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5 July 2010

趙明福冤死週年—為何我們依舊憤怒?

他們以為時間可以沖淡這一切。他們以為可以像以往一樣,我們嘮叨兩句就不了了之。

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次,我們永遠不會忘記。

在形同黑社會的國陣政府體系下,這類事情,時刻都在發生。明福不會是最後一個。

我們憤怒,是因為我們用血汗錢養的這個狗政府,以輕蔑,不屑,輕佻,狂妄,野蠻,沒文化的態度,來對待這件案子。就算貴為部長,在案子進入司法程序時說話的態度,和所說的話,像下三濫的流氓。

我們憤怒,是因為人家連表面功夫也不做,就一直以各種荒唐的理由推衍塞責,把律法當兒戲。

我們憤怒,是因為那些狗腿子,馬華和民政,到今天還試圖把明福的死說成自殺。這些狗養的孬種,到處宣傳似是而非的論調,把人民的憤怒描繪成偏激。還假惺惺的擺出一副同情的模樣,然後在議會要表決是否要皇家調查庭時,跟隨巫統離席抗議。

人命,在這些人眼中是不值一文錢。司法正義,在這個國家是種奢侈。

明福逝世一周年,我們依舊憤怒。因為冰凍三尺,大家都在這嚴寒中忍,明福的死,把這一切都帶出來了。

人民的嘴巴是掩蓋不住的,冤是一定要雪的。我們會一直說下去,一代傳一代,我們的子孫會知道,在2009年7月16日那一天,在反貪局大廈發生了什麼事。

請保持你們的憤怒,就算國陣不倒台,也要把兇手咒死。

43 comments:

leejiajia said...

利用手中一票来表达我们的愤怒!

苦妈 said...

对!一定要用选票来表达我们的愤怒!

Fair仔 said...

『妈说,因为政治/ 她的爱情提早打烊/ 我因而成了遗腹子/ 连带父姓,也被没收/妈说爹是教育家/ 用死亡的暗喻,让人民/ 在寒意中读懂了政府/
妈妈说,躺在爹隔壁刚下葬的/ 是国阵政权,他的墓新修/ 说完嘴角微扬/ 三岁了,第一次/ 见到母亲的笑容』-郑云城

Frank C said...

民政,马华这些猪狗,想的都是自家事.

而我,我一定会做一个人该做的事情的.<--不是自渎.

我说的是,把手中一票,投给污桶敌对党.

(污桶对华人死心是对的.)

Frank C said...

民政,马华这些猪狗,想的都是自家事.

而我,我一定会做一个人该做的事情的.<--不是自渎.

我说的是,把手中一票,投给污桶敌对党.

(污桶对华人死心是对的.)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就算國陣不倒台,也要把兇手咒死。

二楼后座 said...

煮狗论英雄,不要忘了狗公郑全行!

正掌心 said...

愤怒一个邪恶的政权!

Anonymous said...

三岁了,第一次/ 见到母亲的笑容-赵尔家 ~希望国阵里所有的猪狗全部在一夜之间大三岁,不用赵家,和我们等到赵尔家三岁。

-sue-

tamiya said...

一年了,真快。。。

人走了,就安心上路,不要牵挂尘世乱象。这里的,有许多人在为您奔走、争辩、平反。

Botak said...

李家家 & 苦媽: 我們的票不夠….

FAIR仔: 那是夢想, 希望成真, 要親手埋葬他們.

法蘭雞: 現在他們要拍連續劇了. 別說他們臉皮厚, 有很多人看的, 不就有人肯演嗎?

大牛: 我就是這個意思. 沒有法律公義, 只能訴諸人民公義了.

二樓: 放點藥材燉才好吃.

展興: 我真的不能放下. 依舊憤怒.

SUE: 每年都要公祭. 每年都要提醒大眾.

他米亞: 不, 要明福去找人報仇, 因為已經不能靠法律了.

方人也 said...

