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December 2013

蟑螂 WMD

上班第一天就看到一隻小強在牆壁上看著我。看他瘦巴巴的,明顯營養不良,心想怎麼這裡的人標榜愛護動物,小強餓成這等模樣?小強在我家番薯國可好命多了,食物豐富,色澤鮮豔呢。

問怎麼會有小強?沒有人知道,都隔壁跑過來的。然後好像很有地理知識的阿當問我,你們馬來西亞的螂可以飛的,是嗎?我是,長到三寸以上就可以飛了,你看過五寸的沒有?見到小妞查米拉在旁邊,把下一句“和懶叫一樣長的也有”硬吞了下去。

看到大家對牆上的小強束手無策,我嘆口氣,站起來,把小強抓在掌心,走到廚房一摔摔在洗手盆,我是贊成死刑的,小強在霎那間就去見他的恐龍祖先了,身體某些部分還差點噴到我身上。

他們看到有人手抓螂駭然的樣子,使我發現原來無意中透露了自己第三世界的背景,,這和抓四蛇叫土人抓有分別嗎?於是我決定要轉移人家視線,我,我們小時候就是抓螂餵金龍魚的。這並沒有錯,小時候和弟妹們瘋了一樣找小強,就為了我爸的金龍魚。

問題在於我把名字錯了。金龍魚是Asia Arowana,我竟然Snakehead,鱧魚類,也就是我們家兇猛的多曼魚。頓時一眾白皮肅然起敬。可是,Snakehead螂?他們想問,不敢問了。

第二天,阿當就買了幾罐噴劑,是我沒看過的。很大陣仗的,等到快要下班時,一人站一個角落,幾罐一起扯開,只見像阿拉丁神燈那樣,白色濃霧噴出,嘶嘶有聲,阿當一句快走,好像氣體很毒那樣,大家關門離開,辦公室繼續嘶嘶,直到噴完為止。

“焗”了一個週末,星期一回來屍體遍野。哦,原來老外這麼樣殺螂的。清理過後發現,每天早上都有新的屍體出現,原來它藥性竟然持續那麼久!一個月過去,還是有新死的小強跑出來,躺在老子的電腦螢幕前,而且全都是細細小小的,大隻的早就沒有了。

每天清理屍體清理到抓狂,我打了一封電郵給阿當,米拉,亞德里安,和傑瑞米:天啊!你們連小孩嬰兒也不放過啊(you did not even spare the juvenile),這是大屠殺,種族清洗啊!你们忍心啊!


他們應該在感嘆怎麼老闆請了這樣的一個神經佬uncle呢?

16 comments:

大王蛇 said...

你的意思是应该要等小婴儿长大后才屠杀?uncle之仁啊~

苦妈 said...

敢手抓蟑螂的人,是很man的人!我是这么认为的。

Botak said...

大王在上,虛偽的人道主義,在此。

苦媽,肥佬不敢抓咩?我們只是從小抓慣了。

Sophia said...

可以把那阿拉丁神灯代理回马来西亚,gelentee您袋袋平安……

啤酒花™_J said...

文明人大屠杀小强比一只手掌狠。文明吔~

Botak said...

Sophia: 是咩?我們番薯國什麼殺蟲水沒有哦?待我想想。。。。

啤酒花:當然當然,要不就不叫文明國家。。。

Botak said...

我們從小到大都喜歡殺小強的好不好。。。。爲小強斷肢更是我們從小的愛好。。。

tamiya said...

既然药性那么强还持续那么长的时间,那botak你在那边有没有开始掉头发,然后昏昏还是作呕的感觉?

Hello 吉蒂 said...

看的我毛骨悚然,还敢用手接触!看到小强我会弹跳远远找救兵!

游荡花旗 said...

你應該跟他們講你要捉回家煲湯!

Albert Kong said...

这里有个蟑螂治吐血秘方,改次如果有谁给你的博文气到吐血的可以赐之。哈!哈!
《纲目拾遗》蟑螂五个,止去翅净,在火盆净瓦上焙干,为末,用湿腐皮包一个,滚汤吞下。每日如此,吞五日,不可间断

大佬 said...

昆虫是杀不绝的,当它们几乎冚家铲时,死剩种会为适应恶劣环境而基因变种,到时杀虫剂都无效。

Botak said...

塔米娅:呃。。。。。我的头发本来就不多的咯。。。

哈咯吉蒂:不怕不怕,你越怕蟑螂它就越欺负你。

花旗佬:原来你有这种癖好。

Albert:还治他们?敌人少一个是一个。

大佬:虽然你说到像电影的mutant但是无可否认他们会随着环境变种。

moot said...

杀虫药哦。会不会杀小强三千,自损五百。 说什么杀虫药能自己分解,不过也不可能一天后就没了。
不是有那种好像米粒的毒蟑螂药吗。

eric foo said...

Botak好写不写,竟然写我的天敌小强~干!

Daruma said...

还有一品种比我们那边的小强大两三倍的呢。一样会飞,而且会叫。^_^

用那种杀虫喷雾剂,如果公司(或家里)里有摆碗蝶或杯子之类的东西,记得要在放雾前都要倒过来摆。过后碗蝶杯子最好清洗了才用。

-老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