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August 2010

狗養的反貪局

一年了。經歷無數次的盤問,審訊,甚至開棺驗屍。

其家人受盡折磨,我還記得,當初他們被警方當成精神病患調查,以看明福有精神病遺傳的論點能否成立。

然後再以畏罪自殺的角度去查。沒有一個執法人員或查案人員,對於明福身上的傷痕提問。有對當晚審問的反貪局人員審問調查嗎?和公佈對這幾個人的調查報告?讓我們信服為何他們竟然可以至今不露面,置身事外?而我們的調查方向則一直趨向明福自殺?

然後用納稅人的錢重金聘請英國的化驗師來,工作就是照著本地化驗師的報告讀一遍。

然後馬來主流媒體一直扮演第二法官,玩弄自殺,和未婚先孕這些課題。

然後馬華和民政的狗種就在中文世界裡,散播‘不要主觀,我們很同情明福,但你怎知道他不是自殺’之類的語言。

然後一群不知哪裡跑出來的兔崽子,所謂的馬來人陣線,竟然比法庭和原告律師更早知道明福有遺書。

嘿,馬來人陣線的情報還真準。最後竟然真有新證據,而且還是收了一年的'新'證據?

對,他們可以提新證據。但審了一年才說有,而且還是收了一年的,有見識的法官都會斥責阻止。因為如果該證據被承認的話,那等於一年來的盤問調查變得不相等了。

司法程序可以被這般濫用,原告家庭所受的苦難被冷血的忽視,你的親人被埋葬後重新挖出來剖解然後再埋葬,然後有人嬉皮笑臉的說,哎呀,我還有證據收了一年的,現在拿出來哦。

他媽的這個國家可以倒了。

6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气得真想自杀!没指望了!他妈的!(对不起,我终于骂出口了!)

绿草

chee said...

刚刚看了《当今》总检察署文告的报道。看不懂。

“全民挺明福”,只能这样了。

近朱者赤 said...

怒!怒!怒!

张玉燕--Yoke-Yin said...

“可以倒了”?早就倒啦!一群猪头,能干些什么?唉!那个明福死的也够冤枉的!!!!光头,我看你一回到那里,就一直骂,都没有停过。你家姑娘好吗?

老颜 said...

我看了该新闻后也是气咻咻的,心理不断诅咒那些狗养的!

遗书这种东西,胆敢收了一年?!!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这个国家是越来越黑了,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苦妈 said...

波大,我也要讲粗口...他妈的!

正掌心 said...

TMD AG, give your beyond reasonable doubt's explainations!!! If you dare to give one!呜呼哀哉!青天已死!无法无天阿!

Frank C said...

畜牧猪狗的反贪局,他们要欺骗的是大部分无知的人群,不是我们。

Anonymous said...

大马的司法尽然可以光明正大的被强奸,被一帮狗养的“为民服务”官员玩弄。。。这是什么政府!!!怒!怒!怒!

改朝换代!改朝换代!改朝换代!改朝换代!

Botak said...

綠草 : 別….應該要自殺的不是你…

CHEE: 誰看得懂啦? 偏偏大家都忽略了法官在這件事的角色.

近朱者赤: 除了憤怒, 我們不能做什麼.

玉燕: 我家姑娘還好…十分鬼靈精, 有心了.

老顏: 不知道是找了一年, 還是用一年來製造??

沈興: 嗯, 人家說黎明前夕是黑暗的, 問題是黑暗到了盡頭嗎?

苦媽: 妳….妳不是整天罵的嗎?

展興: 青天早已死, 要靠自己了.

法蘭雞: 跟你周圍的朋友說, 從今天起主流媒體對這案件的報導千萬別信.

花旗佬 said...

Botak,

什么时候倒?我很想回家。

花旗佬

Botak said...

無名: 這還要看'大部分'的人民啊!

Botak said...

花旗佬: 花旗國不好嗎? 要就回來吧. 我的預測, 它沒那麼快倒.

鱼米之乡 said...

新的笔迹必须等久了才能当真,再新的笔迹晒个太阳也会变旧!
番薯的高官果真聪明;
相信的人民绝对番薯!

雅征 said...

番薯总以为别人比他番薯。

小莊 said...

竟然出这一招, 简直是当所有人是白痴! 看来这些人在做“垂死挣扎”了。。。

Anonymous said...

Normally I don't watch TV8 but yesterday I accidently press the wrong channel news and what I saw the President of the Chinese Commence signed a memodarum with the MACC chief. Brother Botak it is not easy to change the government .

Douglas said...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TMD...s*n of the b*tch反貪局!!!

moot said...

太明显了, 要不然律师不会说滥用法庭程序。简单来说,总检察署那班家伙完全没有信心 面对普緹。

Anonymous said...

