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August 2010

OMG!精液味

室內,氣氛嚴肅得連蚊子也飛不動。只聽得冷氣微弱的沙沙聲。

幾位大人坐著一字排開,坐中居首的一人矮胖黝黑,眼袋浮腫,架著眼鏡,甚有官威。坐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精瘦的中年人。隱藏在眼鏡後的雙眼深不可測。

“到底誰是真兇?說!”

“有腥味........”

“什麼?”

“那天,辦公室有腥味........”

“在說什麼?我是在問你說的 Culprit!是誰?”

“有人偷偷在黨總部的辦公室打飛機.........”

“What?”

“所以我聞到了。”中年人徐徐的說,“我說的 Culprit,就是精—液—味!”

咕咚!

帶頭審問的人暈死過去,口吐白沫,其他的人忙著找風油,亂成一團,精瘦中年靜悄悄的,溜了出去。

38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精液味=锦衣卫,这样也被波大兄想到。

CYC said...

当权派被谁幽了一默? 大师出剑,精液满地。

moot said...

精瘦的中年人的政治智慧,无出其右,怪不得里头的人自卑到怕他抢他们的风头。

看来那些信教的大爷大娘们,没详细的读庄子 :“南方有鸟,其名为鵷鵮(yuān chú ),子知之乎?夫鵷鵮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lǐ)泉不饮。于是鸱(chī)得腐鼠,鵷鵮过之,仰而视之曰:‘吓(hè)!’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hè)我邪?”

大人们对精瘦中年人干这一票,莫非“以子之梁国而吓(hè)我邪”。是鸱是鵷鵮,一目了然。 

明末已经是腐败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单靠个”二打六“的锦衣卫,就算救了一百个国王也救不了国家。 


《锦衣卫》乃一语多关。 

鱼米之乡 said...

这条章鱼滑不恬手,给人楼梯却让人跌得眼肿肿。高啊!

CYC said...

球儿没破,太上皇庇佑。

戏就这样结束了?满地精液谁来除理?太上皇改次又要用谁的精液来补身,以求万寿无疆?

Anonymous said...

番薯国的笑话,不死都笑到死,哦,不!是吓到死!

我读得书少,但你不要骗我!

花旗佬

Botak said...

大佬: 不是我想到的, 是人家說的嘛.

CYC: 球兒不破, 很多人都不服氣.

MOOT: 當權派應該是鹌鹑....蛋.

魚米: 有的人不用跌, 眼睛也是腫腫的.

花旗佬: 你書讀得少? 那你在花旗國做打手?

CYC said...

锦衣卫护驾,太上皇当然放心。可是大师的剑插出锦衣卫的精液,味道之重, 如何掩盖?朝廷之莊严岂容糟蹋。大师小心为妙。

Feeling said...

哦。。。原来话中有意。。。我看到标题想歪了哈哈~

小鬼 said...

大马政治实在太有戏了。。

eric foo said...

老章一语多关,‘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高明之极!只有骂华那位魏公还沾沾自喜,以为逮到好鹿,孰不知自爆其短!

chee said...

坊间另有传闻,其实钦哥是重温《mca mirt 1128》周阿姨“民主已死”,和肥仔祥痛哭那一段,突然他党我党,有感而发。

OMG!民主一直在死,real culprit is always freed.

幸运猪 said...

真凶依然逍遥法外。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哈哈,这个好!
冷眼兄射得好啊。。。。

方人也 said...

出掌击中,内重伤但人没死,中华气功讲究内劲,想必章钦已入炉火纯青之境。

西西留 said...

莫达同学,你知情不报,没说是谁射的,酱太米有纪律了……请下课后到校长室见我

Botak said...

CYC: 劍那裡還有精液?一出劍,懶叫就割下來了。

Feeling:話中有話,叫著那話兒。

小鬼:所以每天都在上演酬神戲。你們有福了。

ERIC: 馬華的人可以不用理會啦,龜要笑鱉,唉。

Chee:那一段。 。 。很毛骨悚然。

豬:沒有啊,章魚都說了,是精液味啊。

孔明:別。 。 。冷眼另有其人,是位報界前輩。我是光頭啦。

方人也:我只是好笑,不知道紀委會有沒有抓到春袋爆,谷住不能出聲。

西西校長:只是聞到味道,誰射的就不清楚。可能不是打飛機,你不給有人在辦公室裡做?

moot said...

