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September 2008

流浪日記 – 7 (新一頁)

2002 年秋天, 在開往謝菲爾德的路上……

搬家是辛苦的. 租了一輛客貨車, 把家當往車上一放, 拿著地圖就上路. 恍然間回到了唐宋年間, 悠悠然的, 是前世吧, 為了逃避仇家, 我收拾細軟, 僱了輛驢車. 輕攙着妻子坐上去, 我背好青鋒劍, 輕輕躍上驢車, 回頭看妻一眼, 一身粗布衣的她溫婉一笑, 嬌憨不掩風霜, 我心中一酸. 嘆口氣, 鞭打老驢上路, 嘿呀, 嘿呀…“傻佬, 看路呀! 想死呀”老婆一巴掌打在光頭上, 幻想破滅, 回過魂來, 抓緊駕駛盤, 路上下了大雨, 反正也是看不到路. 駕了三個小時的車, 不知是如何抵達的. 這次租了大學的小公寓, 一房一廳一廚房一廁所兼澡間, 麻雀不小, 五臟齊全, 和以前比是天堂了.

我去大學報到後,馬上找了一份在西洋餐廳廚房的工作. 老婆憑著以前那家仲介公司的介紹, 在謝市北部小鎮羅特蘭的初級法院上班, 做個負責收罰款小文員. 我的工作則是洗碗碟, 加上在餐廳開門前洗廁所, 餐廳關門後清理廚房, 把地板拖乾淨, 關燈, 回家. 洗碗碟辛不辛苦, 得看餐廳生意好不好. 洗碗有洗碗機, 但那些瓷的質量都好, 也就都不輕. 而且老外雖然社會進步, 飲食還在茹毛飲血的時代. 整塊血淋淋的牛肉放在鐵盆里燒, 過後淋些大便一樣的汁就算是高級食品. 可那整個鐵盆就要老子慢慢刮 — 對了, 不是刮彩票, 是刮牛肉屑, 被燒得粘在鐵盆上的牛肉屑.

我從來不跟華人餐廳打工. 因薪水低又不替你交國民保健 (National Insurance, 俗稱NI ), 藉口是反正減去NI 你所得和他給的差不多. 我則不管, 淨賺再少老子也得光明正大, 有戶口. 打死不當黑戶. 老外則會照法律付國家規定的最低薪金, 光頭和紅毛同薪同酬, 我們當時是 5.25 英鎊一個小時 (現在好像6英鎊多了), 收到小費大家分. 加上老婆的薪水, 交學費和生活費剛剛夠. 看到錢, 就甚麼辛苦都忘了. 有錢, 就可以發博士夢了.

只是在午夜一點多冒著雨雪走回公寓時, 有種深山俠隱的惆悵. 我的青鋒劍呢?


(照片來源: Botak攝于2002年冬, 膠卷沖洗掃描)

4 comments:

ailinyong@yahoo.com said...

青锋剑我借去了,用完还你。(用来捅乱人)

老颜 said...

你走的路,是一般人轻易放弃、绕道而行的。不过幸运的是,你有一个很贤慧的爱人,能够不加斟酌地跟他国人说出mata,就知道你们的生活必然有滋有味。

Botak said...

20年的老夫老妻了. 她總是以最簡單的角度看東西. 每當我煩惱得難以入睡時, 她總是呼呼大睡. 我斗志頑強性格又倔, 但沒有了她, 我早倒了.

diehardforever said...

‘青锋’侠,切记要永远善待夫人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