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August 2010

挺迦瑪?挺什麼懶叫?

人家可是說得富麗堂皇的,我不是挺他哦,我挺的是言論自由哦!

多好聽,多麼的‘知識分子’啊!多麼的‘以事論事’啊!

首先回答我一個問題:988本身,有什麼言論自由?

一個根本就附屬於執政黨的媒體,一個本來言論空間不只小,而且有誤導性和偏頻的媒體,一群本來就沒有那個文化層次了解什麼是民主和言論自由的所謂DJ,只會喧嘩嬉鬧的兔崽痞子。

然後他們被禁聲了,你們這群衛道之士就激動到要辦講座會來撐他?哦,不,不是撐他,你們說。大義秉然的:我們不喜歡他,可是我們撐言論自由。

號外周報在蕭宏隆的主持下,成為平面媒體一奇葩。蕭主編下馬,沒有人搞座談會啊?周澤南被RTM炒呢?他在國營電視台做這樣的事情,更加難得。才過了不久,現在也沒有人說啦。還有,還有………

最主要的是,他們沒有那隻假馬那麼的名氣。而這只假馬的課題可以至少玩半年呢。

現在那傢伙可風騷,因為他知道他的悲情訴求有了市場,於是就跟著‘不是挺他,是挺言論自由’的節奏起舞。現在還囂張到叫百萬聽眾和他站在一起。

告訴你們,尊敬的知識分子們,你們那句話只是理論性的。實際上,你們其實已經在挺他了。你在自欺欺人,說你挺的是言論自由。但是,對不起,我不說表面話的。你們,其實,實在,的確,根本,所起的作用,就是在挺假馬。

好,有人問了,那為什麼我不能挺他,是我的思想和立場的自由嘛!(被我問到臉上掛不住,就會紅着臉如此反問)

哦?那是你的自由啦,知識分子!關我什麼事?我只對你說為何我不挺他,也不挺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

假馬的社會定位,是個雜種。哦,不,不是出口傷人。他的血統當然純正。我是說,他在社會的定位上,是四不像。

他在馬來社會不被接受。因為他其實不夠馬來化。多年的中文教育,成為他名利滾滾的本錢。但是他卻公開呼籲單一源流學校,那就等於消滅中文教育。他的人格反映,就在此。

所謂說北京腔的馬來人(雖然那根本不是北京腔,拜託),使華裔愚民追捧。但是他的議程是什麼?誰在他後面?只有他知道了。

生氣的知識分子沒話說,最最最後就會罵我:種族主義!最後一招。

操你娘啦,種族主義?回答我:華人的馬共後代有這麼風光?操。這隻大半生不在這兒生活的假馬鏟憑什麼叫我們放棄中文教育和宣揚大馬來人主義?挺他?來,幫我含啦!雞敗。

65 comments:

leejiajia said...

咦!波大,这篇好,讲得太好了,拳拳到肉。

真要挺得,叫以前因为言论自由被砍的人一起出来出来,关心一下人家有没有饭开才是。

还有刚刚被砍的萧主编,为何没声音挺他?

大家都避重就轻的挺,挺个鸟!!

被人利用了就有。。。

moot said...

我只想說
鄭全行,你媽媽叫你回家吃飯.
蔡CD,你媽媽叫你回家吃飯.

還有很多一一不列表。

:p

Anonymous said...

罵得好,有人莫名其妙挺他,挺一個反對華文教育的馬共後代,挺,挺個南!

六剑郎 said...

“挺他?來,幫我含啦!”
等下先,都还没到时候开斋。

老颜 said...

骂得好,假马就是一投机分子。

我太久不听本地电台了,因为大部分DJ都在装白痴,胡闹,脑残得很。

‘早点说马’刚开始还有点气候,那时还听得过去,过了一阵子,许国伟被勒令离开后,就彻底变样了

moot said...

砍翁派居然變成圍剿馬華公會嘉年華,他媽的懶叫假馬!!!

Anonymous said...

很多的人都是“盲从(崇)”惯了。尤其是当悲情牌被(很)刻意的毫毛毕露样“表”出来后。。。哇,不得了,大支啦!更多跟着来的followers甚且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啲!

