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August 2010

為什麼砍我?

為什麼砍我?我有多少斤兩?如果 Sky Ball大哥不知情,我連個番薯都不敢畫!還說簽名?

為什麼砍我?因為怕影響州政權,以為快刀斬亂麻就是解決方法。但是州政權的不穩非一日之寒,原因千絲萬縷,議會裡蛙影踵踵,準備跳腳和抽後腳的不知有多少,為何拿我這對黨忠貞不二的小魚開刀?

為什麼砍我?老大以為,砍了我就保得住 Sky Ball?現在阿欽哥直腸直肚,偉哥又要發飆。阿偉哥要小心哦,章魚欽出了名引經據典的高手高高手,你能力有限,別翻船哦。

為什麼砍我,怕什麼人家講?人家當政時比我們臭十倍,現在理他們做麼?先搞清楚再砍人啊!為何突然這麼怕輿論?

為什麼砍我?爆料給腥報的是我黨的人啊!你們看不到馬桶黨無孔不入的金錢威力嗎?還不抓內奸,州政權就冬過水了。

為什麼砍我?如真要四面楚歌的卡粒叔叔容易辦事,高枕無憂,替大局著想的,就連Sky Ball一起砍!

我們兩個一走,在被收買的青蛙還沒浮現前,卡粒就必須馬上解散議會,重組班子,有嫌疑的必須落馬,新骨幹上陣,再胜了就天下太平,口碑又好,賣沙事件也會成為個別的獨立事件。到時誰也動不了我們。

危機?什麼危機?為什麼只是砍我?冤枉啊!我不甘心啊!

25 comments:

Douglas said...

树多必有枯枝,人多必有Sky Ball;
就算是Believe 中间还是有个lie;
就算是Friend 最后还是会有个end;
就算是forget 也要先get才行~~~!!!

恨铁不成钢~~~

anakmalaysia said...

Lovely, i like that SKY BALL.

风满楼 said...

老兄还真幽默!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sky ball 怎可能没有关系呢?
行动党,这个挑战很大,别小看哦。

強哥哥 said...

Sky ball沒有ball,冇種!

leejiajia said...

砍你,因为不爽你
砍你,因为你威胁到我
砍你,因为想砍你
砍你,因为想搅局
砍你,因为你太忠贞
砍你,因为我偏私
砍你,因为我护短
砍你,因为你基层强,我眼红
砍你,就是想砍你
有问题吗?

· 康华 · said...

开始像国阵了!

Frank C said...

乱相横生。

悲哉~`

Fair仔 said...

sky ball是个问题人物,应该借机早点干掉。 行动党的基层多极都有限,根本不用怕基层的问题。选票比基层重要。

Botak said...

道格拉斯: 問題不大的, 在於領導有沒有果斷的決策能力.

Anakmalaysia: No, I like fishball

風滿樓: 說些真話而已.

孔明: 挑戰很大, 也很簡單, 能對症下藥的, 就問題不大.

傻強: 人家跟你說種? 人家說的是money and power!

李佳家: 沒有, 刀不在我手裡.

康華: 不像, 不像, 還差得遠. 所以要督促. 確定他們的反應是正確的. 國陣不會為了幾封信而大費周章開紀委會開除一個人. 不過, 有人借此排除異己, 或處事不公, 就不對了.

法蘭雞: 那就要快刀砍亂麻. 只是, 他們知道問題根源嗎?

FAIR仔: 他已經逃過很多次了, 這次我猜老大也保不了他.

方人也 said...

下届大选,让Sky Ball哥换岗或下岗,雪州行动党就会相对少问题了。

行动党阿头...不要教选民太沉重!

tamiya said...

Fair仔,怎么抄我的部落文???

权利会让人腐败。。。但是快刀手还是值得赞赏啦。

Sekinchan in Action said...

好一个董卓再世,天子由我控制,天下在我脚下,我爱怎样就怎样,吹咩!
好一个曹操再世,宁可让我负天下人,也不可让天下人负我,吹咩!

Anonymous said...

砍人也要有学问。
要砍得漂亮就必先利其器,刀下首断连死人都没知觉,才是砍人最高境界。
不过,借刀杀人才是最好用的方法。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火箭一脚把那粒球踢上天,自己恐怕升不了空。

Botak said...

方人也: 下一屆如果他還上陣, 那就大跌眼鏡.

塔米亞: 快刀也要砍對人.

Sekinchan in Action: 火箭裡頭還沒有人有曹操的koli….董卓就可能.

無名: 沒有刀借, 太匆忙了, 自己來.

Botak said...

大佬: 升不了空不要緊, 別射進自己龍門就行了.

CYC said...

砍掉那粒球吧。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华仔 said...

天下乌鸦一般黑,都是权和钱在作怪!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行动党根本不用怕基层的问题,要砍就敢敢砍~
怎么看我都觉得行动党像家族集团,看过大家族吗?各怀鬼胎~

Botak said...

CYC: 我看, 球是一定砍的. 除非阿英哥真的看不到事實困境.

華仔: 黑的不難抓, 灰色那些才頭痛.

麗蓮: 是不是家族集團, 看他下來怎麼做了.

山城牛佬 said...

行动党!选票比00ball重要,
干掉他!
干掉他!
行动党!不要教perak选民太沉重!

Botak said...

牛佬: 問大哥捨得嗎?

近朱者赤 said...

botak, i am blurred, who do you think is at fault? teng or liu? can you share a bit more insights and your own view please?

CYC said...

祥叔和英哥心胸没那么宽, 要不然祥叔怎会跟以前的政治秘书都决裂。

也许男人都爱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