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October 2008

流浪日記 – 10 (孤魂)

我們大學大慈大悲, 從我一年九千英鎊的學費中減去六千, 我只須付三千英鎊. 這折扣名為助學金.

但一年三千英鎊再加房租電費煤氣和兩人的伙食雜費, 還是觸目驚心. 除了打工, 還得厚着臉皮鑽鑽門路. 我親愛的祖國對于留英華裔研究生來說, 英國文化協會的獎學金是首選, 但只有那兩三分, 對馬來人有優先(吃餿水的, 連殘羹剩飯也來搶,) 做的題目還必須是關于大馬的. 我這堅持做中國研究的, 就沒戲唱了. 只好向學院動腦筋.

中國政府通過一些和英國人合作的非官方機構給予東亞學院做中國研究的獎學金, 是給在英國的中國和香港公民(這沒話說), 和英國和歐盟國民! 嘿, 那為甚麼一個研究中國的非歐盟國民不能申請呢? 沒說明. 我想, 這和大陸人捧老外的心理有很大關係. 去過中國公幹的人都有這種經驗吧, 他們一看到白皮的那腰板子就直不起來. 所以認為有洋人研究中國才是天大光榮. 限中國和香港國民也罷, 偏偏還給老外. 就不給你. 吹咩?

這些我都認命, 但最後辦公室任助理的紅毛老姨天真的問了幾句話: 為甚麼你們政府沒給錢你嗎? 我看馬來西亞的學生都好像是政府贊助的呀? 你怎麼不向你們政府拿錢?

這幾句實在經典, 問得理所當然, 理直氣壯. 有如雷霆一擊, 我癱瘓.

我是誰, 我又屬於誰? 誰該當照顧我? 我駭然看到衣衫襤褸的botak, 對着來來往往的人群嘶聲喊: 大爺, 行行好, 就讓我認個主兒吧.

狼狽而恍然的步出辦公大樓, 差點撞在迎面而來的洋妹胸脯上. 秋末陰狠冷鑠的風竄進我的風衣, 外面拉緊, 風卻在裡面貼着皮膚瘋狂的搓揉, 凍得我連懶叫也縮進包皮裡. 望着灰濛的天空, 我心底清涼, 虛雲那老禿說的: 狂心當下歇. 我就是我, 一個驕傲的中國人, 不管我身在何處, 拿誰的護照. 我不會認同大陸政權以尋求中華烏托邦的慰籍, 我也不會原諒我們的政府. 我不靠人. 令伯靠自己.

(照片來源: Botak 2001 年攝于鳥大爺之國, 海鷗水鳥集居, 也沒聽說誰是寄居的. 膠卷沖洗掃描)

3 comments:

ailinyong@yahoo.com said...

你这么一说,又令我想起大学领政府奖学金的巫裔同学,一边吃猪肉一边买电视机唱机寄回家。而我在黑暗的演奏厅带位,手电筒照亮了身后的鬼子,自个摔了无数次跤也不敢哼一声,还得为了偶尔的区区几美金小费惊喜一整天。

Botak said...

哦,你那兒有吃豬肉的? 我們那邊都把齋戒月推遲到冬天才過. 冬天夜長日短, 太陽八點出來四點下山, 又可以 buka puasa 吃東西. 當然也有拿納稅人的錢過來這裡偷偷工作的, 畢業後存多多錢回去.
其實我也不好意思嘮叨那麼多. 只是聽你講把整個經歷寫出. 而這是我感受最刻骨銘心的一次, 即突然發覺自己是無主孤魂. 我不明白為何其他的華人留學生可以沒有反應. 大陸人當你是華僑, 不是'中國人', 英國人當你是'馬來華人', 馬來人當你是中國人. 沒有人準備幫助你. 而我們竟然自動自發的和人說, 別怕, 我有錢讀書.

anakmalaysia said...

干那賽,還是blog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