嘿嘿,就问问年青有为小弟们!那当然都是老蔡给惹出来的祸咯!不然是啥?啊,哈哈,哈。。。小丸子又在胡扯了!

sue said...

哇,波大,酱多人骂就你骂到最‘刺激’。妈的,这次给那只‘马’红掉,想当初出卖了许国伟,现在被人砍了竟然被他玩到着数,鸡蛋糕!

moot said...

---- 劇情繼續 ----

還有你!你!你!你這些沒用的馬仔,還說什麼可以利MCMC, 讓他們吃死貓。居然沒有先處理掉所有媒體, 讓那只懶叫假馬有機會射回馬槍。我們的報紙不準報有鬼懶用,遲佐!

人家一個凳子錦衣衛就搞定一鑊泡的,你們現在還要我出面處理假馬,對住二打六假馬鏟。X!

anakmalaysia said...

Dog bites dog`s bone, i like that , keep it going 988 !

ah peh said...

Jama and Reduan Tee are almost the same, but Jama is Chinese educated

chee said...

只是马华的一支小喇叭。狗咬狗,一嘴毛。

挺迦马不如去托杉。与百万听众同在?叫他裸蹲自白自己当时如何托马华条七,弄掉许国伟。

Anonymous said...

托托言論自由的幌子就可语无伦次,胡说八道?大可学学那些外国的邪教的教主如文鲜明等来个唯恐天下不乱,大杀四方?有样学样,学埋哋衰样,真可怕呐!
那麽样,就连懒样也没有,连多头怪胎都不如了,何来的鬼怪!?

Botak said...

李佳佳: 唉, 看這傢伙玩弄媒體輿論幾天了, 騙得一群人跟他起舞. 憋了一肚子氣.

Moot: 他們這些人…..的媽媽, 都在等他們回家吃飯.

無名: 嘿, 不好那麼說, 人家馬上反駁說我不是挺他, 我挺新聞言論自由.

六劍: 倒要看看他是個多虔誠的回教徒.

老顏: 說得對. 本地DJ 真的….唉, 怎麼說呢?

Moot: 所以我就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去湊熱鬧? 我這麼寫可能得罪很多人, 但是卻可以讓那些本來想湊熱鬧的人冷靜下來想想. 不必這麼給臉這些戲子.

無名: 未必是老蔡. 你不給人自導自演?

SUE: 所以不可以給他紅. 我要他黑.

Anakmalaysia: 狗始終是狗

Ah Peh: That’s why don’t be deceived by his Chinese educated background and personal image.

CHEE: 就奇怪許國偉這次沒有當眾X他, 是因為他的名氣?

無名: 不是懶樣, 是馬樣. 本來就是馬.

名师安娣 said...

我以为你光头的人头脑也光,没想到满有料阿!看清事实,好好好!可能那只马现在快乐的在吃草!

moot said...

太好玩了。

---- 劇情繼續 ----
什么, 你们说蕭宏隆,周澤南没人挺。所以假马那边也一样,很容易解决,而且假马没挺许国伟,肯定没有人会同情他们。 所以我才让你们去干。

想不到你们这些猪头就真的给人干了。什么? 你们没想过他们整队人会一起搞?没想过他们敢敢用电台搞悲情?还敢说“跟我揾食”。

靠!!你道我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假借挺马来“队”我。
---------------------

Douglas said...

骂得好,骂得妙,骂得那假马呱呱叫!!!

方人也 said...

假马乱马华,马咬马懒,好事一桩,至少可让蔡冰棒刚成立的573网络兵团学习一下如何护驾。

moot said...

botak : 許國偉总不成去搞掺合吧。

其实这次是多角混战,有趣。而且在混战中,蔡CD 那边也一定要搞黑他, 你根本不必出手。

而且极品中的极品还轮不是假马,而是那个叫Rocky Bru 的。

chee said...

印象里,许国伟向来不X人,就好像botak很少不X人。异曲同工,同样令人难以回X。

许国伟那样写,已经不用X人了。

幸运猪 said...

