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August 2010

世紀末的漿糊腦袋

剛回到家,呼了口氣,腦袋像漿糊,想不到任何東西。人累起來,就算你精液不上腦,腦袋也會變漿糊,粘在一塊。

以前,我記得路上的駕駛者無論多沒文化,在轉彎或割車時大多會開訊號燈。現在,則是大多數都不會開訊號燈。不但如此,大家已經進步到就算遇到不開訊號燈轉彎,吃過線,沒看車就衝出馬路的,都不會按車笛,都不懂得生氣了。

大多數的反應都是緊急剎車,然後……算了。到最後我好像是整條馬路上唯一生氣的人。變了怪物。

所以我就比較敏感,感覺到一種世紀末情懷。大家都不理了,無所謂了,who care?大家都 don’t give a fuck。我按車笛幹什麼?我埋怨幹什麼?我投訴幹什麼?揾錢是最重要的,因為,也不知道國家甚麼時候會倒,這一切什麼時候會崩潰。

法律名存實亡,次序混亂,執法有等於無,人民心中無法,反正都不在乎了。就像你泊車,隨手往人家車子前面一塞,double parking?管他呢?就等他按車笛吧。

我本來想說我們政治人物的腦袋向來都是漿糊,但這又說不過去。政治人物精明得很,要不也不會風生水起。

是我們的腦袋成了漿糊,除了營營碌碌已經沒有是非黑白。所以政治人物可以說話像白痴,反正已經沒有人理會他們說什麼。

在進步國家,人家說第二聰明的人會去搞政治,最死蟆的進了商界,白手興家做了大亨。所以商人是最死蟆的。外國搞政治吃力不討好,薪水沒有大企業高,還要受媒體的氣,更加沒有介紹信可撈一筆。

我們的政治人物撈得盆滿缽滿,看起來比進步國家的死蟆。但他們之所以看起來和死蟆沾不上邊,是因為他們說話像白痴,又或者,他們期望聽的人都很死肚逼,會相信他們所說。

比如,老蔡為何在回教課題上賴回教黨?他難道不知道巫統才是始作俑者?就算是IQ最低的傻海,也知道問題不在回教,在於種族主義。然而,廢話可以一說再說,是他笨還是他以為我們笨?

我們都在趕,我們都不理了。Who care? 他們說。我們的腦袋慢慢變了漿糊。誰管政治人物說了什麼?都對明天沒什麼信心,又不肯停下來想想。那,我們到底趕去那裡?

15 comments:

強哥哥 said...

大家要為自己選出來的政府負責任哦。

老颜 said...

相信大家都已经气到麻木,哪像我们还像个老傻逼,老愤青,整天叫嚣,像个蠢蛋。

Douglas said...

是咯,現在大多都是在忙与盲之间渡过。。。懒得再理政棍车大炮。

Anonymous said...

世纪末情怀!我欣赏这句!

绿草

风满楼 said...

我的脑袋没装浆糊,难怪赚不到吃,至今还是两袖清风。

chee said...

BOTAK大佬,我底身边,真的有40岁的成形傻懒相信,一切纠纷,全归真主。

然后,恐惧回教“党”。

废话,国阵永远有市。老蔡的政治精得很,他没有义务替民联说清楚。

苦妈 said...

在大道上,我们遇到没有文化的驾驶者,
我们不敢生气,因为我们还要保命~~
我们想保着一条命来换政府呀!

Botak said...

傻強: 陽毛出在陽具上, 自作自受.

老顏: 唉, 給人叫老憤青不好受啊.

道格拉斯: 是, 可是我們在趕什麼? 前面日子不見得好過, 放慢腳步想想怎樣倒人家的台更好….

綠草: 很悲滄的感覺.

風滿樓: 兩袖清風是因為腦袋太清楚了.

CHEE: 有道理. 愚民太多.

苦媽: 留得苦媽在, 不怕沒媽燒…

Nirwana said...

I want to be positive in my thought. To me, everybody is just trying to be patient waiting for the time to come to exercise their right to CHANGE.
At least there is that little hope that things can improve when the change comes.
In the longer run, when check and balance is in place, you can then hope for improvements in all aspect of the civil society.
Just be patient because getting angry can only do you harm, nothing will happen to the corrupted society.
And be positive to effect change. Influence the person next to you, and then he/she in turn the person next to him/her, to exercise CHANGE !!

四月 said...

留得光头在,不怕没妈叉

Anonymous said...

我真的对番薯国的将来感担忧失望。治政鞑子欺压百姓五十载不再话下,本抱于厚望的革命党又如斯不稳定, 还未上京已开始搞内讧, 还有那虎视耽耽的日月神教, 相信一旦上京,我想他们必定来个窝里反, 以成其日月神国的美梦。到时我等炎黄子孙,哪处可落脚?大家可小心。

Alfanso said...

光头还会生气,令人赞赏。很多人都不会生气了。更多人不但不会生气,还眼泪汪汪的,委委曲曲的,继续投那个“党”神圣一票,包光头气得爆血管。哈哈!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国家让人失望,所以造就~
华人缺的就是安钱感,因为每个人都对将来不确定,所以现在一切都是钱钱钱~,

Botak said...

Nirwana: To relax means it is likely to live like a status-quo, to sustain the anger is the best way to preserve your determination—to get rid of them as soon as possible.

四月: 甘又得??

無名: 什麼日月神國? 金庸小說?如你所說的是回教黨, 那我告訴你, 問題在於種族主義, 在於巫統, 在於馬華和民政的無能. 回教國只是口號, 是不可能在大馬實現的. 連回教黨的人都不得不承認了.
哎呀, 什麼是革命黨? 你是說民聯? 拜託, 民聯什麼時候有資格做革命黨啦? 大馬有什麼命給他們革? 怎麼這麼誇張? 誰怎麼濫也比不上馬華民政巫統爛. 怕什麼?

啊凡索: 愚民滿地都是, 奈何?

麗蓮: 對了, 這才是問題所在.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遇上路霸行为,我这些驾摩托就真的像拿命在马路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