人家的孩子从小摸着爸爸的脸庞认识爸爸;赵尔家只能从照片和报章去认识冤死的爸爸。看到这种情景,心里没有愤怒的,还是人吗?

Jack said...

让我想起老少和尚过河的故事。
老和尚已经放下妇女。
我们干嘛还抱着她?
也许有人会骂我说:不是你的儿子才说这些风凉话!
此案拖了一年余,就只为了厘清一件事:明福是自杀还是他杀?
真相是什么?没有目击者,所以目前大家都在推测而已,包括那位神勇的泰国法医也一样。
无论结果如何,只有两个人知道真相:明福和上天。我的意思是: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真相,再拖下去,就是等于浪费活人的生命。
难道就让坏人继续逍遥法外吗?
不是,假如你知道谁是坏人,还有物证,就请你尽快告知我们公正不阿的警察大人吧。不要再让国民愤怒不已了。
一切都要讲究证据,不是靠愤怒就可以的。
目前只有上天有证据。等着瞧吧!

二楼后座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二楼后座 said...

民主跟司法说,
你应该是我的;
司法回民主说,
我已情归极权。
民主跟极权说,
司法应该还我;
极权笑笑地说,
司法何曾有过?

民主没有来过,
司法没出现过,
人民远远偷窥,
极权自言自语。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既然大马司法不为赵明福讨回公道,就由选民手上一票下判决吧。

Douglas said...

杀人放火金腰带,
修桥补路无尸骸.

一年后还系很火滾。。。

明天。。。黑到底!!!

Anonymous said...

可是我们的票不够啊啊啊。。。。,每个人都是父母生养的,只有那些国阵的猪狗是垃圾桶里zhap来的。

-sue-

幸运猪 said...

一日案未了,怒气永不消。

秃头,明晚你会出席吗?

鱼米之乡 said...

出席人数的多寡=政府的压力。
明晚,黑!

anakmalaysia said...

We want the culprits not lies after lies !

Botak said...

方人也: 我不知道 他們會怎樣對孩子說起他父親. 如果是我, 我會照實說.

JACK: 沒有目擊者並不代表真相是模糊的. 反貪局要調查的不是他, 是歐陽震華. 他沒有罪為何要自殺? 如果不是自殺就是他殺, 那為何當局一直無恥的阻擾調查? 把案件往自殺推? 沒有目擊者是個苟安的藉口. 大家心理雪亮. 為何當晚審問他的人至今不見蹤影? 警方調查的切入點在那裡? 這是最基本的調查問題啊, 我們得用良心來問這些問題. 我們要的是血債血還.

二樓: 三權分立, 已經是歷史. 民主對暴政說: 我操你娘.

大佬: 不, 找出誰是當晚兇手, 私下解決. 我們已經沒有司法公義了.

道格拉斯: 人在做, 天在看.

SUE: 對啊, 看見提出華權的林祥才今天說什麼嗎? 他說火箭才是種族主義, 我們還要面對這種顛倒是非的計倆多久?

豬: 看我明天下班時身在何處.

魚米: 對. 人數很重要.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Dont place any hope on the government.

二楼后座 said...

三权分立?
他早已躲在,双手沾满鲜血的西方,偷偷地笑!

Botak said...

對不起, JACK, 是歐陽捍華...哈哈, 歐陽震華好像是明星.

Anonymous said...

那只肥虫林不知羞耻的咸鱼翻生走后门当了官,所以根本狗嘴里吐出来的全是垃圾。
明天,我们要让那群狗种政府知道~ 做人,是要有中指的。

-sue-

祥林嫂 said...

对此冤案,与我们的愤怒相比,我们能做的实在不多,善良的我只能在心底不断诅咒,希望杀人凶手不得好死,幕后黑手早日阖家产。

华仔 said...

阳法不能办,阴律自有定夺,如果明福是被猪狗所害, 阿鼻地狱的大门将为这些猪狗而开!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很肯定~很肯定~很肯定是他杀~到现在还没有一只“替死鬼”,需要对这事付责,一句自杀搞定?1 malayaia ,如果死的是他族,不知会如何?

