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May 2009

老兄, 不是穿黑衣的問題

這幾天每個人連聲臭罵巫統, 倒沒甚麼注意到那任勞任怨, 受盡委屈, 為顧大局, 前後被插, 哀啼低號的二房媳婦: 國陣中的華基政黨.

馬華民政有不少有識之士, 這些人的良知比他們當官的偉大領袖們強. 但是, 能夠加入國陣的, 血液中協商和妥協的因子總比一般人繁多, 對於任何較激烈的運動總是 “示威能解決事情嗎” 的成熟穩重態度來面對. 很自然的, 他們開始將事情往中間拉.

甚麼叫做往中間拉? 即強說成看起來不全是一方的錯, 大家都負點責任, 然後嘆氣搖頭, 也不敢正面指責巫統, 但總算是敢怒敢言了一下.

總結他們許多人的說法, 大約是: 最根本的問題在於華仔916宣言開始了誘人跳槽的風氣, 在於號召穿黑衣行動多此一舉, 在於與警察對抗製造了社會不安, 在於許月鳳沒有用胡椒粉噴人, 在於許副議長其實的確有權代替議長發言, 在於民聯議員先打人, 在於人人只懂得 ‘感情用事’的咒罵國陣…

怎樣? 上述言論好像在那兒聽過, 對不對? 此間最大聲的抗議在於 “哼, 如果安華和民聯這麼做難道你們會出聲嗎?”

哼甚麼? 看到視線如何被轉移嗎? 知道什麼是根本問題所在? 老兄?

這不是議員跳槽的問題, 而是霹靂州國陣政府根本就不合法的問題. 許月鳳有權跳槽, 但國陣奪權程序不合法, 知道嗎?

這不是許月鳳是否可以代替議長發言的問題, 也不是許月鳳手拿胡椒粉或 Pen Drive的問題, 而是一位合法議長在神聖的會議中途被非法野蠻拖出議場的問題.

這不是整個霹靂州議會開會 “變了鬧劇” 的問題, 而是你們國陣用警察埋伏現場, 非法干擾議會的問題.

馬華支持者提得最多的, 就是人民對他們有 “偏見”, “偏激” 的選民和博客總不懂得內部協商的辛苦. 唉, 很簡單, 老兄, 你們要是支持巫統的做法就應該出聲支援, 要是反對的就應該出聲譴責. 黑臉不敢做, 白臉也不敢做, 沒有立場沒有春袋, 只敢躲着做官, 然後總在事後盡說些搔不着癢處的 “深感遺憾”的話, 叫我們怎麼看得起你?

所以, 不是人民對你們有偏見的問題, 而是你們離不開巫統, 給巫統連累的問題.

所以, 這不是吃飽沒事幹穿黑衣製造事端的問題, 而是穿黑衣根本沒有罪的問題!

8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连公民不服从(不合作)civil disobedience 都不能理解,怎么会接受改革呢?

安哥爵 said...

他们擅於协商,两面讨好,摆个样,结果内外不是人.他们吃饭大过天,暗中送子女出国.

Alfanso said...

“能夠加入國陣的, 血液中協商和妥協的因子總比一般人繁多”非常同意这一论点。他们不大敢和民意作对(他们其实知道民意是什么),也不大敢逆巫统的意。

“馬華支持者提得最多的, 就是人民對他們有 “偏見””, 他们总认为他们受了委屈,因为人民对他们有偏见,而且也常说巫统的账不应该算到他们头上来。但有什么‘功劳’,就立刻站到巫统身边抢镜头。

血大夫 said...

釋放內安法令扣留的人士,顯示政府和新首相開明。馬華民政的人會不會如此迎風起舞?

還是,會有一些擁有非凡正義和超級有良知的政治明星出來說 - 釋放內安法令扣留人士,政府開明個屁!憲法是立國之本,惡法就要廢除。惡法還在,政府就不應該搞民粹。為何尊貴的執政黨議員,包括馬華民政,都不敢提出廢除?

今天在國陣里睜眼說瞎話的政治人物,說他們自己為國為民鞠躬盡瘁不是為了自己的那一點私心,那么不是他們天真得可怕,就是人民蠢得可怕。

Botak said...

求真: 他們的 mind set很難改變過來. 還是當初從中國賣豬仔過來苟且偷生的心態.

uncle: 送子女出國不打緊, 吃飯大過天也不打緊, 但人在國陣不能憑良心說話就淪為皮影戲的皮偶了.

Alfonso: 我說的其實是裡面的有識之士, 但就算是裡面良知比較好的也是有這種心態, 如果是那些像馬漢順的典型走狗就不用說了.

大夫: 超級有良知的政治明星? 得翻翻馬華的歷史看看. 不過, 老實說, 人民不是蠢, 是愚昧得可怕.

叶蓓怡 said...

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有问题的执政党在制造不是问题的问题!

· 康华 · said...

对,焦点要对,不然就很容易被转移课题,原本的问题反而被忽略了。

Botak said...

蓓怡: 本來就沒有問題. 照規矩走就好了.

康華: 壞在許多華社的普羅大眾都會受他們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