我真没看过这么黑的司法,大概也只有番薯国才有。像霹雳判决一样,搞不好到时那个“墓又钉”还跑出来说:“有遗书证明......可见番薯国的‘死法’是公正的......”(=_=;)

A secret man said...

幹她娘的,青天已死!BN可以倒,可是我们不可以倒!

Botak said...

魚米:看來證據也有製造流程。

雅徵:其實,大家都很番薯。番薯人有番薯政府。

小莊:垂死掙扎的人仍有可能勝利。要不,普通阿貓阿狗還真沒有辦法濫用法律程序呢。

無名:Th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do not represent Chinese. Simple fact.

道格拉斯:希望有天他們大樓倒塌啦。 。 。

MOOT:如果法官也站在那邊,你能做什麼?

無名:基本上,這不叫司法。 。 。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別把自己血壓弄高了. 放輕鬆.
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儘量告訴身邊每一個人: 這案子從現在開始別相信主流媒體.
因為有很多人都是靠主流媒體得到消息的.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止“全民挺明福”,还要“全民抗国阵”,反秤复民!

近朱者赤 said...

Botak,除了憤怒,大家可以把国阵拉下马.重要案件全部重审.

moot said...

Botak : 马来西亚总检察署,英文水准不上道。When you're in a hole, stop digging. 所以继续把洞挖下去,唯恐把自己埋得不够深。

HK said...

真是荒謬絕倫!

chee said...

近朱者赤,民联执政,无所谓,我有兴趣看见的还是民联执政以后,所有重大案件重审、彻查......

一代又一代,一直被“事过境迁”消遣。

BOTAK说得对,太少人审视法官。

至少在台湾,瞩目的案件,从法官人选、开审、过程和任何转折点、判词,都被媒体抽丝剥茧。

在这里,死老百姓被剥光猪。

chee said...

moot,查案官中文看不懂,私下决定“纸条”不重要,马来西亚总检察署花了一年,厘清疑点......

我突然发现我的中文粗口字库,唔懒够驶!

云游四海 said...

壮士饥餐河马肉,笑谈渴饮那鸡血,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呼。呼。。。。。。呼。

Fair仔 said...

不要忽略主要媒体的力量。前阵子电视新闻报导说,有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下口供说听到陈文华跟明福争吵。 我家有人居然会问,是不是文华杀了明福。

我感觉很震惊, 我脑里在想,被这个新闻影响的应该不只我家吧?是成千上万个家吧? 特别是老一代的,都比较相信主流媒体说的话。

虽然他们没有明说文华杀人,但却感觉报导手法偏向于"暗示"他有问题。

这次又有多少人受影响呢? 人死去了,疑点利益并不归往生者。
他们只要制造更多的非他杀疑点就可以脱罪。 作为少数醒觉舆论的一部分, 我们更应该确保周遭的亲戚朋友知道主流以外的消息。

eric foo said...

建议所有大大,想骂这PK番薯国又觉粗口词汇不够可以参考以下链:http://evchk.wikia.com/wiki/粗口

我的世界 said...

谢谢你的直率以及简短的文章但是却不失幽默中带着愤怒的情绪!
你的这篇文章,写得好,骂的妙,看的哈哈笑

薰衣草夫人 said...

看到新闻,心里非常不舒服,他们的手段已走火入魔;往后,他们还会如何不择手段?
不禁打冷颤!

幸运猪 said...

干!真他妈狗养!

明福,7月了,你要显灵啊!

sue said...

真的是无言了,尽然让这些人渣笃出酱的屎桥,这种政府何止要倒台,简直要让它永不超生!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近来都不停有明福的新闻,似乎是很刻意的说~会不会想掩盖一些更负面的东西~

Anonymous said...

这班人渣。

強哥哥 said...

媽的,馬來西亞的司法假到沒話講!

方人也 said...

TMB--BPR
CCB--BPR
KNLBACCB--BPR

anakmalaysia said...

Lies, lies, all fucking lies ! Can all those macc bustards be trusted ?

ah peh said...

This is getting too much, I cry for the TBH family, I am an old man I can only pray for you, may God help you to punish these bandits ! I am very very angry, how can they do that to TBH family ? Very unkind and unjust !

Anonymous said...

正义何在?http://malaysiansforbenghock.wordpress.com/

Botak said...

大佬:要全民抗國陣,有點難。 。 。

近朱者赤:就算民聯上台,這點也不可能。

MOOT:總檢查署英文也不上道?那用淡米爾文總行了吧?

HK: 哈哈, 還好看過電視劇。

CHEE: 民聯可以上台的,必然有說好條件,要不有人會製造不安。挖臭底?算了吧,互挖的話,民聯也不是乾淨。

CHEE:那就用馬來文。 。那又不對,有那種語文的粗口比我們的多元化?

