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October 2008

流浪日記 – 16 (難民續篇)

2006年秋天, 來了一個懷孕的年輕女郎, 大概還不到二十二, 三歲吧, 眼睛大大的, 說要註冊家庭醫生, 做生產準備. 我嚇了一跳, 看她肚皮至少有六個月, 他媽的她沒有固定的家庭醫生? 一問, 才知道原來是過來了歐洲才懷的孕, “小孩在這兒出世不就是本地人了嗎, 為甚麼不可以註冊國民保健?” 語氣詘詘逼人. 原來是故意懷孕, 連這一招也用上了, 只可惜她遲了23年, 更糟糕的是, 她是偷渡的.

我沒好氣的說: 小姐, 從1983 年開始, 英國政府就廢除了‘在英國出世有居留權’的政策. 你沒有身份, 要註冊家庭醫生不可能. 結果她過份自信的眼神轉眼被慌張取代. 這些人在大陸不知通過甚麼鳥管道得到一些似是而非的訊息, 過來後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勸她去警局自首, 因為只有拿了臨時難民証後, 才能享用醫療服務. 我不想看她在街頭生小孩, “拿了難民証, 就可以留下來?” 她很興奮, 對, 我苦笑, 是暫時留下來.

臨時難民証不是難民証, 英國內政部要審查, 然後決定你可否留下. 英國政府最喜歡看到偷渡客申請臨時難民, 因為他們的行蹤可以被掌握, 然後每個星期要到警局報到. 但我不理那些, 我要的是, 這個懷孕六個月的女人可以在這段期間享用免費醫療. 我知道內政部站在人道立場至少會批半年給她, 讓她生產休養後才趕她走.

幾天後她興奮的對我說她有了臨時難民証. 我一看, 有九個月. 我恭喜她, 然後替她辦國民保健. 我沒和她說的是, 95巴仙的臨時難民在經過調查後, 都會被拆穿為假難民, 然後遣送回國.

有一天來了一個懂門路的, 已經拿了臨時難民証, 大大方方的要我帶她去看牙醫. 我問她怎麼進來的, 她說法輪功, 聲音小了下去. 原來她一到機場, 就直奔海關櫃檯, 說自己是法輪功信徒, 受中共政治逼害, 要尋求庇護. 內政部就發給了她臨時難民証, 等候調查, 看看所言是否屬實. 我一聽樂了, 這招高呀. 於是便笑着問她, 那你是不是真的法輪功的人? 她一下子犯了躊躇, 說是嘛, 這裡華僑十有八九是反法輪功的, 說不是嘛, 豈不是自打嘴巴?

我也不為難她. 在去見牙醫的路上, 她說, “我不拿難民津貼, 我打工養自己, 我每個星期準時到警局報到, 這樣給他們的印象較好, 可能會批永久難民給我.” 我征住了, 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個子小小的她, 眼神裡透露着倔強. 這可是一個有着周全偷渡計劃的姑娘啊. 不知為甚麼, 真假也罷, 我倒祝福她的難民身分可以批下來.

(照片來源: Botak攝于英國湖區. 膠卷沖洗掃描)

2 comments:

老颜 said...

前两年我从北京到伦敦去,因为外貌和气质太像中国人,所以入境的时候检察官带着我即将到伦敦打工的设想,质问了一大堆,差点就不让我过境。

可能真要如你所说,说一口道地的英腔,那么沟通就好办很多了。

Botak said...

老顏, 你帶出了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 海關是認護照不認人的. 在街上, 人們可能誤會一個日本人是中國人. 但在海關就不是. 實際的情形是: 大馬的護照已經入黑名單了. 原因在於大馬跳飛機的人太多. 在不久的將來, 我們可能失去落地簽證的優惠了.
接下來可能我寫篇關于這個的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