起民憤?

eric foo said...

苦妈:不完全是三分钟热度问题,而是缺乏对民主的认识和渴求。在愚民占大部分的国都,要伸张正义是种奢侈。。。哎。。。

二楼后座 said...

司法的天枰,从十四楼坠下,
人民的愤怒,从十四楼上升;
司法的脚步,从一年前倒退,
人民的斗争,从一年前前进,

暴政,背着这血腥的十字架,
从十四楼,下跳无底的深渊!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有位老兄曾经回答过我,赵明福是有吃钱的,...妈的用脑想一想,如果真的有吃钱,返贪会还不出示证据,何必严刑逼供害死赵明福。

Shanghai Lily said...

my heart is heavy and my eyes are wet every time I think of TBH. A mother and a sister myself, I fully empathize the pains and anguish the Teos are feeling.It may be a year now but the anger and pain remains.

祥林嫂 said...

伸张正义的力量的确是单薄些,如果有办法邀得那些号称代表我国华裔政党的2750为我们出一分力,想必对壮大这股力量将有莫大的帮助。
不要小看这些人,虽然他们没什么人格可言,但妖言惑众的本领确实是一绝,特别是对那些没受多少教育者(林副总最清楚)。
不是我在做梦,这些写手要的只是要钱,如果我们付的起他们要的,相信他们一定鼎力相助,您如果同意也联络得到他们,筹钱的事我马上准备。
因浏览众多博客还没看到他们呛声而突发奇想

Anonymous said...

Seriously, today, I can't do much for Teoh but for sure in the next GE BN will lost 5 votes from me.

AhLong.

Botak said...

剛從雪華堂回來, 沒有帶相機. 只用手機拍了一些照片. 不過要看最update的去波波那兒, 應該是最快的報導.

ERIC: 對, 是民主認知的問題.

二樓: 十四樓跳下來的應該是反貪局局長.

大佬: 打他一拳.

Shanghai Lily: We will never let go, nobody will.

祥林嫂: 你真是天馬行空. 爽! 怕我們請不起他們呢.

AH Long: That's good enough.

Anonymous said...

Botak 真是性情中人,嫉恶如仇。如有缘尔后见面相识,必当来个醉它三天三夜!

小丸子。

Frank C said...

有个大炮的 2750, 我是万万不会付钱请他当抢手的。

其他的2750,应该有素质的吧?

大炮那个,就万万不行。

思问者 said...

如果大选前好好的拿相片去印度庙介绍古甘,去清蒸室介绍阿米奴,去巴刹介绍赵公子,如何?

所以现在就要开机印照片了,接下来就是确保每一个竞选行动室都不缺货,也不要所托非人,给坏人拿起烧掉。

照片是比长篇大论有力的。

Botak said...

小丸子: 可惜我不喝酒.

法蘭雞: 據說2750整個組很少寫了. 只有那個最不受他們組歡迎的大砲王. 還在到處用2750的名號招搖撞騙.

思問者: 大選成績是另外回事, 我們要的是血債血還.

Anonymous said...

Botak,

想看blog了啦!快點寫, 花旗國的生活很悶的!

花旗佬

Anonymous said...

BOTAK是不是被捉BY ISA, 好担心哦!

上帝之手 said...

咯咯咯,(敲门声)喂,别偷懒了,我去甘文丁打听过,,你没被捉,快点起来写博。嘿嘿

Botak said...

媽的, 才兩天沒寫就咒我. 不得空啊.

Anonymous said...

botak,快写啦,很闷哪。。。

Shanghai Lily said...

botakray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very much, good sense of cynicism and humor and of course sharpness and clarity, esp in political analysis.keep in up.

Kent Tan said...

真的好-好-好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