老翁的戏码,借马呛老蔡。

Anonymous said...

醒醒吧,不要被假馬給騙了,細紋仔!

kinkyskiny said...

唅?他們會趁機咬斷你的咕咕叫的。

Anonymous said...

哈哈!什么道理?
很好很好,还有很多把事情看得很清楚的人。

Anonymous said...

刚有新闻说还搞到穿黑衣戴口罩在城中城购物商场内进行快闪游行呐!

除了表达988电台噤声事件的不满外,同时也(美其名)要抗议祖纳漫画被禁、金格和阿米尔莫哈末著作遭充公及马来亚大学禁止举办“学运史讲堂”。

早不来晚不来,就到现在才来?搞笑啩?

Botak said...

名師安娣: 頭髮短的人比頭髮長的人容易吸收日月精華, 所以頭腦都比較靈光.

MOOT: 你認為是CD佬叫的?

道格拉斯: 看得假面具多了, 很不爽.

方人也: 為何叫573? 叫396, 小08不更好? 像黑社會.

CHEE: ….唉, 我其實很溫柔的

豬: 這叫走的時候留點東西, 別全部都帶走.

無名A: 來這邊的人都不會上當的.

KINKY: 那我先把他的牙齒拔掉.

無名B: 什麼都看得清的人有時很痛苦. 水清則無魚.

無名C: 這叫趁勢.

方人也 said...

蔡冰棒叫全国191个区会派出3名枪手组成为数573人的网络兵团,向民联及其支持者在网路上展开绝地大反攻。Botak兄,很大可能你会是他们的对象之一,不过,我相信你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个“怕”字。

如果错过有关新闻,请看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4541.html

sylye said...

哈哈,冷眼横眉,想不到今天遇回你,以前自由媒体的朋友,那一段辩论异常激烈的岁月。

看到你这篇文章,我把他在我的FB分享了,让我朋友也读读。你有用FB吗?我的电邮是 s y l y e @ y a h o o . c o m , 可以add我,那就可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新文章了。

leejiajia said...

啊!方人,此话当真???
太。。。太。。。
好玩了。。。
担凳子霸头位,看有什么好戏。

不过,波大是民联的咩?他好像是自由~鸟派~自在飞翔的喔!!

鱼米之乡 said...

好!假马的话能听吗? 我只能苦哈哈!
988;言论自由?等换了政府还不知可不可能呢?

鱼米之乡 said...

李佳佳:看戏?打瞌睡就有!

Anonymous said...

573就是:吾贼生(广东话即是死九左)

Botak said...

方人也: 消息準確嗎? 邏輯上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191個區會裡有多少個是真正黨員還難說, 有的在窮鄉僻壤. 要他們找三個中學畢業的都難, 找三個槍手? 蔡CD也真夠創舉.

SYLYE: 沒印象. 你的名字就叫SYLYE? 自由媒體? 我現在連登入都忘了. 哈哈. 我的FB只是當初用來找朋友, 過後就丟在一旁了. 生草了.

李佳佳: 就喜歡看熱鬧啦你.

魚米: 有很多人很認真呢.

moot said...

botak : 蔡CD 应该不会想到他的人那么仙家。 说穿了,那是简单的$$$$$ 分配的问题。里头的油水应该不错, 要不然怎么抢得那么出面。不过是排排坐吃果果的,那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蔡CD的人马要搞到那么复杂,还出动到MCMC,结果逼出个回马枪,而且是开番薯国先河的回马枪。

不过事情开始只不过是高调的兔死狐悲,迦瑪只是个媒介。不能不说翁派人马这一记是创造番薯国媒体历史。如果没有那半天在电台发酵, 迦瑪的下场会和蕭宏隆,周澤南,许国伟那样没声没闻的。 其实迦瑪大可以选择不去认领去低调处理。

整个事件如果是早已经计划好了, 就绝不会出现对马华来说那么混乱的局面。而且翁派的人马反弹也太大了。好像翁抄蔡时节的翻版。

A secret man said...