这个超级下台阶,骂华的人最不爽。其实大佬章钦一出手就了个大忙降温。
锦衣卫要收拾烂摊子, 也应该请益章鱼哥。

強哥哥 said...

肥陳讓人顏射了!

Anonymous said...

强哥哥... 笑死我了!!!!!!!!!

花旗佬

ah peh said...

Botak, naughty boy, stand on the chair.

Retired teacher

chee said...

哈哈哈哈,鸡尾会似模似样严厉申斥球佬,劝告钦哥慎言时,口中流出大量爆浆。

Fair仔 said...

看钦哥的精句暗鸟人,很爽。 大家都有爽到吧? 没有明爽至少也暗爽到吧?

Fair仔 said...

moot,这招很高,自己得了面子和里子,人家也下得了台,至少不用留在台上继续献丑。

克 said...

一天一字:
“液”台湾读“yi”。中国读“ye”。

leejiajia said...

波大老师:
弱弱地问一问,
请问从精液味里查不查得出是谁射的?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嘿嘿~章叔一射~伟哥阳痿

Botak said...

MOOT: 兩種看法吧. 支持的說他手段好, 黑色幽默, 把紀委會耍了一把, 不欣賞的說他虎頭蛇尾, 這時候應該把話說出來, 沒什麼好怕的, 人民支持他. 我的看法屬於後者.

強哥哥: 還有口爆.

花旗佬: 強哥哥是壞人, 別學他…..

Ah Peh: no chair la teacher, can stand on bangku or not?

CHEE: 這……是超級A片的劇情了. 請聯絡不是好人的強哥哥.

FAIR仔: 大家也不知道是爽, 還是氣.

克: 可惜大馬什麼都是yi….嘿嘿.

李佳家: 這是傻強的專項, 蟑螂才嗅得出. 請聯絡他.

麗蓮: 我都沒說是誰射的……

花旗佬 said...

“這時候應該把話說出來, 沒什麼好怕的, 人民支持他.”

我也是属于后者。所以,我怀疑自己书读得少,不然怎么连这样简单的“精液味”逻辑也不明白。竟然有人喊好... 哎...

大家都在射,你射到这样爽,我又要射!支持你们,相信你们的选民又变了傻海。

堂堂一个州的领导人之一,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连话都不敢说清楚,还在那里享受大家表扬他射精的能力... 哎...

搞什么自由言论角落,连在网上射一射都不敢把真相射出来。

可能真的是我头壳坏了,人家可能真的是在看电影!但是,射到满地都是,应该是看了 “叶问”... 又想骗我...

(叶问:“我要打十个!”)

花旗佬

chee said...

爆浆只是表象,就算钦哥丢出一本《老夫子》,鸡尾会还是要张嘴陪笑,阿密陀佛,办到球佬脚下。

套句网民的话:a weak cumshot certainly ruins the whole movie ...... 罪过,罪过。

杰克 said...

精液过期咯!
换一个啦!

Anonymous said...

只怕章叔也没有证据,所以只能耍嘴皮子了

chee said...

换个角度,没有OMG,支持信同样可以严办。奇怪,钦哥怎么卸掉了一大半舆论压力。

现在,结局对球佬和鸡尾会是AA+。

eric foo said...

杰克,你的头像很熟喔。。。^^

Douglas said...

Eric : 人家就系果只北极Polar Bear POKEMON咯~~~以为换了车头相就冇人知~~~

Botak said...

花旗佬: 別喃喃自語了, 回來吧? 是否給中央情報局追捕?

CHEE: 雞尾會如果太過’越軌’, 那民意會要求他們查歐陽含花還有西太后的事件, 誰害死明福與誰害到明福去反貪局是兩回事. 雞尾會有多獨立? 哈哈哈.

傑克: 冷凍起來了. 不怕.

無名: 章叔在算自己的籌碼. 雞尾會也在算.

CHEE: 其實….說得也是, 怎麼章魚哥竟然卸掉了一半的壓力. 是無意, 還是天意?

ERIC & 道格拉斯: 北極熊? 好可愛的, 我鍾意啊.

chee said...

可能很多人都想借章鱼脚踢波,哎呀,又射歪咗。结果妈声四起。

让钦哥下场吧。代签?冒签?“球”又回到郑文福脚下了。

trevortan said...

绝!小弟六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