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4 July 2009

月亮不代表我的心

看了今日大馬李偉倫的新聞分析, 感慨萬千.

他指出民聯需要一個聯合執政綱領, 和協調機制, 否則問題還會繼續出現. 換句話說, 是時候把大家放在一個總結構下, 然後這個總結構的老大, 就是華仔.

這樣說法無可厚非, 畢竟在影子內閣還沒出爐前, 一個有協調作用的架構是必要的. 看華仔, 阿祥哥, 和包頭旺坐在一起, 貌合神離是肯定的. 但不管火箭和眼睛黨如何互吊, 互抽, 互插, 互搾, 他們還是比較容易達致一個共同方案的. 民聯的問題在於: 月亮黨.

別聽國陣所說的甚麼民聯是烏合之眾. 國陣也是烏合之眾, 不過是巫統最大, 其他都是馬仔. 所謂國陣綱領, 其實就是巫統綱領, 然後做做樣子, 給些甜頭馬仔, 好讓他們有得對他們的種族交代.

民聯的開頭是漂亮的, 三個政黨各不相讓, 那種民主氣氛的鋒芒, 根本是開國以來未有. 這下走對了, 也就是一開始就沒有人是老二. 如果有任何人覺得這句話是唯恐天下不亂的, 那你們就是被人用‘穩定牌’騙了太久, 不知道民主並不代表‘不穩定’. 哪, 你們穩定了這麼久的結果, 當然是一切都不穩定, 現在連出街都有危險, 對不?

因為在不民主的氣氛下, 甚麼懶叫失誤偏差都沒有人問責, 這和執政黨的結構是一脈相連的.

如果執政黨的結構沒錯了, 在大家懶葩同樣大小粒的前提下, 還是有政策上的差異, 這便需要協調了. 問題是, 有些東西是協調不來的. 比如, 你的建黨精神和最終目的, 是要把人類進化成恐龍, 重建豬玀紀公園, 那就不只是政策上的差異那麼簡單, 而是和現代社會生存法則有衝突的.

所以, 月亮黨就是民聯屁股洞口的一根刺. 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 給人插也不是. 在民主制度下, 我尊重任何人重建豬玀紀的權力, 反正月圓之夜, 你能變形就行了. 問題在於他們的基本精神與建黨綱領, 和民聯, 和現代社會, 和以後番薯國要走的路, 都是有衝突的. 而這些, 是永遠永遠永遠, 協調不來的.

華仔做大哥, 包頭旺不會爽. 現在月亮黨的懶屎, 已經十分難以壓制. 從他們內部贊同和巫統同床的聲音越來越響看來, 他們已經現出原形. 這個黨, 充其量也不過是以宗教為主的巫統第二. 他們根本不打算妥協的. 因為, 妥協了, 如何面對他們的名字: 回教黨? 以宗教教義做號召的政黨, 根本就是斷了全部後路的, 很難有迴旋的餘地.

民聯裡面的確有很多舊朝垃圾, 但也終究會被大局淘汰. 一路走下去, 人民的醒覺會逼民聯改革. 但是月亮黨始終屬于另一個世界. 讓他們走吧, 席位少可以再等, 執政後才來有人窩裡反就不好了.

19 comments:

late seeker said...

分手是最好的结局??

政治真是诡橘多变,难为老百姓。

Tat said...

Lin,
An accurate & good comment !!

鱼米之乡 said...

地球没有了月亮,我们看不到潮汐;
民联离弃了月亮,我们看不到朝改。

生了些羽毛,不会走就想飞;
俩线制的选民,继续努力吧!

安哥爵 said...

以宗教为教义的政党,根本没有后路.你说得对.月亮不代表人心.

Botak said...

遲問 (Late seeker 的直譯): 如果分手民聯代價會很大. 但是我恐怕這樣下去回教黨會影響一部分的公正黨員, 尤其那些從巫統跳過來的人. 到時的變化是非常漫畫的, 別忘記馬來人的政治天性. 華裔只能暗幹.

TAT: Actually, I hope I am wrong. It is not an easy task to have won so many seats under PR. I dont want to give 1/3 of them up. But PAS is PAS.

魚米佬: 幾時變得那麼感性? 等他們生齊羽毛, 他們會告訴你他們代表大多數. 然後我們又回到種族宗教政治的起點. 所以公正黨的角色非常重要. 他們必須崛起成為第一大黨.

安哥: 對呀, 宗教是出世的, 生活是入世的.

薰衣草夫人 said...

回教党的精神由始至终根本就存在,只是掩盖在民联的大旗帜下而巳.如今渐渐抖出,其伙伴必须当机立断想出对策,否则后患无穷.

二楼后座 said...