Beware the hidden agenda at behind. It not only CSL Vs OTK, they try made it more bigger issue...then possible lead to "OPs L" ...

方人也 said...

蔡冰棒要求191区会最迟8月31日之前推荐三个枪手名字组成网络军团。凌国文先生已经写第一篇博文挑战马华网络枪手反击,可是至今未见炮火。李大姐和光头兄,读完《独立新闻在线》的报导,耐心等着瞧吧!很多人乐见其成,以便网络世界能增添万分精彩。

Botak是不是民联的并无所谓,但他肯定不是国阵的。

Anonymous said...

光头大兄,骂的好!

鲁迅小说有假洋鬼子,嘿!我们这儿有‘假马鬼子’。你的文章已将点出它背后的人是谁了。有看过洋人电视连续剧‘双面间谍’的人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想想看,是什么人会要求关闭华小,只要一个源流的国小呢?而这个懒叫家伙,正是天天喊这个口号的人。他的背后有谁撑腰,还不够清楚吗?问问那只MOO(蛮牛是也),就知道了。

也许,他在中国这些年,根本没有受到中国文化的熏陶,只学到糟粕--思想极端、心胸狭窄、目光如豆、夜郎自大和种族宗教极端主义--典型的懒叫番薯国政治领袖的文化。

看来,春宫片总会长,总算醒来了,最近才发现到这个懒叫家伙的真面目,才立刻挥动大刀,把这个懒叫DJ砍掉。

广大的读者群门,别给这个懒叫‘假马鬼子’耍了!

二楼后座 said...

听到含7含来含去的声音,过来看看。
botak兄火气上升,莫非是爬在我前面看了akb48前队员中西里菜(nakanishi rina)的av?

二楼后座 said...

在大马,少一只假马,没什么大不了,少了那只河马或老马,才是人民要滴。
在大马,什么叫打压言论自由,根本没有出现过的东西,挺给谁看怎么挺?

Botak said...

MOOT: 假馬的事低調不起來. 他的名氣的關係. 如果真有人炒他的, 應該看到這點.

秘密的人: 有沒有隱議程就要當事人才知道了. 只不過是沒有一個值得去挺的.

方人也: 怎麼這麼多人喜歡瞧熱鬧? 瞧熱鬧的人都要抓來寫.
我只寫我要寫的. 其他的, 管不了這麼多.

無名D: 春宮片會長和假馬, 都是番薯國的笑話. 其實, 最大的笑話還是馬華.

二樓: 唉, 沒什麼, 只是想不到是這麼大的一個話題. 火氣上來了. 就寫啊. 看了A片就寫不了了. 哈哈.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没有听988,只知道有这个人存在,但不懂他的功过。

Anonymous said...

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如何被人夺去?
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挺什么古古叫?

等有了真正的言论自由再说...
要挺就挺真正的言论自由, 不要被人利用。

花旗佬

Anonymous said...

“等有了真正的言论自由再说...”

那你们这里什么都不用说了!
一群只会乱喊乱叫的家伙!

二楼后座 said...

新来的电子pukimon,
对啊,我们只会乱喊乱叫,你们比较厉害,乱含会长的烂蕉!

moot said...

卖糕!嘿,可以写个Chronicles 事态发展。

moot said...

卖糕! 言论管制 vs 挺马, 谁被谁利用?

Botak said...

大佬: 不需要知道他的存在. 不重要.

花旗佬: 言論自由不要等, 是我們自己爭取的. 我們認為有, 就有. 一直到有些人來告訴我們這樣不准那樣不准之前, 不需自我閹割. 就是有.

匿名E: 這裡只有你一個人亂喊亂叫, 又不敢方名字. 哦, 對了. 你在這裡的言論自由,是我給的, 不用等.

二樓: 別動氣, 你大戰醫院護士的元氣還沒恢復.

MOOT: 不錯, 就是這樣, 你已經把整個過程寫了出來.

Anonymous said...

Botak,

"言論自由不要等, 是我們自己爭取的. 我們認為有, 就有"

我非常认同你的说法。但是,大刀在掌权人手上, 不是我们自我閹割, 而是被人家閹割。

有谁能像波大兄一样,让持有异见的赛夫儿子在这里发言而不閹割他(很有可能他早就被閹割了)?

