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2 October 2008

流浪日記 – 12 (流落香江)


大狗熊的錢我在牛津已花的七七八八, 但為了找尋新研究題目的靈感, 2004年春節過後, 我認痛辭了在Tesco的工作, 到達這連大陸學者也來尋找資料的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而一到香港, 就迷上了這地方, 馬上了解甚麼是中西合併. 說秩序它不輸新加坡, 回歸後新聞自由還在世界二十名以內, 雖然人口密度世界第一, 上火車巴士卻有條不絮. 此外, 公民意識強, 辦事勤奮認真, 說話直接了當, 都使人不覺喜歡這地方.

對了, 還有, 香港治安超好. 看他們的警察你就明白甚麼是先進國. 沒來過的千萬別讓香港警匪片給騙了.

中文大學其實就建在山上, 當時是香港冬天, 潮濕陰冷, 雖然溫度不低, 卻非常難受 (因在英國是乾冷, 溫度低也不怕), 最糟的是宿舍沒有暖氣, 整夜凍得人骨子裡發痛. 我在英國零下三, 四度從沒病痛, 在這兒晚上六, 七度卻把我凍病了. 鼻涕流得像蚵仔麵線. 我走馬看花之餘, 幾乎忘了此行的任務, 而我的錢只夠我住兩個星期.

最好玩的是遇上了章詒和, 那時她也來中文大學蒐集資料, 而她的新書‘往事並不如煙’正在中文大學圖書館書架上擺賣.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即將被大陸禁的名作品就在我左右, 也不知道章詒和是誰. 後來替艾琳買章的書我也沒給自己買一本, 還大刺刺的叫章詒和在艾琳的書上簽名和寫兩句. 章詒和說話大聲, 像個阿巴桑, 在寧靜的圖書館裡特別刺耳, 我好幾次想噓她叫她安靜, 覺得她不像作家. 後來在飛機上把書拿出來翻, 一翻便停不下來, 一口氣看完才後悔為何沒給自己留一本. 而且還有章詒和的親筆簽名和留言呢.

(照片來源: Botak. 港島夜色與太平山上看煙花. 膠卷沖洗掃描)

4 comments:

老颜 said...

要冷静地理性地审视现实,然后做出取舍,真是不容易下决定啊。

杨艾琳 said...

香港没有停下来喝咖啡说话的景象
香港只有匆匆忙忙往钱看
香港人有点皱有点干
有了条理却失去了情趣风雅
幸好香港不是男人
要不谈起恋爱一定闷死人

Botak said...

香港的情趣....唔, 至少它比起新加坡要多姿多彩. 有個現象很值得探討, 香港這彈丸之地出了不少好的作家.一個真正內外斗完全枯燥的地方是不會有好作品出現的. 所以我覺得在快速的腳步底下有股文化清流.

Botak said...

老顏,其實我沒甚麼選擇,取捨說不上,路有兩條,換題目,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