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September 2008

流浪日記 – 8 (楚河漢界)

在謝菲爾德大學, 有个謝菲爾德大馬學生會(Sheffield Malaysian Student Association), 成員全是馬來人.

那大馬的華印裔學生呢? 原來他們都在大馬與新加坡學生會(Malaysian and Singaporean Society). 再看看距离谢菲爾德不遠的另一所名校, 利兹大學 (Leeds University), 哇佬也, 情形一样!

搞甚麼鬼? 原来给十二年基本教育洗腦後, 喊了那麼多聲甚麼這個Boleh那個Boleh後, 出了國還是回復本性. 族群認同說到底是比國籍認同重要. 告訴我, 誰的錯?

慢着慢着, 我這麼說又不妥, 馬新學生会中有着新加坡的馬來人啊!! 是什么原因馬來西亞的馬來留學生自成一體, 與世隔絕呢? 原因很簡單: 他們都是政府贊助的, 你和他們在一起雙方面的思想如何調整? 他們住在一起, 同聲同氣, 生活圈子小得不能再小. 三大民族融合? 別笑死我.

讀過本地大學的朋友, 上述情況不會陌生吧?

如果華人被公平对待, 这種放洋後和新加坡共用一个學會 (当然, 没有甚麼不妥) 的情形會出現麼?

(照片來源: Botak攝于2002年冬踏雪尋松鼠時, 膠卷沖洗掃描)

4 comments:

老颜 said...

我们新村的情况是:隔着一条大马路,华裔住这边,巫裔住那边;最近,这边有人组织团队加入公正党,不过都是华人,而对边也有巫裔组团加入公正党。

同一条新村的他们虽共事一党,可是他们之间全无交集,各干各的。

杨艾琳 said...

在学会中学会
我会不代表你会
我的学会和你的学会
开的是不一样的花卉
不过我想我不后悔
尽管和谐被摧毁烧毁
尽管你想同化却万念俱灰
你一定没有我的光辉
你只好一辈子给人指挥

Botak said...

以老顏所說的情形看來,公正黨全民代表性的路線不太樂觀?

老颜 said...

缺少较公平的机制,要全民皆能相处融洽,恐怕有点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