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9 December 2013

Come-on la,是文化適應的問題啦



黑皮大鬧新加坡,除了看熱鬧的(像我們),和聽自大驕傲的新加坡人罵黑皮(給你工作還不懂感恩),當然還有先進愛心族,大聲疾呼黑皮勞工被壓榨,以致壓鬱已久的壓力終於爆發。

哈哈哈,那麼工錢更低更賤,警察每天騷擾勒索,沒有類似新加坡嚴明條例保障工地安全的番薯國,豈不是每天都要暴動?

先離題個例子。一天在NTUC,我在賣魚的部門對一個大陸員工,到底還要等多久?他悻悻然的放下手頭工作,口卻像癲癇症那一直叨同樣一句話:新加坡就會投訴,就會投訴,就會投訴.......

看,不只是工錢問題,還是工作文化的問題,這可憐的大陸人融入不了這個沒人性,怕輸的環境,因為他們受不了新加坡人把挑剔當成理所當然的社會價觀!能接受的,神經大條的,早就上了位,白領階級,大陸人印度人做新加坡人的上司是等閒事啊!

在新加坡,人們討厭黑皮勞工未必是從膚色或工作等級起源的,倒是和一些日常瑣事有關,比如,他們在地鐵和老人搶位啦,在組屋樓下亂丟垃圾啦,還有過馬路橫衝直撞啦,工作馬虎不認真啦。這些都是芝麻綠豆的小事,但是積沙成塔,恨意是累積的。

如果你和一個國家的基本文化格格不入,那麼跟著來的,就是白眼!

黑皮在巴士上身旁的空位總是沒人肯坐,(我當然跑去坐啦)那些人情願站,也不坐在黑皮身邊!這明這國家對外勞,尤其是對黑皮白眼,已經到了嚴重的地步。你白眼,人家當然感受得到,問題是人家的教育水平和出身環境就是這樣,你打死他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的。

偏偏,白眼之外,這還是個執法嚴厲的國家。對於落後國家來,不守慣法律的人,嚴刑峻法加上白眼,加上老闆對於工作的挑剔,顧客一句話可以讓老闆你整個上午,結果就是一個字,谷!我相信,黑大鬧精嘎波,是受人白眼的積怨爆發。谷爆!

壓榨?是,做工地的黑皮工錢當然低。新加坡政策,向來是親商親到惡名昭彰的,要是逼商人全以三倍的價錢請新加坡人,恐怕處女暴動不用等四十年才來開苞。但我認為低薪不是問題根源。黑皮住宿可是包的,這些被壓榨的黑皮回到印度或孟加拉,可以買房子買地,黑皮妹紙排隊提親。不信你問他們。

當然,新加坡的經濟發展如此下去是會有問題的(我認為啦)。在先進國,本地人什麼都幹。新加坡的勞工都是外勞,國人只肯幹“高級的”。如此一來,他們不會成為歐美式的先進國,最多只成為杜拜,一個人文社會畸形發展的“高級”地方。當然,這又離題了。

看到網上有人因此而擔心我國的外勞會出同樣的問題,我看了直笑。安啦!我們的外勞宣泄有道啦!又可以搶劫,又可以強姦,還可以投票和成為土著!暴什麼懶動啦

12 comments:

大头猪 said...

幸好波大早一步离开新加坡,要不然谷几谷,谷久了,人都shot掉~

题外话,在澳洲有没有尝到他们引以为豪的Vegemite? 在澳洲老面前尝此物,脸上的肌肉一定要扭曲,拼命眨眼睛说味道很怪,很咸。

然后等着看他们乐翻的样子。如果直说象Marmite就反高潮了。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安啦!放心,蕃著国是命水很好的,不会暴动的,小新的黑皮外劳有排受.

Botak said...

大頭豬,我根本就融入不了他們的環境,新加坡人沒有幾個是開心的
Vegimite 沒有 Marmite 好吃。我一直找後者,找不到。

IAMFG:這次新加坡的警察效率差到令人跌眼鏡,坐在警車裏面被人推翻受傷也不敢開槍,你就算開槍也沒有人怪你啊。300人對付400人,很差了。還要成立調查庭,我覺得他們很在意國際輿論。這根本就是100%police case,沒有爭論性的東西,幹什麼成立調查庭?

tamiya said...

养兵千日,用在一朝。训练那么久,当兵的那么多,等到要掏枪的时候,eh,子弹怎样进?要找政府问一下,要找kakak拿一下,要投诉一下。。。

哈哈,对不起,我是偏见了,闹着玩。

Albert Kong said...

哎呀,新加坡的警察太娇生惯养,没什么见过大场面的经验。再暴多几次他们就懂怎么做了。

Botak said...

塔米亞:現在的新加坡警察,不比從前。以前的軍警效率一流,飛機救人質挾持者全死人質無恙那一幕我永遠忘不了。現在哪個mat selamat 可以在這種情況下逃走,然後一眼望去,你會發現現在的警察都是娃娃兵。看起來安全感還真打了折扣。

Albert:和平的國家更加要未雨綢繆。

jokemin said...

讀您的部落格評論文章真過癮。不少的話想說不敢說或從來沒想到可以這麼說都給您說出來了。真了不起!

Botak said...

Jokemin:我越寫敵人越多而已。

Xin Guo Zhi said...

轉載: http://xinguozhi.wordpress.com/2013/12/12/come-on-la%EF%BC%8C%E6%98%AF%E6%96%87%E5%8C%96%E9%80%82%E5%BA%94%E7%9A%84%E9%97%AE%E9%A2%98%E5%95%A6/

Yiting Zhang said...

不是因为歧视才不坐黑皮旁边,他们真的是味道太大了...会引起生理反应...

Yiting Zhang said...

公车上不坐黑皮旁边,真的是因为他们体味太重了...重到有几次被逼半路下车只为了几口新鲜空气

Botak said...

YITIzhang:我明白,我也在研究為何他們的味道這麼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