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 June 2015

你喊了萬歲嗎?

開章明義,在君主立憲制度之下,雖無明文規定,但統治者與其嫡系子嗣不適合對政事發言批評。王室支持者所舉例的東姑阿都拉曼和拉沙里,都是堂親或表親。叫王子住口這點,納茲里那流氓沒錯。

在王室的保護傘下,你話沒事,人家反駁你要受到警方調查騷擾,連遠在霹靂州的前大臣尼也不能倖免。那不只是干政,應該是獨裁的體現了。現在都這樣了,真的是汶萊式的蘇丹專政時,那些皇民會以為有好日子過?

對了,皇民,令人驚駭莫名的是,一群皇民竟然高呼萬歲,王子成了敢怒敢言的救世主。他們完全沒想到好不容易的得來的那一丁點民主正在受到侵蝕。更有甚者,認為汶萊是君主專政人民也過得好像比我們好,這些人已經是把愚民的意義重新詮釋了。

哈囉!汶萊過得好,不是因為蘇丹專政,是因為他們有石油錢。再多五十年你再看看那群懶人好了。

柔佛王室家族把屬於柔佛人民的土地,通過私營化而賣掉套利,最好的海岸線也賣了,填海建屋的範圍許多都是王室的,還沒說柔州王室橫行霸道,大家耳熟能詳的歷史呢!

這種土豪強霸,兩句好話,那些賤民竟然就爽到酥了,還高喊萬。做人是非不分到這種地步,難道奴性的DNA使這些人一直想跟著一個強權走?

對於賤民來,真的是天下莫不為皇土,民脂民膏被刮一點應該的,人家是皇嘛!馬來人這麼想也無話可,他們從來就是把他們的尊嚴和王室掛鉤,愚昧了幾百年樂此不疲。但是華人也這麼想才令人吃驚,也許小農DNA習慣了有皇上,不求民主,只求明君。明君有少許惡行並不為過,“反正天下是他們的”。

最新發展,還有政治學者建議王子出來組織政黨從政!問題在於有這麼多商業利益瓜葛的家族,如果從政,是怎樣的一個亂象?雖說老馬早取消他們的免控權,但是警察敢動他們嗎?如果你們連這點都不介意,那麼改朝換代來幹屁?這。。巫統不就挺好嗎!

最荒謬的是柔州二王子也學人說柔州脫離,搞獨立。唉,這些被人民養在深宮的人難道敢搞革命和中央脫離?說穿了,最終目的還不是希望逼雞哥在商業利益上攤牌,達致協議?想到柔州王室的人格與歷史,看到向來崇尚和理非非,視普世人權為政治正確的所謂政治學者竟然還鼓勵王室參政,不禁令人感嘆為了捧王室大腳什麼光怪陸離鳥事的不會出現啊?

鄉民都不去要求自己一票選出來的代議士,踢他們,要求他們強硬,而是退而求次,選擇較輕鬆的方法,誰敢大聲說話就支持誰。民聯的代議士還真好當啊!這次連王室也捧,也不想想這些是人是獸。反正殺人犯也罷,強盜也罷,敢說話的就是好人。也不想想他們的出發點是你還是商業利益。

“利用他們扳倒巫統”,還有比這更智障的說法嗎?他們和巫統本來就是一家,蘇丹的其中的一個職責就是保護馬來人的權益。這種事情到最後收拾不了時都會種族化,到最後一定拿華人祭旗。

國之將亡,妖孽四竄;政府積弱,王室一定趁機展示實力,佔據有利位置以方便日後商業利益的壟斷。王室,朋黨,本來就是官商勾結的主要組成個體。他們干政不奇怪,馬來人因特權而失去競爭力,歌頌王室依附宗教來自瀆自爽也不奇怪。

奇怪的,可悲的,是理應清醒的華裔,特別那些民粉,也在這個時候高喊萬歲,覺得“王室和巫統分別不大”,這才是亡國之兆。

3 comments:

Derrick Ong KS said...

一丘之貉

大佬 said...

Daulat Tuanku? Duitlah Tuanku!

Botak said...

柔佛人,很奇怪的。現在蘇丹變成他們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