包头帮可以跟污桶暗渡陈仓,说不定华仔也会拉大队吃回头草。
华仔的底有多黑,善变功力有多深,大家心里有数。
当年要上位的时候,华社是他的箭靶,上了位之候,就一笔挥出“我们都是一家人”。
从后庭花门,到东山再起的烈火莫息的整个过程中,他的政治诉求只围绕在自己的清白和污桶/老马的黑暗,一直要钻重新要当老大的牛角尖。政治理念从来就没有对焦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方面。
让华仔当民联老大,就算民联赢了大选,华仔当首相,华社的前路还是一样不会好走。

包头帮打着宗教的旗,固然断了与别族合作的路,如果华社也一直以民族为政党,华社的幸福,还是死棋一盘。
成立一个不分种族宗教的政党,华社或许能走出一个春天。其实华社应该花多一点时间去了解和说服中下层的马来人,不是去抚顺那些即得益集团。说服中下层的马来人,让他们知道,腐蚀他们利益的不是华人,而是这些所谓的马来精英。
如果真的能拉拢这股势力,接下来大家就要拿出勇气,得抛弃得权就得钱的思想,拿出勇气,无论是申请大学还是奖学金,甚至标工程,都只能提出身份证号码和公司注册号码,审查部门掌握不了种族和宗教,以能力为准则,以达到透明和公平标准。
你可以说这只是一厢情愿的乌托邦的想法,但是与其玩无聊的对抗,还不如搞个实际的合作。如果barak obama是出身于纯黑人政党的话,他选一百次也选不上总统。
政治上,少一个朋友(尤其是污桶这种),比多一个敌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Botak said...

夫人: 大多數人都不會贊成我的觀點. 其實我倒不是豬的問題而對他們產生不信任. 起先我把那些當着只是他們保守的一面. 我是在他們那麼多人急于和巫統合作而發現了他們的根本缺點所在: 他們仍舊擺不脫馬來人的政治意識.

二樓: 華仔那種改變是可以接受的. 管他是好人壞人, 能對我有利就是好人. 要不國陣的更加賤. 但回教黨是離譜的. 最大的隱憂在於他們擁有許多票源.

late seeker said...

谢谢botak兄赐我一个华语名。

我想起无间道。会不会有隐藏十几年的卧底在兴风作浪?其实,就算有,也要有乌合之众的配合,风才能狂,浪才能大。

二楼后座的最后一句很有兵法的味道。

林廷辉 said...

三个不同背景的人走在一起,是需要时间来深入了解对方。在达到彻底了解及真正结为一体的过程中,是需要摩擦,误解然后是过后的谅解来使这段感情来得更真实。经过摩擦,误解后, 不能达到谅解的一方,选择退出。能留下到最后的,才是我们所需要的真正民联。

一味的盲目奉承,做给外人看的表面甜蜜不是我们所要的。

叶蓓怡 said...

就算分手,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看的,不是你有多么会宣传,而是看你有没有能力为人民办事!

二楼后座 said...

我们诉求公正和平等,先要做的,是自己的清廉!
一味要求别人清廉,可是我们的华人领袖自己却猪八戒卖镜子:照人不照己。
当华社的利益一而三,再而三地被榨光的时候,大家都在为下一代争取幸福的时候,得到利益和幸福的竟然是我们华人领袖和其家族。
不相信,看看长年掌握马华民政权利的双林,他们两位当年三十岁不到的“公子”,竟然可以手持二十多亿去收购企业,rocket林传内不传外,星加坡虽然与我们无关,但是也搞了个李氏王朝。
如果华社领袖还是继续抱着这种自己的下一代比华社的下一代重要的思想,华人想要争取的公正平等政策永远都是一座空中楼阁。
就像之前讲得,单一宗教民族政党在多元民族文化国家是一条死路。中庸的,清廉的多元民族政党才能实现我们华人要的“平等”。

拿出自己的良心来做事吧,华人领袖,虽然我一直都称呼你们是政治神棍,因为你们比政客还烂!
世界上没有错的路,错的是走路的人。

Botak said...

遲問 (記得你還是斑馬? 喜歡那一個名字?): 很難說. 你也知道有種說法是管行政的官僚都是巫統的人. 回教黨站在馬來人和回教徒的立場, 很難和他們說不. 這也是為甚麼我認為只有多元種族政黨才能稱氣候. 宗教政黨不行.

琣怡: 分手的代價很大. 不過可以讓人看到民聯的決心, 也可以逼使回教黨有心創一番事業的開明派投向眼睛黨.

二樓: 其實在這件事上, 馬華根本沒資格說甚麼. 巫統幹甚麼他們也不敢出聲, 現在回教黨做甚麼他們出聲幹鳥?

Frank C said...

宗教是出世的, 政治则是入世的...要谈政治,绝不能以宗教为前提.

世界上没有错的路,错的是走路的人.

当初的一时兴起,不合则离...

Botak said...

FRANK: 對, 這句話針對的, 不只是回教, 你明白.

Frank C said...

虽然看似无时似有时,我还是满喜欢那句:
“世界上没有错的路,错的是走路的人.“

二楼后座偶有佳句...... 不俗,不俗...

Frank C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Frank C said...

Religion is sacred and holy, whereas politic is profane and sophisticated. All in all, religion is suppose to be set apart from Politic.

PKR should have been aware of this before they decided to come into union with Party Moon, whom they have different and diverted agenda in politic.

Fairnation said...

如果要改变马来西亚,一定要先让污桶下野。污桶吃惯好料的,下野一定很不习惯。所以他一定会大幅度改变来迎合选民口味。

如果污桶"从良"了,我们还怕回教党会乱来吗?他乱来我们就投回污桶。 我们要以回制巫,然后以巫制回。这样才会对大马人民有利。

p/s:国家很多乱象都是污桶造成的。先解决掉祸首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