雲遊四海:河馬肉就肯定不好吃。一定很硬。

FAIR仔:這件事情,我擔心的也是主流媒體的報導。有很多人還是看報紙的。

ERIC:又得咋!

我的世界:歡迎常來。別氣壞了就好。

夫人:竟然扭轉到這地步,連個替死鬼都沒有。

豬:太多人要抓了。 。 。

Sue:最糟的是有人相信呢。

麗蓮:一直以來都在掩蓋的就是,誰是當天審問他的人?

無名:是豬渣。

傻強:那叫死法。

方人也:這也是abbreviation。要放在學術書本的前面的。

Anakmalaysia:No, none of them, yet there are so many Chinese applied for their jobs.

Ah Peh: This is Malaysia, that is what we get from the package of BN.

無名:在我們心中。

华仔 said...

是时候开狗头斩把那些猪狗人渣的头给斩了,还明福一个公道。

Botak said...

華仔: 我們沒有包公. 用私刑可以嗎?

Anonymous said...

我在想。。。。

如果说,字条是明福的字迹,会不会原本是一张的(如A4纸)他们要找人弄明白那纸上所写的,把最不利自己的部分割掉,找出最不利对方的词句,造成剩下一条纸条。。。。

明福之前曾当过记者,可有写日记的习惯?
他会不会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被审判的过程记录下来?

就因为看到明福在不断的写,怕他写了些对自己不利的贪污官员,企图抢走他的记录。

争执中把他推到窗口边,窗口锁在混乱中,不堪强大的压力而断掉,而明福也被“贪官”失手推出窗外。。。。。

Anonymous said...

之前的好多疑问,好像都能成了合情合理合情节。。。。

Anonymous said...

这样还能不能视为自杀。。。遗书。。。。

chee said...

伊布拉稀和阿殁们永远都在制造不安。

如是谈好条件交出政权,那张“免死”list,一定挤破头。

Frank C said...

恨意难平,

好想咬树胶,

不想要口交,

门口跌一跤,

树上睡懒觉。

Frank C said...

跌出窗口的三秒,

他比是十分想念他还没出世的孩子的。。。

Jack said...

这样也好,让全世界看到“malaysia boleh”的真谛!
就算是“遗书”,也有可能是在凶手的威胁下抄写的。
有了这张“遗书”,更能证明文福是被他们杀的!因为凶手以为可以洗脱罪名了,所以就放心干掉他。

Cinn said...

我气疯了,现在很想砍人哪!!!

Jack said...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干嘛凶手要在第一现场干案?
他们大可以模仿炸蒙古女郎的手法嘛!炸到死者粉身碎骨,要验尸都没机会,一干二净!

Botak said...

無名: 我們還在等, 看那字跡是怎樣的. 他們真有把握的. 早就拿出來了. 是不可能不小心推下樓. 在被人拷打時不可能還能寫東西. 是被人弄重傷了有人發覺不能收尾, 被丟下樓.

CHEE: 總要些替死鬼吧充場面吧, 哈哈.

法蘭雞: 你又詩興大發了…..

CINN: 別自己砍, 叫人砍, 不貴的.

JACK: 什麼蒙古女郎, 兇手在第一現場幹案, 因為之前沒有弄死他的意圖, 後來發覺肛門和頸部的傷口是有後患的, 才殺了他. 問問你自己, 那些在警察局扣留期間死亡的, 難道不是第一現場? 這樣在番薯國再也清楚不過的情形, 和蒙古女郎那種事先計畫的那能相比?

Anonymous said...

因为骄傲,他们骄傲到认为可以在这个国家为所欲为,他们骄傲到以为不用做假证据。直到他们的老板看到人民的愤怒。以他们的智商,只怕不能感受到人民的愤怒。

~yy~

Anonymous said...

监牢里怨气特别重,那些冤魂更四处捣乱,所以才会发生死亡事件,跟警察无关的啦。
不要再骂番薯国了,因为我们现在还住在这里,不是等于番薯仔女咩?等我们不在了才骂吧。

Frank C said...

我孩子要我问候你孩子。。。

Botak said...

YY: 他們是驕傲, 也是智商的問題. 兩者兼備.

無名: 住在蕃薯國的, 未必是蕃薯. 所以不是蕃薯的, 要罵蕃薯.

法蘭雞: 我的孩子很好, 她也呀呀依依的問候你的孩子.

Anonymous said...

明天十三号星期五,外加农历七月鬼门关大开,谨以至诚深深盼望明福显灵,让该死的统统死不得其所
-kh-

chee said...

为什么要政治化这个课题?如果你们关注案情,你们可以在庭内发表意见。

促请各造尊重验尸庭,我就是榜样。当然,只有我可以在庭外骂人“骗子”,。

啊,忘了告诉你们,我是那只驴。

魔杰 said...

无意间看到这个blog, 冷眼兄写得好!!!


魔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