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May 2009

民主已死, 匈奴未滅

‘今日大馬’報導: 公選盟發言人黃進發因撰寫 ‘一個黑色大馬’ 文章而在煽動法令下被捕.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 政府這麼快就失去理智了?

公選盟的所謂穿黑衣運動, 其實象徵意義大於實際用途, 這每個人都應該看得出來, 根本就和寫一篇抗議文章沒甚麼分別. 就因為諷刺 ‘一個大馬’ 的口號, 所以有人臉上掛不住了?

這種歇斯底里的手法, 倒像一個就來倒台的政府, 比如, 津巴布韋的姆加比總統. 而國陣的日子其實還蠻不錯, 至少還保有一半或以上的馬來江山. 只要在308後痛定思痛, 改善民主幅度, 肯定會有不少游離票回籠.

然而, 國陣卻選擇蠻幹, 這說明了他們已經和大眾社會脫節. 這些年來, 一直屢試不爽的 ‘給點甜頭再抓人, 抓了人再給甜頭’ 的黑社會手法已經行不通了, 但國陣政府似乎還不知道. 看巫統和馬來錢瘋報的說話, 就曉得他們還是活在七十年代.

這就是余福祺所說的土霸, 由於畏懼公理, 就強橫的封住別人的嘴巴, 使每一個人都不敢開口時, 就陶醉於自己製造的一廂請願的虛假神話中. 他們可說完全不敢面對現實, 甚至眼神的接觸, 也不敢. 他們也根本沒有誠意去知道人民想的是甚麼, 反正到時候抓人就行了. 嘿嘿.

雖然從未見過進發, 也算不上認識他, 大約六年前經友人介紹曾和他在英國通電話做過一次短暫交流. 言談中他對於國家未來民主發展的期許和熱忱, 相對於我的心灰意冷與自我流放, 使我汗顏.

進發的被捕使那吉上台時說的話, 做的動作都變了笑話, 也讓我們看到老馬的影子. 你們不覺得這手法很熟悉嗎? 現在的大馬政壇真是馬影踵踵啊.

基於民聯的許多不一致性, 其實國陣還有大把機會. 但現在卻是加速滅亡. 在下一屆大選, 或再有甚麼懶叫補選, 民聯就算派出一隻猩猩, 也會大勝.

18 comments:

lkf said...

黄进发是我所认识的朋友中最爱国的。他是“爱之深,责之切。”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政坛黑色会嘛!国阵如此民联也如此。

lkf said...

各打50大阪不能解决问题。这个时候要狠狠打巫统这个恶霸。

· 康华 · said...

民主已死。大家自保。

安哥爵 said...

果然黑色.用黑色哀悼黑色.

thepplway said...

团结黑色的力量!

小莊 said...

番薯国在开倒车....一直都是.

Alice C said...

原本主流媒体不会跟你报道什么一个黑色马来西亚的,这下好了,更多人知道1black malaysia...

薰衣草夫人 said...

看到报导时,只有一个感觉:莫名其妙!

· 康华 · said...

民主已死,心不要死。

· 康华 · said...

民主已死,心不要死。

Botak said...

各位, 我在想, 在507那天我們都把自己的部落客塗成黑色? 就只一天.
我已經看到西西留變黑了.哈哈.

雪山锺某 said...

煽动法令不能夠被選擇性的被動用。在這之前,我們看到巫青團在沒有警方的批準之下,私自號召黨員進行含有煽動性的活動,雖然警方派出了大批人馬進行監督,但是,卻沒有看到警方引用煽动法令對付有關負責人。

警方的選擇性動用煽动法令提控他人的做法必然會引起人民的不滿,也會對納吉的政府帶來負面的影響。此次,黄进发號召人民发起“一个黑色的马来西亚”(1Black Malaysia)运动,呼吁发起全民穿黑衣运动,是為了抗议国阵策动霹州政变,并要求解散霹雳州议会,重新举行选举。

我不是法律專家也不是警方,所以,我無法確定黄进发的行動是否有抵觸煽动法令。不過,如果以我個人的看法,黄进发的全民穿黑衣运动不足與對國家社會構成威脅。

一個民主開放的國家必須能夠容得下人民的聲音,也必須能夠接受人民通過一個非暴力,而且不干擾社會次序之下完成。每個人民都擁有自主權,是否要穿上黑衣或相應此運動是人民的選擇。

請把這個小小的權力還給人民吧!

Anonymous said...

BLACK.

AhLong.

Alfanso said...

伸手不见五指,黑漆漆,阴风阵阵,冷冰冰,我国的民主冬天快要来了吧。

eric foo said...

我也呼吁所有朋友把自己的Blog变成黑色,以祭奠大马自由民主已死!刚学了个新词儿,拿来骂污桶最好用--‘草泥马戈壁’!!!!

Botak said...

國華: 不錯, 他的確愛國, 其實最不愛國的就是那些巫統的豬x, 它們只關心自己的利益.

林伯: 但沒有人像巫統的無恥.

康華: 早就死了.

UNCLEJAZZ: 黑色又怎麼了, 怎麼有人那麼怕?

PLYWAY: 博客應該可以做點事情

小莊: 這次倒得利害, 回到緊急狀態時期了

ALICE:這才是好笑的地方. 有許多人也是看了逮捕的新聞才穿上黑衣的.

夫人: 莫名其妙是正常的. 除非良心給狗吃了.

鍾某: 甚麼法令都是雙重標準

AH LONG: 黑黑黑,嘿嘿嘿

Alfonso: 自從那雞上台後, 就等於老馬的第二十三年執政

Eric: 我想到我們警方就想操他們全體的娘. 犯人不抓, 這些倒如臨大敵, 真他媽的臭海.

维雄 said...

我今天是整身黑,连部落格的banner会黑去了...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