Anonymous said...

明福~~~~~

安息吧~~~~~

他们很快就来下来还债了

废人2

Botak said...

二樓: 雖說如此, 西方的三權分立, 還是給他人民帶來了極大的好處的…

Sue: 好, 我們明天一起給中指….國陣.

祥林嫂: 唉, 當沒有法律公義的時候, 只能期望人民公義了. 詛咒, 是人民公義的一種.

華仔: 希望他們跌到最低那層.

麗蓮: 他族? 嘿, 人家雖說是冤死, 卻擺明是飛車的問題少年, 也不會沒有人負責啦. 我們是大好青年, 卻死後還要遭受侮辱. 真是幹他娘.

廢人2: 不可以安息, 叫明福去拉他們下去.

Anonymous said...

恶终有恶报, 我相信...

mtchair

薰衣草夫人 said...

该咒的人,多着呢!
那个时辰何时到?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连你都相信三权分立有在这地球上执行过任务?
甚至出现过?

Botak said...

MTchair: 希望我們看得到.

夫人: 一起咒, 不知道夠不夠氣.

Botak said...

二樓: 我相信. 我看過.

Anonymous said...

我从去年痛到今天,还会继续痛下去!
我从去年恨到今天,还会继续恨下去!

别说我看不开!

绿草

Jack said...

假如我没记错,连强奸案也需要三个目击者?而且证人还必须是有正当职业的?我真的希望我记错。
每天都有人坠楼,原因各不相同。那个新婚不到几分钟,洞房花烛夜就坠楼死的新郎,幸好不是死在反贪污局楼下,否则我们又说是反贪局官员害的?最后遇到明福的人是另一个民联的华人,他究竟跟明福讲了什么?难道没有人怀疑他?不过我可以肯定一件事:明福当晚的压力非常大!大到可以跳楼也说不定。当局没有阻止任何人出庭供证,是那位大法医不肯来,还讲了一大堆理由。可是她最后不是答应18.8来吗?她目前完全没有动过尸体,只靠肉眼看看埋了又挖的死尸而已,所以她的证据肯定受到质疑。为了官员和证人的安全,当然要受到保护啦,那里可以四处亮相的?
切入点?警方只是要证明明福是自杀的,就是那么简单。在大马,血债不可以血还,因为我们还有法律。司法死亡,才是最大的悲哀!

Kent Tan said...

明福---我为你仰天长嘯,
我为你俯地低泣,
我不甘一条人命;
用一脈丹血遥奠你,
九泉之下謁息吧!
正义之光为你耀兴天.

Botak said...

Jack: 警方只要證明明福是自殺就能了案? 那你是承認了警察其實就在往自殺推啊!
壓力大會導致頸部和肛門的傷痕?
說話, 要對著你良心. 舉頭三呎有神明啊.
我們的警察就和流氓土匪無異, 我能期望他們會秉公處理? 哈哈哈. suck my d**k.
所以你就是其實是想將事情往'壓力'和'自殺'推,然後和馬華那些人一樣, 先叫人別太武斷? 一直用證據和司法程序來拖?
告訴你吧, 上來我這兒的人都明白, 沒有人會相信警察, 政府, 和司法程序. 如果你還是要拿理論來辯論, 那你就有的只是理論. 大家都明白是什麼回事, 除非你是要替政府說話的人, 或, 白痴.

Botak said...

KENT: 祭他是一個心意而已, 要他別安息, 去報仇.

Anonymous said...

二樓兄,

三權分立 (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 在花旗國是有的.

花旗佬

傻孩阿正 said...

"告訴你吧, 上來我這兒的人都明白, 沒有人會相信警察, 政府, 和司法程序. 如果你還是要拿理論來辯論, 那你就有的只是理論. 大家都明白是什麼回事, 除非你是要替政府說話的人, 或, 白痴. " Botak这句话真赞!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字!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