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December 2013

安東尼


这几天在FB专页和人打战,你们看到的前一篇,说我不赞成同志领养孩子的,其实在FB我连续写了四篇,顿时烽烟四起,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后来发现自己的脸孔扭曲得不像人了,就赶快躲回搏。还是这里舒服些。这里,是我的家啊。

想起很久没有和你们说人物的故事了。以前的戴仁同志,大胖,韩国佬,都深入民心。今天要讲澳洲人安东尼。

安东尼大我八岁,他坐下来就差不多和我一样高,(当然还是我高点,哼哼)。他是西澳郊野保守基督教社区长大的孩子。偏偏他性格放荡不羁,写电邮粗口跃然键盘上,公函亦如此,而且打字如同说话,真正的我手写我口,文法惨不忍睹,句号逗号欠奉,曾有写三行字没有逗号的纪录。

我鸟他,说你的邮件真他妈的难看。他难为情地说,只是邮件啦,我写书不是这样的。写书?是。安东尼博士还是他那行的权威。只是邮件写好点行吗?KNN

他和青梅竹马的女友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就在他大儿子十四岁那年,他老婆和他说,她发现她是个蕾丝边,对男人不感兴趣了,要去追求她的蕾丝边之梦和理想。性格开放,本身是个社会学学者的安东尼,唯有无奈点头。二人离婚。

离婚后由于是和平分手,抚养权和定时探望孩子根本不在议程内。孩子喜欢和谁住就和谁住。所以大小儿子突然发现有两间房子可以窜,倒是不亦乐乎。反正老妈骂的时候就和老爸住,老爸不给钱的时候就跑去老妈那儿。或者老大在这儿,老二就过去那儿。

结果他的大儿子在学校和女同学说,你想知道你是否蕾丝边吗?我知道如何分辨,因俺娘是蕾丝边。只要你给俺亲一口,就可以知道。结果他儿子当年凭着自己这“人肉蕾丝边探测器”,还真骗了不少女孩子的初吻。

安东尼过后再婚后又仳离,然后和一女同居后还是分手,可能唯一能制住这风流种的真的只有那位蕾丝边的青梅竹马。一天我到公司发现公司沙发不见了,就拿起手机对安东尼猛呛,“法克,进贼啦!”原来是安东尼拿了回家,因为他的分手女友搬家时把家里的沙发拿走了,安东尼家里没了沙发。

他现在又谈恋爱了,两人还共骑单车游西澳。我说,这次要撑多久?他说,“法克友。乌鸦嘴不说好东西。”我当然不敢继续挖苦他,因为他是我老板。

13 comments:

大王蛇 said...

他老婆天生要等到孩子十四岁才发现自己是蕾丝边的!

Botak said...

大王在上,微臣努力彻查多年,尚未明了。看来乃世界进步之征兆!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出名了,冷眼直眉,应该高兴,我是铜臭生意佬,此机不可失,出书记得找我,哈々!但豬哥还乐此不疲。

Botak said...

IMFG:这样出名要来做么?那些人死缠烂打,给我操就有份。我的人不懂得做好人,很难出名的啦。做回自己比较好。

大佬 said...

其实女人蕾丝边是很正常的,也不用搞离婚呱,大佬我是一位不介意配偶(如果以后有)是蕾丝边,最好带多几条女来一起上大床。

Botak said...

大佬:你。。。。。。。。@_@

Sophia said...

光头偏心!这里才一篇。>.<

Botak said...

Sophia: 妳sot 啊。。。。那些。。那些與人罵架的看來做麼?寫故事給你們看不更好?

Botak said...

你们谁喜欢看热闹的。。。。只要有面书户口的,都可以上去看,
https://www.facebook.com/botakray
没有的就算了,面书,是非之地啊,不看也罢。

Sophia said...

象看斗鸡嘛,多多益善。我们旁观者在那儿喧闹加油嘛……

光冷极电光眼射过来了。快溜!:P

P/S:Anyway, joke aside, 我同意您的观点。

Botak said...

蘇菲雅:@_@.........謝謝。

游荡花旗 said...

你老闆床上功夫不行啊!老婆吃不飽。

Botak said...

花旗佬,什麼邏輯啊,吃不飽應該找男人,為何變蕾絲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