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May 2009

五十年了, 就是種族主義

為何獨中文憑不被承認?

請認清我的問題: 為何獨中文憑不受承認? 請在‘為何’這兩字鑽牛角尖.

我們習慣了認命, 獨中生一邊罵政府一邊自己找出路, 卻沒有人發狠的去想這個問題: 為何就不承認獨中文憑? 甚麼是背後的最根本動機?

為何可以承認這許多國家的高等學府文憑, 可以承認用各種不普遍媒介語教授的大學文憑 (如烏克蘭, 巴基斯坦的大學), 卻不承認土生土長的獨中文憑? 而接受獨中文憑為入學資格的英美大學, 我們竟然承認其學術資格? 這是甚麼懶叫邏輯?

為何學術水準達世界級的中台大學文憑不受承認? 學術水平在鄉芭佬等級的國家竟敢不承認水平比他高的國家的學術機構? 為甚麼?

為何嫁到大馬的中國裔女子窮一世人也拿不到永久居留? 就算丈夫是大馬國民而且生了孩子, 還是每年更新旅遊簽證? 為何印尼非法移民可以在幾年內取得永久居留?

為何猶太人都回德國居住了, 小日本也進入中國經商了, 而陳平不可以回來大馬? 唉唷, 真的是戰爭慘痛的回憶? 有多慘痛?

其實我們已經隱隱約約知道答案, 但我們必須清清楚楚光明正大的把答案寫下來, 那我們才能面對自己, 也讓馬來人面對他們自己.

對, 這一切一切, 都是針對華人. 不是突發性的針對, 而是系統化, 規格化, 大規模毫無廉恥的針對. 你再想深入些, 你就會因其中的本末倒置, 莫名其妙而發火.

請看這邏輯: 為了針對華文教育, 不承認獨中文憑, 為了不承認獨中文憑, 連帶不承認中台文憑. 從狹縊種族觀點出發的政策, 到最後可以影響國家的教育水平! 而這一切, 就為了封殺獨中? 還是封殺華人? 這樣的心胸竟然想做本區域的教育中心?

獨立了五十年, 他媽的甚麼三大民族和諧相處, 你們連承認中文教育普遍的勇氣也沒有. 這是自卑, 還是自大? 這種規格化的歧視, 已經超越了國陣政府所能的堅持. 大馬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今天, 還能固執的堅持保守民族主義作風, 也是馬來人下意識想要的結果. 種族主義, 一直都在, 從未遠去. Abang Adik, 摟摟抱抱, 只是假像.

所以別再期望馬華能做些甚麼. 我們應該開始向民聯發問: 民聯對於獨中的政策是甚麼? 民聯會承認台灣文憑嗎? 民聯可否承諾當政府後, 嫁來大馬多年幷已生兒育女的中國裔女性即刻頒發公民權?

如果民聯對於馬上承認獨中文憑有一絲的猶疑, 那, 對不起, 看來就算民聯也還是籠罩在種族主義下. 大馬也永遠跨不出那一步.

10 comments:

tamiya said...

我是看到,民联在Pg已经开始系统化的拨款给独中,反而是某些独中因为自己内部问题而闹上报纸。

马华年年说争取,每每说协商,一切都只是在做戏,捞取曝光率,奈何还是还有死忠捍卫。。。

薰衣草夫人 said...

其实我们个个是心知肚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但问题存在几十年,应该说话的人说了什么?应该争取的人争取了什么?没有人想逆来顺受忍气吞声被打压,不过我相信,逐渐醒觉的力量,将是我们明天的希望.

老颜 said...

昨日报章上看见叶老头和一众老头说满意与慕氏的会面成绩,还得意洋洋赞叹这乃五十年来第一遭与还是副首相的教长倾诉心声,简直让我心痛得想呕血。

幕氏不给情面直接在记者会上拒绝承认独中文凭,拒绝拨款,主流报章仍为其修饰美化为‘暂’不承认独中文凭,这个‘暂’字,真有初嫁媳妇般贤慧啊!!

真懂得感恩的民族!!!

Anonymous said...

我比较不乐观,深感认同

台湾著名作家柏杨写的,

“在马来西亚,华人占百分之三十几。有次我去博物馆参观,里面有马来文,有英文,就是没有华文。这不是说有华文就好,没有华文就不好,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个现象一方面说明,马来人的心胸不够宽广,另一方面,也说明华人没有力量,没有地位,没有受到尊重。“

抄自〉〉 http://book.qq.com/s/book/0/13/13447/5.shtml

P/S:觉得他们想像印尼将把华人同化。

KFC

Botak said...

tamiya: 撥款只是宣傳, 國陣在大選時也會撥款的. 只要是撥款, 雖然有好過沒有, 但和施捨是沒兩樣的. 別讓政客騙了. 我們要的是白紙黑字的承認獨中--一個民聯還在迴避的問題.

夫人: 如果是政黨的問題, 那希望在明天. 但如果是種族性的問題, 就比較棘手.

老顏: 我真的很想刮葉新田一巴掌, 因為他陀衰了我們葉氏.

KFC: 任何第一次來大馬的人都會有這種震撼, 只有鍋裡慢火煮的青蛙不覺得怎麼樣難受.

tamiya said...

州政府能做到怎样?是短期的宣传,还是长期的承诺,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但我是真的看到了州的改变,和效率。

糊涂侠客 said...

tamiya, 槟城州政府拨款事件里,全部的独中有跟州政府反映过了。他们希望可以把款项平均分配,而也在某次的会议里同意了。但是当分发款项时却是以学生人数来分发。所以就有间独中很不满而不呈交账目。该独中如果以学生人数是会获得比较多的款项但是因为州政府没有付行承诺,所以他们想要州政府用回本来的分发方式。
就如Botak说的“別讓政客騙了”。

Eric How, said...

110% agree!!! MCA is not really there for "our" benefits.
Many of my friend who are businessman join them because can get their business licence easy.
If the very "begining" level is so "benefit oriented", can you imagine the upper management?
Money is everything for them.......

小傻强 said...

又要我们奉养,又怕我们超越,真他妈别扭矛盾。

emily wong said...

向您借几段內容用用,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