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6 November 2016

從詛咒說鬥爭

《從詛咒鬥爭》

許多靠和理非非,打擦邊球贏取光環,昧著良心寫東西騙人的賤貨,也許下意識害怕天譴,很不習慣法家對於政客的詛咒。

詛咒,對是鬥爭的一部分。不懂的我可以教你,但你要先放掉從小到大被灌輸的鵪鶉毒素。勇武不一定要上街打警察,因為你最強大的武器是你的態度!而整個華社,幾千人,幾十萬人,幾百萬人,有這種態度,就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更何況我們根本沒有搞革命的本錢,但是在和邪惡貪婪的政客鬥爭,如果連區區詛咒也不敢,那麼什麼要雞哥下台,要政客聽你的?學人什麼搞政治要不擇手段?

你懂不擇手段?你懂個屁!你們的草包腦袋以為,不擇手段的意義,就是聯合老馬而已?不擇手段的意義,在於側面打擊讓敵人痛苦而屈服於你!

比如,戰爭是一定要犧牲平民的。不犧牲平民,只是士兵交鋒的戰爭,不會有人感受到痛苦而對政府施壓,從而結束戰爭的!1945年,杜魯門總統如果學左膠,對廣島和長崎平民憐憫,二戰會那麼快結束嗎?

就比如,紅衫軍嘉馬囂張,如果有不知道那裏組織起來的什麼人,秘密對他的住家,商鋪縱火,或毆打他的家人,做得秘密,沒人出面認頭,也沒有人知道是馬來人還是華人,你會不會對他造成壓力?(誰叫你上街穿黃衣和他們對打啊?你傻的啊?)

對於出賣華社的政客,如張盛聞和林冠英,當你看到他們的家人,孩子,你是跑前去selfie 留念出風頭,還是走前去對他們大罵? 如果有很多同學在學校對政客的兒女!因為你是XXX的兒子,你父親PO 馬來人,我不和你做朋友!這樣從(哎,無辜的喔)兒女下手,從而反應回他身上,你他會不會感到壓力?

偏激?過分?不人道?犯法?你啦!這樣以後就不要問我“這樣厲害你來做”,因為這才是鬥爭!鬥爭是要給敵人壓力的。要不然不會達到目的。鬥爭不只是聯合老馬,那樣是貪婪,想做官,背叛選民!鬥爭不是有 SOP的上街,過後還幫忙檢垃圾。你說,留下垃圾能給人壓力,還是弄乾淨街道能給人壓力?紅衫軍給你們的教育,你們都不會吸收啊!

這些我很少,因為這種作法在大馬沒有市場!可是我早在專頁寫過,整個華社必須對你們的(所謂的)開明馬來朋友:因為我在馬來特權下受辱,所以我們不是朋友!犧牲掉一份友情,換來一種衝擊!全部人這麼做,何等震撼,上什麼街?開明馬來人回到他們的社區會做什麼回應?

如果 如果每個華人見到林吉祥不是爭著和他握手,而是當面吐痰在他臉上(我肯定會),你,他能這麼自在的舔老馬?你可憐“八十多的老人”?那麼就該死你們被政客欺負啦,今天他老馬好,就是老馬好!明天他雞哥好,就是雞哥好!

你們必須記住,我們是納人,自己的好處最重要!政客是我們養的,逼死了,就換過一個肯為我們鬥爭的!所以,如果你吐痰在林吉祥臉上,他回家氣不過,死了(好可憐喔,嗚嗚),那你,火箭會不會對繼續討好馬來人投鼠忌器?

再說我沒給解藥你們。很多時候說了,你們不想聽。 我們很多時候看主流媒體新聞,然後嘲笑外國示威很暴力,卻忘了看下集:暴力過後往往得償所願。當然,我明白,我們這裡,馬鏟沒文化,野蠻,軍警都是馬鏟,所以很難!但是很多時候是不用上街的。記住:《武器就是你們的態度!》鬥爭是冷血,不擇手段的。不一定要上街,但是要因你們的態度使政客痛苦,從而屈服與你們!

不想聽的,不怪你們,聽不懂的,你們的水平還沒到那。不敢勇武就算了,偏偏有許多人還要說,法家整天咒人死全家,太過分了。唉。這些人,食民糧,欺騙選民,違背競選宣言,死全家,不就便宜了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