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December 2013

自己不做,人家做又不爽

昨天在面書說新加坡的教育系統像階級社會分級,馬上有人說,其實新加坡不只是注意讀書的,體育人才也被注重的。哦,當然,當然,新加坡政府對於體育人才的栽培,是不遺餘力的。問題在於,人民不賣賬啊!

谁说新加坡沒有體育人才 ?以前的亞洲飛魚洪秉祥,足球明星芬迪阿末​​,四屆全英賽羽球冠軍王寶林等,都是新加坡之光 。怎麼現在要靠進口呢?

其實進口也不壞啊,新加坡不是專門吸取人才的嗎? 看他們的乒乓隊就好了。馮天薇她們一群大陸妹來了新加坡後幾年,刻苦訓練,汗水流盡,結果就是替新加坡贏得第二面奧運銀牌(第一面是陳浩亮1960舉重銀牌),和2010年乒乓世錦賽團體冠軍,連中國隊都打敗了。

可新加坡人的小心眼可不得了。媒體是官方的,自然好話說盡。我每天在人群中,沒聽到新加坡人一聲感激,反而都是酸味極重的“人家有二十五萬拿咯。你有嗎?”要不就是“她們都不是新加坡人”媽的,有史以來第二枚奧運獎牌, 25萬你們新加坡給不起?你們有多少是道地新加坡人?

或者應該說,這麼厲害怎麼不自己出個選手?好了,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我說了,新加坡不是沒有體育人才,而是體育人才的父母對他們說,投身運動三十歲過後你能做什麼?(錯誤觀念)還有萬一受傷了你不就是前途盡廢?

還是讀張文憑出來找份工作最妥當!看人家多會算哪! 結果什麼運動人才都變成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了。穩當啊。

我早就提過這個問題,當我說到要讓孩子做他們喜歡的事,馬上有新加坡人留言問我,“難道你的女兒說以後她要做運動員你會答應嗎?我不認為有任何父母會讓他們子女做運動員的!”

我傻了。那語氣多麼的理所當然,斬釘截鐵啊!竟然不認為“有任何父母會讓他們的兒女做運動員的!”這麼的話也說得出來,充分表現了新加坡人從新加坡角度看世界的井底蛙素質。我愣了一下,想到,我們大馬人還真要多謝李宗偉的父母夠傻啊!

叫你做運動員你怕死怕輸,你不做,你的國家輸入運動員你又嫉妒眼紅?先進國?千萬不好只是一群心胸狹窄,愛面子,經濟靠外勞養,運動靠外國人替你們爭光的人而已啊。

(我這幾天對於新加坡的批評,其實一直都在環繞著一個隱藏著的課題:先進國。你要稱自己為先進國,沒有先進國的mindset,做什麼先進國?)

16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为什么小新越耒越像我们这里的萫著样了,做运动员是很光彩的事啊,没出息自然就没出路了,这么简单的道理怕输仔们不明自吗?可见生活太好了,得空到只得什么叫鸡桃色 新闻而己.

klief woods said...

说实在的,功利社会下的子民就是这样的。。。吃的饱比较实际。

玉燕 said...

若家里有个国家级运动员,是件很光荣的事。

Botak said...

IAMFG:其實他們的生活不算好,看你怎麼看咯,我覺得他們壓力很大,整個國家都不快樂。

KLIEF:社會太過功利,人文水平就低了。其實很可寫的,新加坡已經具備成為先進國的條件(當然,他們說他們已經是先進國),只是有硬件沒頭腦,就過不去。

玉燕:現在的社會運動員餓不死的。有很多事業可以幹。

啤酒花™_J said...

botak, 你会女儿自由发挥吗? :)

Botak said...

啤酒花:當然啊!小時候我們替她選擇,大了,她應該知道她要的是什麼了。

klief wood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lief woods said...

对,有点暴发户的味道。有钱没品,不过总好过没钱没品!哈哈

jokemin said...

讀了您的諸多評論。唉!移民?愚民?我看我還是心甘情願地做個蕃薯民吧。

Daruma said...

小学到高中,我一直都在新国……那是快四分之一世纪前的事了,这个“怕输”的问题看来依然没进步,还变本加厉了。

冯天微奥运银牌一事,当时我在面书上也看到自己的新加坡的老同学们炒得火热的,我都忍不住手留言把他们K了几句……奥运银牌她都帮他们争了一面回来,没一句感激,还要冷言冷语。最讽刺的是大陆的新闻报道的对冯天微赞扬比新国的本地的还要好几倍。

其实新加波人在这方便也太小心眼了。什么不是新加坡人云云……怎么不想想本土的华人的上一代还不是一样曾经是来自大陆移民。

不过这几年整个亚洲一带对“强国人的愤怒突发”可能造成新加坡人排斥冯天微的成就有关吧。

-老叔-

Lucas D said...

你根本不懂獅城國情還配在那裡胡說八道? 說到什麼MINDSET...SINGAPOREAN 還不是跟MALAYSIA學的.你沒資格提什麼MINDSET. 狗眼看人低. 你這懶叫文章一下就吓衰MALAYSIA華人的智惠. 喜歡鳥就鳥你們MALAYSIA的事吧. 你自己國家(是你的嗎?)都一塌胡途還來講別人的鳥話.

大佬 said...

如果大佬我有福气有子女的话,如果他们立志要当运动员,我一定支持他们,还亲手训练他们。

Botak said...

Klief woods:没有钱万万不能啊,不过新加坡不是每个人都有钱的,许多老人还要出来打工,因为医疗政府没有健保,有什么事的还要靠自己。这些六十多岁的火气最大,是被边缘化的一群。也最喜欢埋怨外来人,却不敢埋怨政府,因为他们不知道问题在哪里。

Jokeman:人各有志,开心最重要。

Daruma:全球人都对强国人不满的今天,新加坡的情形则是纯碎的排外和自我优越感。但是真的,他们真的是外劳养的,没有了外劳,他们的商业广场就少了2百万人去逛。因为他们的经济是建立在500万人之上,而不是300万新加坡人的。

说不好听一句,没有了大马和大陆的外来工作人员,他们连HDB都租不出去。

Lucas D: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个脑残笑话,把你的留言放出来就说明一切了。

Botak said...

唉,新加坡人怎么成为先进国?给人说一句就跳起来。在我的面书专页哪儿更好笑,有个傻骇竟然说什么我们给周边许多不友善的国家包围,所以要生存就要什么什么云云。。。。哈哈,这和小心眼有关吗?

我的文章新加坡人都在share.很多都默不作声,因为刺到了痛处。有的就老羞成怒。

脸上挂不住了来去就是那几句,什么人家不懂新加坡,外人别对新加坡指点,哎哟,那么你们别说美国英国澳洲啊,你门不住那边啊?而我可是交税养你们的呢。

哪,谁不忿的,觉得你有point的,写几篇文章反驳我这几篇,发个link过来。别心里不忿又反驳不了我只是在留言板拉屎啊。小心健康啊。

Botak said...

大佬:你好野。我也是这么认为。。。。以后都是什么电脑专才,运动员买少见少。
不过以上的反应真的是新加坡父母的反应,失望的应该是它们的政府啊。

Lee Ching Yan said...

我是新加坡公民,对先生把我的国家称为夜郎国却非常欣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