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August 2010

農曆七月

她氣呼呼的走進房子,手提袋隨手一丟,諾大的屁股一坐下,沙發發出了咦哦的呻吟。僕人們都知道,她今晚心情不好,看來男主人又要挨揍了。

‘他媽的,人都跑到哪兒去了?給我拿杯蜜糖來!’

下人們跌跌撞撞的跑去廚房,亂成一團。

一分鐘後,下人捧著一杯香噴噴的熱蜜糖過來。她一手接過,放在唇邊,‘嗯?這倒新,味道還不錯,什麼味的蜜糖?’

‘是奶酪蜜糖,Datin Seri。’

‘唔,挺香的。’她眉頭稍疏,一飲而盡。

剛放下杯,眼前一個僕人慌張的捧來另一杯蜜糖。她笑了起來,像獅子的頭髮上下抖動。‘不是剛給我一杯了嗎?怎麼又來?’

僕人的眼神像聽見了不可思議的事情,‘沒有啊,廚房只我一個人,弄這蜜糖再快也得這麼快啊。’

她望著桌上的空杯,大怒,‘那這杯是什麼?’

僕人舉起空杯,臉上現出厭惡的表情,‘Datin Seri,這.......很臭呢!像......像尿味。’

身為這麼地位顯赫的女人,無端端給人餵尿,自己還喝了個痛快,當然少不了執法人員在豪宅地毯式搜查,還加上化驗那隻空杯殘留的飲品。

只是,沒人找到當晚捧尿給她喝的那位下人。而她自己也記不清她的容貌了。

她老公油光油光的頭上當然多了些手掌印,如果不是怕他在國會出醜,恐怕不只那些。

一星期後,她老公的助手神不守舍的跑進來,臉色蒼白。‘Datin-seri….’ 她杏眼一瞪,‘怎麼樣?’

‘化驗的結果,那是馬尿,而且而且不可能是本地的馬,是蒙古草原野馬的尿.......’

19 comments:

风满楼 said...

蒙古女鬼趁七月鬼门关开放之际,即刻迫不及待地寻找老相好叙旧,以解阴阳两地相思之苦。

Douglas said...

正是。。。

中元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销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阿旦遥指~~~那鸡家!!!

张玉燕--Yoke-Yin said...

哎喲喲。。。痛快啊!多來幾隻冤魂吧!波達,我喜歡你的描述“杏眼”。

Bathtub said...

是有精液味的蜜糖

小鬼 said...

见鬼了!!!

chee said...

马尿带精的蜜糖水,化验过程,数名鉴证精英因不抵杯口可怖唇印与饮料中河马唾液恶臭,壮烈牺牲。

农历七月,又添若干冤魂。

leejiajia said...

看来那打定死哩还有排见鬼。。。

苦妈 said...

为什么只给她喝马尿?
应该在马尿里加一粒“龙眼”!

Botak said...

風滿樓:蒙古的和這裡的開放時間不知道是否一樣。

道格拉斯:千萬不好去了農場。

玉燕:杏眼?嗯。 。 。我想到林黛。那是真正的杏眼。

浴缸:這,不久太便宜她了?滋補呢。

小鬼:見你了!

CHEE:那她老公不久死了很久?

李佳佳:人家家裡說不定整排巫師在坐鎮呢。

苦媽:那隻馬熱氣,屙不出。

方人也 said...

喝蒙古马的尿?马尿好像是可以治病的古代民间偏方,这样不就太便宜了她。改成喝老马的尿吧!贪得无厌的人肯定讨厌贪得无厌的人,相信老马对她也恨之入骨。

chee said...

物以类聚,没有三两下,点撑到依家?也可能她老公是万中存活。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裸死河马喝马尿,哈哈。

Botak said...

方人也: 馬尿治病? 馬懶壯陽就聽過.

CHEE: 她老公相信已經不X 她很久了. 兩人各自快活.

大佬: 都是馬...算不算近親?

chee said...

各自快活?酱开心啊?

大王蛇 said...

马尿不是烫头发用的吗?这个"七月"真体贴。

幸运猪 said...

期望夜夜个大不同让她好受。

Botak said...

CHee: 向來都是那樣的啦.

大王: 燙頭髮用.....可以咩? 你的想像力已經超過了我的水平.

豬: 你是說, 每晚的size大小不一樣, 讓她死去活來?

六剑郎 said...

在街边烧些纸扎C4,好让有冤情却无处申诉的孤魂去复仇。

Botak said...

六劍: 燒的不知好不好用? 看燒什麼牌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