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August 2010

烏江自扼

四周的楚歌幽怨圍繞著,像空氣中蕩漾的精靈,又像從山谷中散發的雲氣。

他,一米九的魁梧身體,鐵塔般的站在江邊。身上三十多處傷痕,已經不覺得疼痛,血絲從破裂的盔甲中泌出,流過他握劍的手,一點一點的滴在泥地上。烏江上空的烏雲,猶如黑色的蒼龍盤旋吐舌,似乎在為一代霸王送行。

二十六個身上都在滴血的壯士,征征的望著他們的主子。岸邊,一名老人正跪著,仰臉望著天神般的他,淚流滿臉。

“大王,上船吧!江東雖小,也有方圓千里,幾十萬子弟。”

想到剛剛才自刎的虞姬,他仰天長嘆,“當年我率領……”話還沒說完,卻被人打斷,“屌,率領八千江東子弟渡烏江,現在剩下這二十六條友仔,對不對?無臉見江東父老,對不對?所以要自殺了,下去跟你條女相會,對不對?”

項羽大怒,猛地回頭,見一穿著古怪的人,頭髮極短,臉上掛著兩塊鏡片,笑嘻嘻的叉手站著,背後有一隻形狀奇特的鐵鳥。

“我叫光頭啦,二千二百年後的人,乘坐時空穿梭機來的。唉,說了你也不懂。”項羽此時一心尋死,心底蒼涼,不怒反笑問,“那光兄弟有何指教?”

“我知道你要抹脖子,但是想請教另一種死法。我國有人,能以雙手扼死自己,然後再跳樓,不知道強如楚霸王,能否做到?”

項羽後退一步,大駭,“此乃真壯士也,本王有所不及!”光頭搖頭,“那人說而已,我就不信他做到。大王反正就是想死,何不試試自扼再跳江?”

頓時周遭叱喝不斷,原來衛士們看主人受辱,大怒,只等一聲令下便把光頭砍成豬腸粉。楚霸王手一揚,頓時鴉雀無聲,只剩下烏江的咆哮。

“好,我試試。”說完便扔下手中劍,雙手扼頸,至滿臉通紅,猶不死,想跳江,不料手卻鬆了。他苦笑,“我不行,汝國多能人。”說完,舉起劍,大叫,“劉邦賞五千金取我人頭,汝等取之可也。”說完,劍一抹,血花飛濺,人倒了下去。

一時哭聲四起,光頭恐怕遭池魚之殃,本想賺那五千金,後來想想還是趕快溜。時空機騰空而起,火焰逼人,頓時有人以為天神下凡,趕快下拜。

回到番薯國,光頭打開偽雞百科,找項羽,赫然發現:

“項羽烏江自刎後,其衛士疑得天人指示,皆嘗試扼頸复跳江自盡,不得。後韓信率軍殺至,二十六人連同烏江亭亭長皆遭漢軍扼斃。死前猶遭漢軍嘲笑。並稱之為扼刑。此乃漢史中著名荒唐搞笑的烏江自扼事件。”

47 comments:

老唐 said...

博达够创意!博古通今。

anakmalaysia said...

Chu pa wang said, " Only those who use their ass to reasons can do that."

老唐 said...

礼拜三兮戏开始,
死不明兮鸡不逝。
鸡不逝兮可自扼,
愚兮愚兮奈我何。

moot said...

不过白痴可以站在洞里头继续挖坑。

moot said...

我看到这里就快笑瓜了。

”阿都拉萨询问普缇,是否有可能是赵明福扼死自己。他指出,其他4名验尸医生都找不到颈项有扼伤,唯独她。此时,哥宾星站起来,要求阿都拉萨展示一个人如何扼死自己,而阿都拉萨竟出乎预料地即席表演起来,让观众哄然大笑“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看了那个返贪会律屎够赌懒了,在看波达的博客,还真可降降火,哈哈。

Anonymous said...

一流!赞!

那蠢人就是有一张蠢脸!


绿草

六剑郎 said...

普缇(心声):千里迢迢叫我来,还以为你们只是法医没水准,怎知道原来律师也没水准,(抬头一看挂在墙上戴眼镜最高领导人的肖像)唉,这位也没水准,否则怎么会雇佣一堆没水准的人来做事。

leejiajia said...

光头大侠:
此种自扼死法乃万能剥裂番薯国特产,肯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皆因天下人皆无此马铲蠢像白痴样,实乃他家门荣耀万幸,番薯国铺盖先兆也。

走过岁月 said...

番薯国真的缺少人才了。

苦妈 said...

光头大侠,你应该把那个废材带去乌江,
等他被汉军砍成猪场粉后,再带回来喂猪!

tamiya said...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大侠,要用手扼死自己,是不容易的啊。

http://www.99comic.com/manhua/99923/list_8587.htm?v=61*s=2

sue said...

