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July 2009

塗牆英雄傳

二名馬大生在螺絲馬訪問時在牆壁塗鴉而被提控. 我看到了不禁莞爾, 真沒想到塗牆罪名這麼嚴重, 哈! 塗甚麼牆啦? 為何他們不試試她的頭髮是不是真的?

中學時, 我們全校學生都對一個姓陳, 花名叫龜頭的老師, 恨之入骨. 他的臭處我不花篇幅說了, 不過如果有人可以成為全校每一個年級每一位學生都忍不住要吐口水的人, 那也是種成就.

1986年, 考SPM前不久, 全體中五生都有一種興奮, 迷惘, 兼不捨的心情. 那天晚上, 三位朋友在我家聚會, 四人在我房內分配畫筆, 噴筒, 卡片紙張, 還有牙籤, 然後再對每一個細節仔細檢討一遍. 確定無誤後, 四人一聲不響坐上車往校園開去.

我們的學校晚上不是靜悄悄的, 圖書館晚上開到十點半, 禮堂還租給人打羽球. 但是, 就是這種人來人往的環境, 使我們不成為那笨蛋保安的目標. 我們先上了二樓教室, 從有微光的走廊潛進了廁所, 用大頭畫筆在牆上塗上龜頭的各種罪狀, 搞定了整個二樓的廁所, 我們下去食堂, 把寫好罵人標語口號的卡片海報塞進佈告欄內, 然後用牙籤塞進佈告欄玻璃窗門的鑰匙孔內, 再把牙籤從外折斷.

整個行動唯一的缺點是我們臨時心軟, 不敢用噴筒在教室牆壁寫, 要不然, 不只效果好得多, 也不那麼容易在全體學生到齊前清洗.

第二天一早, 全校的巡察員像戒嚴一樣, 奔來走去, 撬開佈告欄取海報, 清洗廁所牆壁, 雖然還是大清早, 已經有許多人看到了. 那天集會時龜頭一減以往的囂張, 憋了滿肚子氣, 卻不敢說. 因為有50% 的學生是不知道的, 你一宣佈就全部都知道你被人在牆壁寫東西吊.

我們唯一的失算是巡察員太早到學校了, 破壞力還不夠就給抹掉了. 如果敢用噴筒就沒事. 但是也總算是成功, 雖然我不太心甘. 過後由於年輕氣盛, 在還沒畢業前就爆水給同班同學, 結果他們不是半信半疑就是不信. 鋒頭出不了, 卻不曉得其實這樣反而安全.

我們? 一個現在是生意人, 一個曾擔任本地大學講師, 一個現在大機構身居高位, 還有一個在英國弔兒郎當. 四人中有三人是第一班的高材生. 那個時期, 學生比較有思想, 不會做讀書機器, 所以讀第一班的也不全是好人.

我想, 在不允許拿標語示威的環境, 這也畢竟是不錯的, 有益身心的課外活動吧? 真的希望後繼有人.

16 comments:

tamiya said...

为什么他们不用中打屁股?就学小新嘛,破坏公物就脱人裤子,打人屁股。

二楼后座 said...

三德中学的图书馆文化可是一直培养spm和stpm每年全国成绩高高在上的摇篮。里面真的是高手如云啊。有一次去踢馆,结果摸着鼻子出来,自叹不如!

安哥爵 said...

被人指名道姓涂鸦还是别出声的好.更不要提控人.不然,你远在天边也知晓了.

koon said...

光头,你们读活书,也不枉年少,呵。。

晨灵 said...

你们真幸运!我中学时不知那个瓜在厕所涂上"校长是babi"这类字眼,没人认帐,结果全校女生(我读的是女中)被罚蹲在太阳底下一个小时.

Botak said...

TAMIYA: 他們不用中打屁股因為人家不知道是他們. 成績好的學生如果肯犯罪, 是很可怕的.

二樓: 哎呀, 你去踢甚麼館? 我們中學的拳擊協會就是怡保精武會分會, 你要小心...

安哥: 對呀, 就是這個道理, 上次抓黑衣人也是一樣 (其實沒多少個).

KOON: 其實我是讀死書的人, 不過, 除了讀書, 其他的都很會活...

晨靈: 這樣沒文化? 太過分了! 這種校長是該死人家叫他BABI....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有时最优秀的学生反而更叛逆

二楼后座 said...

我也是精武的,只是足球队而已。其实也不是什么踢馆,只是去那边比较比较大家的数学和科学而已。

鱼米之乡 said...

如果叛逆是挑战传统而没伤害到任何人,那未尝不可。有些老师时常都搞针对,才会让学生对着他来搞。

薰衣草夫人 said...

当时看这则小新闻时不禁失笑,好奇这几个后生可畏的小子到底涂写了什么内容而搞到要出动警方来逮捕他们.

你这样写出来,不怕被人寻仇?

Botak said...

ANGKUKU: 少年都叛逆, 不過沒有幾個懂得前面對老師笑後面插一刀.

二樓: 唉...我們學校, 沒有別的好, 就數學頂呱呱.

魚米佬: 對, 挑戰傳統而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 沒甚麼大不了.

夫人: 又不是殺人放火, 也沒有損害他人身體和財產, 塗的東西全部都是用水和肥皂就能清洗的, 這麼厚道的破壞, 我看人家該感謝我. 哈哈

大王 said...

幸好没有在墙上涂鸦,因为那堵墙是无辜的,应该直接涂在那个老师的脸上。

有些老师真的神憎鬼厌。现在自己当了老师,更加肯定那些混蛋不配当老师,真的对他们念念不忘,想很揍他们一顿。

黛丝 said...

现在更高招,不费吹灰之力,明目张胆上"脸书"书臭老师,校长。。。

没有中打屁股,严重的家长收律师信,给“三万",不然,suspension更开心!奉旨不必上课!!

二楼后座 said...

我倒是从来没有恨过我老师。
理由很简单,
我们常常一起踢球打球。
我去朋友的赌档里会遇到他们,
跟我朋友去马场也会遇到他们,
晚上去茶档喝茶也会遇到他们,
世界杯时,他们还跟在我那边下注。
我们都是赌鬼,但是我们从来不欠别人钱,也不欠彼此钱。
大家都知道,下了课,就是你我的自由时间,谁也不管谁。
在学校,我给足他们面子,cikgu前cikgu后的,有大有小,心照就好。
有时候,大家把心胸放开一点,就不会有什么隔阂,什么心病。

wye said...

What can I say... To think I was such a good boy then - obviously staying away from you guys all those years helped.

Botak said...

大王: 對, 現在想起, 可能就因為我們臨時心軟, 沒有對教室噴漆, 救了自己. 要不然校方可能報警.
但校方的低調處理也說明那老師的令人討厭.

黛絲: 現在學生很大, 老師很小了. 以前老師大, 所以要反抗. 問大王吧, 現在要反抗的是老師

二樓: 那是最好的師生關係. 大家都不是好人.

Wye: ya lo ya lo, so you very guai at that time and we very bad, huh? KNN, come one, we were in the same class la...same same one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