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February 2013

大淋憨,Are you ready?


我说阿田哥真的很爽。鸡哥华叔齐齐来拜年,要多有脸就多有脸。

鸡哥在槟城给人家NO 颜射后,又在我的家乡怡保给记者小妹交叉,脸黑黑偏体鳞伤,正在需要慰籍的时候,看到家里肥婆像水桶摆在客厅中央,顿时不举,蒙古情人又给炸鸠死了,正彷徨一条碌野无去处,突然董总众人齐齐脱裤翘起屁股,菊花洞大开。自然心花怒放。

可阿田哥毕竟是耕田的,三张博士文凭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庄稼汉见到大人物自然奴性膨胀一点点,原则减少一些些。竟然说出“他们不会趁鸡哥出席新春团拜时提出诉求或呈交备忘录,因为他相信鸡哥了解华社的期待”的话。

噢噢。一月27日还去函提三大诉求,现在人家送上门,却不敢提了。人家鸡哥还没开始插,一群老庄稼汉就在那边自爽了。阴功,高官到访,老人菊花出水哦。

教育为国家之本,没读书的也懂。教育政策不是在国会里通过,纳税人儿女的教育权益不是在教育政策下被保护,而是在新春团拜被当成礼物来送?KNLBCCB!收了礼物有盖章承诺乎?有斩鸡头发毒誓乎?仰或学老马开口乱盖,选举过后再说你们是 kiong chan

阿鸡哥会派什么礼物?无条件承认独中统考?哪~~~~~凸。不可能。有条件不算哦!“考虑”不算哦!你们一分钱都没有出,统考凭什么要受你管?条件?哪。凸。虽然这是华社心中的痛,最基本问题。但鸡哥答应了,墓有钉就会抽后腿。所以肯定没戏。

新院升格大学?最多也这样咯!最多再加批准增建一两间独中。而且可能是“考虑”或“附带条件”。接受的当然是大淋憨。政府一分钱没出,凭什么带条件?学生的父母是纳税人,供养布米布特拉骄子出国混的。

捐钱?最可能。反正也是纳税人的钱。嘻嘻嘻。左手右手啦。一两百万,湿湿碎。

所以阿华哥到访其实打乱了鸡哥算盘。民联就很直接:若执政就承认统考。是真是假,会否兑现都好,阿鸡哥就啃不下。华叔说要到访,其实是高招。他知道他所到之处不需要搞音效也会有人喊 Yes,阿鸡哥会很没脸,知难而退就中了华叔陷阱,所以没办法一定会带一群孟加拉喊 Yes 团一起去。

阿田哥从来不和当权的直接交锋。之前就抓没有话事权的肥仔魏死,正眼都不敢看墓有钉。在自家门前就寄函提诉求,人家来了就不提。庄稼汉嘛,一点点奴性,免不了。莫怪莫怪。

大淋憨!Are you ready

7 comments:

vinz said...

屌的好。这董总实在莫明奇妙,乱七八糟。。虽然没有华总贱,但一样令人反感。。

Botak said...

Vinz:华总贱在外,每个人都看到他们贱。
但是董总贱在内里,不用心看你还以为他们能干呢!

anakmalaysia said...

Forgive them lah, orang tua ma, sudah kecut .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别忘记啊华田之前海南丁老翁的一条哈巴狗,奴性肯会有的,现在海南头失势,还不快快找码头吔?打从炒掉老柯后就一直给人干到现在,和哭包祥又屌㚖了,难得死肥鸡送上门,不就假假啰。反正大把Fans屎。

Foong Kim Seong said...

Botak, no wonder when i read your blog, all your "nice" language sounds sooo familiar as i speak last time when i was in Menglembu.

Wondering is your hometown is Menglembu?

Botak said...

Anakmalaysia: But this fella cannot be trusted, right from beginning.

IAMFG: 田鸡骨子里不是替华教斗争的料。

Foong:I am from Ipoh, but not Menglembu. I believe you saw Ipoh Cantonese.

Fair仔 said...

董总:避免双方同台较劲。

霎戇,没有听过渔人得利吗?何必帮鸡鸡挡呢?给他面对比较不是对我们更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