我想说的是,马来西亚没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花旗佬

feiyifan said...

Anonymous said...

我挺你。
完全同意你的意见。
很多人就是很悲情的同情那只烂马。
自从许国伟被踢走,我就不听早上那个节目了。因为,一个bull shit,其他两个附和。

Sam

杰克 said...

干嘛为了一只假马气坏龙体?
息怒息怒。。。。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要挺一个人,还要看他是不是一个人,但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还有华人把老马当神拜~

小马 said...

不要走火。。。
我们现在正集中火力屌假马,不是老马!

AhLong said...

Thant's why I don't listen to radio neither local tv programmes :(

moot said...

Botak : 很多人还在挺马,毒马,黑马,刺马,搞得很开心。 其实我不会反对任何人去挺马或是刺马。只要事情持续加温,大家都会看到马华公会和巫统在后面干什么。 你也玩得很开心-嘛。

Anonymous said...

我国政坛上,凡是姓名上有‘马’字的都不是好东西!

Anonymous said...

主讲人换了,没有许国伟。那还有什么意思。。

老唐 said...

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是不能被取代的...何况是一干飞禽走兽!为了这么几个不是东西的东西而动肝火,不值得呀。倒是博达见事自有其独到的一面;真可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只是有时会发起火来会失了分寸;囡囡的老豆可要注意了,切莫唐突佳人哦。)不过这又确实是博达真性的反射...

Botak said...

花旗佬: 不錯, 所以我們不能等人家說, ‘給你’. 我們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好了. 這一秒, 這一刻, 你可以說的, 就是你的自由.

FEIYIFAN: 謝謝.

SAM: 988根本就別去聽最好.

傑克: 大馬不可以再有息怒的人.

麗蓮: 老馬? 印度神呱?

小馬: 沒有分別.

AHLONG: 但是許多人還是從傳統媒體得到訊息的.

MOOT: 哈哈, 對了, 博客其中一個任務, 就是把重要事件加溫. 保溫. 人民的反心, 怒火, 才不會熄. 你不看到許多人跑來這裡企圖降溫?

匿名F: 別罵了全部人.

匿名G: 就算是許國偉, 又能說什麼? 那是988 啊, 這裡是大馬啊.

老唐: 發火還有分吋的就不叫發火了...哈哈.

Anonymous said...

Botak,那我听什么电台哦? :P
马来西亚的电台,没什么营养的。
不是排行榜,就是整人,玩游戏,说废话,笑得花枝乱颤,还有,五音不全的华语,误导听众!

Sam

chee said...

大师,这一役,“智者因机而发”,有些blog主也因机给自己做了宣传。

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我國年輕聽眾容易被煽動被騙,除了愛FM(除了肉麻的PK羅肉)還勉強可聽外,其餘的五音不全,廣東話笑死人,自講自爽,內容空洞,肉麻當有趣,談什麼新聞自由.
細路,學嘢啦!

eric foo said...

两帮不同种的狗互咬,还拿‘百万听众’来当挡箭牌!(有没有百万噢?!督数都唔好o甘夸啦!)竟然有人去挺?!真o既‘食饱无事做’唔通?!

Botak said...

SAM: 你還聽電台嗎?

CHEE: 因機而發? 番薯國許多事情都是醞釀已久, 就看你要不要忍.

匿名X: 就不說新聞自由, 本地DJ也是沒有自己的風格.

ERIC: 有五萬就算他厲害.

Anonymous said...

"认为迦玛不过凭借其流利的华语和马来人的身份走红的人,绝对有权力下笔批判,但这些人指责迦玛搞民粹,却忘了本身语言的粗鄙,甚至以“杂种”来形容他,这种人身攻击,恕我不能接受。

我更惊讶的,是居然有学者引用所谓留英博士的谩骂文章来给自己的立场背书。

区区一个电台DJ,就让这么多人的原形毕露,这点“成就”恐怕是连迦玛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

唐南发好像很不爽Botak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