真不知道他的律师执照是怎么样来的?,这种‘挎力’都可以当律师!唉,我们番薯国真的。。。

Botak said...

老唐:真人不露相啊。你所写的,就是楚辞的规格啊。

Anakmalaysia: No….he gave up.

MOOT:他还当众表演,才真的是光耀国门

大佬:喝多点凉茶。

绿草:他的脸不蠢,人蠢而已。

六剑:普缇对我们国情太不了解了。不丢脸的事,我们不干。

李佳佳:自扼死法不够奇怪,死了还能跳楼才厉害。

走过岁月:有人才,不过没有做反贪局的律师罢了。

苦妈:带回来又多了证据给人告我,丢在乌江毁尸灭迹好了。

塔米亚:番薯国法庭天马行空。可以做个电视的特别频道。笑话那种。

Sue:考律师的时候都很纯洁的,收了黑钱就难说了。

二楼后座 said...

虞姬自队是因为刘邦放风声要让她演av,楚霸王不过乌江是因为刘邦派了阵营里一个叫塞夫的小头目在对岸等他!
鸿沟议和,乳沟为界,中分天下,不战而屈人之兵,汉高祖神也!

后记
两千多年后,霸王高祖在下面碰上。
项羽对刘邦说,“我出身名门望族,你只是个农家小混混,原本你就不受我承认,不配与我一战。鸿门宴的时候,要不是我那被你用靓女收买他们父子的叔父搞搞震,我也多喝了两杯放你一马,你早就在这里等我不是我等你了,朴街!”
刘邦笑笑说,“项兄,你出身名门有个屁用啊,后人只记住你在乌江用脖子磨刀,我就不一样,开创了400多年中国历史上最长的统一王朝,汉唐盛世有我的名字,你吹么。”
“对了,我最近还听说你在乌江留了遗书,我看肯定是山寨货。唉,我们以前打生打死,为的是称王称帝,结果他妈的这地方现在竟然是山寨大国!”
项羽听了之后,热情地抱着刘邦大哭,刘邦看一看项羽的脖子,不只有刀痕,还有咖喱鸡,他妈的当年那个屁股王竟然等不住游过来,难怪这位仁兄自队得这么爽快!

Anonymous said...

二楼好料!

花旗佬

有山有水 said...

二十幾年經驗的'資深'律師啊..
番薯國子民可會面紅?

小鬼 said...

看来律师其实是想惹普提发怒,而脱口说出一些出气话,然后再伺机取消她的公证。。

Anonymous said...

“自己扼死自己,再跳楼... ”

哎... 就算你有本事扼死自己, 死了怎样还能跳楼?

想了很久还是想不通,可不可以叫那个脑残律师再示范一次,千万不要让脑残律师放手,一定要他证明到自己是可以扼死自己的,然后再叫他起来跳楼!

花旗佬

~w~i~c~k~i~e~ said...

悲哀,律师工会的阿头还不站出来代表"阿猪垃屎"道歉一下,番薯国的面子要摆在哪里?
所谓~"面是别人给的,架是自己丢的"

铁忠 said...

看来这年头想当律师还真不难,脑袋只要不比猪苯就行了。

moot said...

想来想去,那自扼只会 :
自扼 -> 缺氧 -> 晕眩 -> 松手

阿都拉萨应该表演撞墙。

chee said...

政治强奸专业,有些专业自愿两脚八字开。

反贪、警方、检察署都在自扼,阿都拉萨具体示范。

Botak said...

二樓: 媽的, 你可以編偽基百科了. 老子甘拜下風.

有山有水: 可能他太久沒有讀書了.

小鬼: 同意. 這絕對可能.

花旗佬: 他不死我們可以幫手.

WICKIE: 律師公會當然避之則吉, 那裡會挺這種敗類,

鐵忠: 當法官也很容易啊.

MOOT: 你怎麼真的去想啊? 千萬別嘗試.

Botak said...

Chee: 都是射自己龍門的烏龍球. 所以大馬的娛樂就比新加坡好.

Mountebank said...

botak,忍不住停止潛水,浮上來向你豎豎大拇指~~這篇, 贊哦!

閣下的中文駕駁能力真高!

Mountebank said...

