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July 2010

蕃薯葉下的七月風情 (詩三首)

(一)
一腳踏空
巨腿
淪陷於地心吸力
如獅子的頭髮
凌亂的挪揶著扭曲的面孔
撕心裂肺的
大吼
不准拍照
卻聽見丈夫快要斷氣的狂笑

(二)
他們小聲說
大聲笑
真的真的
他前後都可以的
他們再笑
他是萬能插座
先告人插他
然後

插替他告人的人
這雌雄同體

的單細胞下等生物

(三)
魚頭腥臭
可是死不了
豬頭還活著
魚頭怎麼死呢?

21 comments:

四月 said...

一脚踏空
楼梯
沦陷于河马脚下




leejiajia said...

哇老,波大,你闭关了几天后,竟然成了诗人。
唔~
很有诗意
有韵有味
可以称为
叶诗人

波大诗人

光头诗人
什么什么了

Botak said...

四月: 這算是....改良版? 哈哈.

佳家: 沒有. 這幾天寫不出東西. 這詩早寫好了, 後來加上魚頭而已.

你們寫, 我也湊熱鬧.

Jack said...

不要糟蹋鱼头!
煮咖喱吃到你菊花朵朵开满地!

Douglas said...

好詩,好詩。。。波大诗人踩到鱼头子孙料~~~

阿利 said...

噢,正啊,尤其第一首!botak兄,要跟郑云城先生抢饭碗了咯?

Bathtub said...

竟然你们都变成了诗人

鱼头拿来煮咖喱
猪头用来熬老汤

Frank C said...

话说回头,这万能插座结婚了没?

这检察官可能是在检查过程中部小心挞着了爱火花~

就算是單細胞生物,也有浪漫的那一刻,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裸死河马在沙巴扑街,已经传闻全马。

老唐 said...

砂州踏空惊风雷,
河马暗捶究可哀。
呜呼天平难抖擞,
石瘤裙下皆废柴。

Anonymous said...

白浪涛涛我不怕,
掌起舵儿往前划,
撒网下水把鱼打,
補條大魚笑哈哈 !!!

花期佬

正掌心 said...

太精彩了,但叫诗,恐怕不够恰当,
这应该叫番薯国史诗。以后的学生必修,必考,必背,必咏!

:)

Fair仔 said...

这是比sirim更高规格的首相署联合酒店限量出版的619型号 universal adapter。 619很有意思, 倒反翻来翻去看还是一样,6会变成9, 9会变成6。 1还是1。 你说神奇吗?

chee said...

可能是“案件重演”,亲身示范过程中挞着爱火。

大王蛇 said...

小心,他们会扮农夫、工友、专才去捉人,除了捉鱼头,也可能捉光头,同时兼职栽赃嫁祸。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为什么叫鱼头?看来看去更像猪头~

Botak said...

JACK: 你吃咖哩魚頭會開菊花?

道格拉斯: 我不是詩人…..

老顏: 那裡敢, 我何德何能啊.

浴缸: 臭魚頭不可能煮咖哩….其實丟給狗吃也不要.

法攔雞: 結婚? 看他要扮男人還是女人?

大佬: 可惜沒有照片.

老唐: 何止驚風雷了? 是5級中型地震.

展興: 史詩則沒有資格….等我以後寫首古詩再說.

FAIR仔: 別讓他下衰了美好的天人合一69做愛姿勢. 他只是multi-purpose adaptor.

CHEE: 你是說, 在眾警官的注目下?

大王: 芋頭抓光頭?

麗蓮: 那倒是, 物似主人型

西西留 said...



就是酱淫滴

好诗……好诗……

chee said...

Botak: Exactly!

Botak said...

西西大大:淫诗作堆,没什么啦。

CHEE: 那我相信眾警官也有份....

chee said...

极有可能。大家都玩疯了,忘记笔录,所以辩方一直拿不到赛夫的口供。

奇怪,点解律师们这次还不发作,该上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