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June 2015

別典當你吃東西的自由

我小時,我年輕時,從來沒有試過齋戒月在馬來人的面前吃東西有問題。他們不吃,你吃,吃的時候還和他們聊天。那是一個相對保守的月。但是沒有人覺得這是一個議題。真的,這從來不是議題,而且還可以拿來開玩笑。

比起我小時候,現在這個理應是相對開放的年代,有馬來老師和校長不給非回教徒學生在齋戒月吃東西。然後最令人痛恨的,是有一群非回教徒站出來,叫人家要尊重齋戒月,別在回教徒面前吃東西。

因為這群別有居心,別有議程的人的攪和,慢慢的,馬來人也會覺得你們不能吃也是理所當然了。這非常基本,黑白分明,各族完全沒有衝突的問題,被這群狗養的攪模糊了。以“包容”之名出發,這些人協助制造了“不吃是尊重回教徒”的政治正確。

他信回教,他齋戒月不吃。我不信回教,齋戒月我吃。這是我和他的個人自由。叫他吃,是不尊重他,叫我別吃,是不尊重我。我為什麼不能吃?你他媽的回教很大?

這種想法的出發點就是把非回教徒放在二等公民的位置,以低等的身分向主子獻媚,你不吃,我也不敢吃。如果我們在十字架和佛像被人拆也不能做什麼之餘,連吃東西的自由也要典當,而不能站穩步,大聲吵,那麼相信我,多兩年,非回教徒在齋戒月吃東西會被警察抓,要在廁所吃了。

當學校發生了這種事情,我們一定要強硬,要學校道歉。不能隨便接受人家的解釋!這些小學生得不到父母的保護,長大後,就是一個不敢在齋戒月吃東西的人。別傻,也別怕,這不是挑戰人家特權,你吃東西和新經濟政策和五一三,都沒有關係的!不站穩立場,就會慢慢連吃東西的權力都失去。罪魁禍首,除了自己笨柒懦弱,就是多得這群托波助瀾的爛貨。

沒錯,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些狗公狗母跑出來,些話,做些戲,以民族和諧之名出發,其實是莫名其妙的把不是問題的問題變成問題。配合現在馬來人因自卑而發飆的向宗教靠攏,把局面弄得更惡劣,把行情做壞!今年圖中這隻母狗,去年穿紗籠陪人家開齋的民聯議員,都是一例。接下來一定還有人演出。不信你等著瞧。

我種族主義?拜託,單方面的表演是乞憐,雙方面的表演才是尊重。別把簡單問題複雜化。公平是雙向的,英文叫做 reciprocal。過年穿唐衫向你拜年的這些戲碼不算。要我們在你面前不吃東西?行啊。我們宴客都有準備一臺 Halal 的給馬來朋友,什麼時候馬來人宴客也會準備一臺有豬肉有酒的給華人賓客,那就是一個公平,和諧的大馬了。

4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现在总是一大堆不知所谓的胶人讲一大堆似是而非的歪理,吹脹的是,很多白痴去加入这些唯々诺々的群体,是不是现代的人吃太饱没骇屌,还是之前被孟加里搞过屎眼,久没搞,屎忽痕?娘的!正经东西不去做,就爱做这种懒叫事情! 凸!

大佬 said...

同时也别典当穿短裙短裤逛政府部门的民权。

.亮 said...

骂得好!!!

Botak said...

老實說,如果回燃在我面前偷吃,我也不會告發他的,大家一起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