醫學理論上來說,這個根本是不可能的,怪不得泰國神醫要質疑他的律師資格。

你用力掐自己的脖子,剛開始指令還好,首先你的腦袋必須要用神經線傳遞方式轉達給你的手臂,手臂才能執行任務;頭腦要清楚的發出指令,先決條件是血中氧氣要夠,如果掐脖子掐久了,血流上不去腦部,腦部就呈現缺氧hypoxemia狀態,腦細胞就沒有辦法正常操作,會出現暫時性的腦病變encephalopathy。這樣一來,就下達不到命令給手臂了,此時雙手就會鬆軟muscle power會從正常的5分掉下來到1分至2分而已;最後要如何有力氣的掐死自己,真的是天方夜譚了。

噢,如果番薯國可以自我掐死成功,我要收集資料,往國際醫學周刊發表這驚天動地的“人類極限”了,嘿嘿。

chee said...

二楼后座找大导拍乌江,大赚!

阿辉 said...

番薯国不缺人才了,人才去不到位而已。有能力的人在下面受委屈,没能力的人靠关系在上面丢脸。

Botak said...

Montebank: 你是醫生?

CHEE: 要AV版的. 虞姬烏江大戰楚霸王, 26 人中出, 大混戰.

啊輝: 人才都跑了. 要不就隱居....

二楼后座 said...

吊,楚霸王虞姬乌江没人看滴,乌桶总动员投江的乌江就可以想想。顺便把江里面那只河马压扁才好玩滴。
记得之前鹅唛区马答总部的纸为什么全被偷了吗?因为乌桶党员抢着要写遗书,写完之后用那上好纸质的纸上吊,然后再投!

方人也 said...

混24年的日子不等于有24年的经验。

白混24年才会让人看来年轻,因为压力会催人老啊!

Ptui Seah said...

拜托那班番薯可不可以来个醒少少的, 二十多年的猪馊喂养下,还是一只猪,上不了大场面。等着给总检查狗干你了。。。 Ptui...

chee said...

金城渡江擒楚霸王种草莓,很有戏味,加上子丹自队,伟仔小宝版高祖,当然,虞姬and1+26大混战才是戏肉。

乌桶总动员投江,动物频道。

幸运猪 said...

干!

除了干,还是干!

大王蛇 said...

bolehland是万能国度,无奇不有,别大惊小怪。

Botak said...

二樓: 好. 就'烏桶總動員巴生河邊吊河馬中出', '百人塞夫口爆'. 聽名字都知道能賣啦.

方人也: 有的人, 就是在混, 不是工作, 是混.

PTUI: 豬那有醒少少的? 你的要求太高了吧.

CHEE: 對, 馬桶黨的屬於discovery channel.

豬: 知道你的同黨丟臉, 你很不爽.

大王: 我在等法庭接受這種狡辯.

moot said...

Botak : 我才没那么笨。 那是生物常识也。缺氧会晕眩不是常识吗?

Mountebank 更厉害,生物解剖。

倪匡在他的卫斯理小说,最喜欢用这句话骂不合逻辑的想法 :人是不可能用自己的手掐扼死自己。说这话的倪匡,已经停写卫斯理小说快20 年了。

我想不到,番薯国就有人要表演这一票。

老唐 said...

我想大家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一个状况:
但凡正常人的思维,行为举止都不能够或不应该套用在这班生物的身上,除了匪夷所思,就是语无伦次!
而很悲哀且无奈的:它居然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执法单位...夫复何言!
或许,那些[有识之士]如那位给予大马皇家警察超高评分的[博学之士]是时候站出来告诉大家,以他特异的标准,是褒是贬?

Botak said...

MOOT & 老唐: 這群生物是寶, 是人類向後退發展的例子, 猩猩變人, 他們變猩猩.

chee said...

阿都拉萨那一句“在这里少数服从多数”,正好点中这一帮生物的适长生态环境和思维。

很本土,很巫统。

Anonymous said...

大家好, 刚在 路見要鳴 的布落格读到了篇何燦浩寫的好文章-何謂馬來西亞華人?(轉載)http://ksming.blogspot.com/2010/08/blog-post_19.html
大家不妨读一读。
我读后有感,希望与大家分享。
Botak 对不起,借你的comment一用。只是你这儿较热闹,比较多人会看到。谢谢。

老唐 said...

博达不要污蔑猩猩!猩猩至少懂得自食其力,其食量虽大而极其有限,绝不贪得无厌;更不懂得[自扼]这门深奥学问。

Anonymous said...

污桶贪猪
犸猾懦犬

套一句光头的名句
“人猪疏途”,要不是因为家庭关系,我想我也早都离开这国度。

每天也不用那么肚烂的生活着。

HK said...

真是笑爆肚!

Botak said...

Chee: 少數人類服從多數的禽獸.

無名: 不客氣.

老唐: 猩猩也不准講, 那麼怎麼辦? 大家竟然都認為禽獸比他們高級….

無名: 嘿, 老讀者了呢, 我那一句話在2008年用的…

HK: 不好, 留著吃飯.

华仔 said...

这就是特权和固打政策培育出来的“精英”!!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