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September 2012

《冷眼横眉》视频评论 - 面子书症侯群



网络最热的当然是面书,它已经是许多人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它的影响力有多大?比如,报邪在FB的爆料使星洲非常顾忌,但是它的影响力真正有多远?或者有它一定的封闭性?

面子书本来就是个人社交网页,属于私人空间。那么从面子书打印照片去报警,算不算是侵犯个人隐私?在个人空间贴照片,等于在我家客厅踩那鸡照片,犯法?当权者怕面子书怕到这种程度?

然而许多网民在面书建立山头,进行攻防战。并企图建立一言堂。对于不同的声音,就算是同一个阵营的(比如,同为民联),也会大事鞭挞,歇斯底里的攻击。他们是否高估了面子书的力量?

一个利用面书崛起的例子就是曾潍山,这过气歌手起先因替火箭“站台”而趁机悲情宣布“不怕封杀”而引起网民大事追捧。后来更大事渲染一位民联网民对他的指责,并要求民联做出回应。竟吸引面子书群反智和疯狂的追捧。

现在网络很多都是缺乏思考的羊群,我把它称为网络红卫兵。有人带头,就会跟着走。所以我们时常看到“是人的就share出去”,“来一个赞”,等等滑稽动作。有任何思考性或针对性的提问和分析,都会被打成“马华走狗”,而遭到万箭穿心的下场。

但是在假医生萧源盛的个案,就看到面子书发挥正面力量。一群本来是萧源盛的粉丝的组群,因为发现了造假而揭露了整个丑闻。在这个主流媒体被怀疑早已知情,却为了报章销路而噤声的造假案,如果不是面子书,恐怕读者永远不会知情。

但是我们是否受压迫太久,突然能通过渠道发泄,结果才发生那种只要有人拉就会跟着走,一呼百应的现象?这结果像中国愤青一样,失去了分析事情的能力。无论按赞,支持,捐钱,响应,等等,质疑的声音竟然是如此微弱?

又或者,这些多是宅男宅女的面书过动儿,一直在追求一个英雄?只要有一个人以悲情英雄形象出现,就会受到追捧?

有人带头就有人呼应,带的人为了搞而搞。也不理事情的始末和对错。后面跑的就是羊群,只要有人做就跟。所以才有了令人哭笑不得的“黑网”事件。因为反对打压网络言论自由而发动的黑网,堪称网络斗争史的经典。

(不久前,一群面书过动儿发动杯葛陳楷岷《就是打印面书脚踩那鸡照片去报案的马华人》的妻的海鲜店,结果杯葛错店,该间海鲜店营业额下跌,老板喊冤并报警备案。而这些替民联倒米的粉丝还不自觉呢!)

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怎样的政府也就有怎样的反政府。所以中国共产党就出了个法轮功,别笑~!去看看法轮功文宣和共产党的语气有多像!国阵教育制度出来的就是网络红卫兵,嘿嘿,这和国阵逼我们读公民道德教育,是一样的。

所以哪,我们必须跳出那个框框:就算大家都是投票给民联的,也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不需要以大方向为借口,打压异议,塑造一言堂。在成熟的民主社会,不同的言论都会有各自的地盘和市场。你们当然可以互相攻歼,骂来骂去。但是,不用那么紧张的。Relax

政客就像羊群旁的狼,羊群要多思考多观察,才能反客为主,做政客的主人。

(光头与Eric

6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政客就像羊群旁的狼****

波大不懂有没有看过这一则幽默笑话;

在一个食人肉的国家里,一位旅游者偶然走进了一家餐厅。他看到厅里的广告牌上标着每一种菜肴的价格。每盘牧师肉是3美元,每盘猎人肉是4美元,每盘老板肉是5美元,每盘政客肉则为25美元。这位旅游者便忍不住问为什么政客的肉比其他人的肉要贵这么多。“这种肉要弄干净多不容易!”餐厅老板回答说。

大王蛇 said...

某政党的支持者好像还未成熟到可以接受异论……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現今社會真的病得很利害!一方面又太安樂,又感覺被壓迫,年輕子天天對住電腦面書無所事事發白日夢,什麼都狂按贊啊,之後呢?努力去做些有用的東西吧,廢喍!facebook。。。。並唔係甘用的(星爺講的),所以你哋唔好偷左我抽匍提子,重要唔提老母(普提老祖)。無厘頭笑笑而已!

Botak said...

丽莲:哈哈哈,看来我国的肉摊生意不错。

大王:嗯。。。嗯。。。(仇人已经够多,只有这样回答)

IAMFG:菩提老祖?偶像来的啊。。。

鼻屎同学 said...

大家只是志在同时“消费”多个议题而已。

这些”玩“完了后,很快就会有更多题被代替了。

Botak said...

鼻屎:说到消费。。。你倒提醒了我。有一个话题我忘了刁人,那就是许多人总会拿些畸形小孩的可怜照片放上来,说些悲天悯人的鸟话,就等着你们按like。
这些人问过人家的父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