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0 July 2010

貪污和優惠是一家人

《當今大馬9日訊》根據民調,七成的馬來人認為新經濟政策應該保留。

另外,也是高達七成的馬來人認為,族群領袖的貪污風氣是對土著政治地位的主要威脅,不是來自其他族群的訴求。

如果這調查是正確的,那表示大多數的馬來人不太會受Perkasa影響。那很好啊。

但是...........

我也不再說為何這個族群在競爭力日漸衰退,國際競爭無國界的今天,竟然還落後無知到認為閉門造車的新經濟政策可以幫他們。

我想說的是,既然他們明白馬來領袖的貪污不是來自其他族群的訴求,他們怎麼看不到其實馬來領袖貪污的根源,就是種族優惠政策?

二者是分不開的,怎麼他們看不到?這民調結果很矛盾啊。

就因為有優惠,優先,優這個,優那個,他們的族群領袖才能趁機在每個領域插隻手,撈一筆。

與此同時,華人和印度人也趁機以和馬來朋友的朋黨關係,撈上一筆,三大種族,十分 muhibah。所以,這貪污效應,就像雪球,越滾越大。

很多馬來人是對巫統領袖的貪污十分肚懶的,但是如果要滅絕巫統領袖的貪污,就必須把新經濟政策結束。因為,那是巫統貪污的根源。

當然,馬來人現在是決定把頭埋進沙堆裡了。他們不是不明白,他們就是丟不開,躲得一時是一時。你以為他們很喜歡巫統嗎?不。不過,為了不用面對外面世界的競爭,也只有等待國家資源耗盡再說吧。

怪不得有七成的年輕馬來人(19到24歲)說對政治沒有興趣了。畢竟面對殘酷的現實不是那麼好受的。

19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This is the " Malaysian Culture"lah, they will change, they really will, i mean when they kick the bucket.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没发展没建设~没资金~優惠政策有何用?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可是,马来族群就是与华人息息相关,他们不掂,我们也不得好过。

leejiajia said...

他们不是把头埋进沙堆里,埋进沙堆可能还有挖到宝藏的机会;他们把头埋进纱笼里,埋来埋去只嗅到自己的味道。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可能他们觉得贪污是不对的,
但是,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还有那么多马来人支持污统。
呵呵,马来人可以接受贪污,就有如华人喜欢赌球!

大王蛇 said...

过了24岁之后,他们发现政治可以给他们带来无限好处,他们又开始对政治产生兴趣了。

四月 said...

番薯国的民调,信得过的咩?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When they kick the bucket they blame us.

麗蓮: 有用, 用來貪污啊.

大佬: 那又不一定. 如果他們一夜間(全部)
死光了, 那我們的日子就挺好過.

李佳佳: 沙龍? 嗯.....什麼味道? 嘿嘿嘿.

孔明: 對, 他們認為貪污是可以接受的.

大王: 你得教小學生對政治有興趣啊...和他們說, 可以賺錢的.

Botak said...

四月: 暫且信他..且看後事如何..嘻嘻
不過, 我是相信大部分馬來人想保持優惠的. 可以看得出來.

Anonymous said...

"他们把头埋进沙堆里"? 不会啦, 现在大多數的馬來人考试成绩个个18,19个A, 把头埋进梦幻里才是!

阿利 said...

即使很开明的马来朋友也那么告诉我他的担忧,他坦诚说害怕失去这些优惠,这会使他们对未来感到担心

Botak said...

無名: 很想知道,那有18個A? 什麼科目這麼多? 為何我們以前最多10個?

老顏: (還是叫你老顏, 叫了兩年怎樣改口叫啊利?) 只有非常有信心的馬來人才會放棄優惠.

二楼后座 said...

贫穷是新经济政策的概念,新经济政策是贪污的平台,平台的产品是巫统,巫统的代工是马来人,马来人的营销是拐杖,拐杖的服务是无竞争力,无竞争力的成交是贫穷。

我们,当个旁观者,又如何?

方人也 said...

优惠是为了扶持朋党以利便贪污;
贪污是为了笼络基层来捍卫优惠;
此乃老马爷创立和壮大“新污桶”的杀手锏啊!

eric foo said...

应该是马来同胞视野过窄的问题,那些中产阶级很多都已经移民国外了,剩下的大部分是新经济政策下的产物,水平‘有限公司’,肯定会担心未来。有多少个像再益那样成功的?我还是坚信通过艺术文化的交流可以成功把种族间的隔阂拉近,老颜也应该参与其中吧?

Botak said...

二樓: 比喻得好.
你在日本, 可以當旁觀者. 我們怎麼行??

方人也: 所以反貪局是用來丟人下樓的...

ERIC: 剩下的文化水平較低的就是投票給馬華的了....林祥才說的.

阿利 said...

是的,eric兄,搞艺术的那些明显没什么种族成见,挺能够一块儿玩的

Frank C said...

你知道,

我是旁观者的旁观者;

看东西一向都不是看得太清楚,

或许是,不想警察滥权,要穿避弹衣逛街;

或许是,不想政府贪污,毁了下一代;

或许也只是,心情纳闷,想换换政府。

看,我就是酱得悠然自得。

除了,赵的死,让我有点想杀人。。。

Botak said...

老顏: 不錯, 藝術家是他們之中最開放的.

法蘭雞: 明福的case, 我也想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