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July 2009

黑暗的反撲

眼盲的阿婆吊着白色的瞳孔說, 夭壽啊. 連替死鬼也不給一個, 就我們的命賤啊.

從惡夢驚醒, 一身冷汗.

民憤燎原, 火快燒到雞屁股了, 我本來猜測在調查的最後有無厘頭結果, 即從眾涉嫌者中, 抽籤推出一個替死鬼, 說他在大家睡覺時變了Incredible Hulk, 把身高接近六呎的小伙子舉起來, 一手推開窗口一手把還沒有睡醒的小伙丟下樓.

然後整個反貪局的罪行由一人承擔, 反正也不冤, 本就沒有一個好人. 其他的高官如故. 這就是我在當初案件發生後所想像的最可能結果.

但連這也沒有, 現在我們看到的是黑暗的大反撲.

皇委會調查反貪局的盤問程序? 驗屍庭調查死因? 當我們是阿茅? 怎麼不是調查誰是兇手, 而如此在邊緣打游擊? 然後我們看到警方在盤問明福家人時企圖將案件往自殺方面推, 而且調查手法完全不透明.

然後看到涉案官員沒有被停職,
然後警方開始召見當天在場的記者
然後警方開始警告不可造謠, 否則以煽動罪起訴
然後看到馬來媒體開始當起調查官, 說明福畏罪自殺,
然後…

我們的心寒了, 原來, 根本沒有人打算給你公道. 這根本是開動了全方位的機關來壓制你們, 到後來, 只怕不但沒有兇手, 可能還會被誣告. 在比流氓還賤, 形同黑社會的政府人員手中, 手提電話和電腦也可能被栽贓.

說實在些, 在這樣的政治環境, 我根本不期望元兇會被正法. 我只預測甚麼咸家鏟委員會調查到最後會做做樣子, 丟個低級官僚出來領罪, 如果連這也沒有, 那人家根本沒把我們當人.

這樣的大案本是那雞政府表現的最好機會, 如果抓緊機會, 秉公辦理, 定可把小雞雞溫馨民意指數提高到80%. 但他根本沒有改革誠意, 以他的能力也管不了那群既得利益階層和官僚. 在他的統領下, 執法單位形同黑手黨, 馬來民粹氾濫, 國家烏煙瘴氣. 我一直懷疑, 那64%是不是要吃炸雞的人?

現在我唯有禱告, 希望MACC鬧鬼, 每天都有官員跳樓. 跳完為止.

22 comments:

黛丝 said...

在你祷告的时候,我会在你身后助
你一把,加强能量,不只MACC里的共犯,就连一整个国家里的大大小小咸家鏟,全给瓜了!!

二楼后座 said...

一个人最不愿意做的是什么?是认错。
政治不会一直要求任何人认错,但决策错了,支持率下跌,或要倒台,是选民给错误决策的惩罚。
政治是一个不要求认错但会惩罚错失的游戏。

那64%是要吃怡保芽菜鸡的,没鸡腿的那一种,因为是许月疯做的。
跟你一样,希望不只是macc里面闹鬼,他们家也是。最好是起床之后大老二不见了,让他们有现在,没后代。

正掌心 said...

我几乎100%肯定,这些家伙不是不知道,这一连串的动作,社会观感不好!他们根本就是 dont care! 不不不,不是不在乎,就是这样的啦,你吹咩?

niamah!...

失败のman said...

最好整个政府机构都闹鬼,听说扣留所里也是死了很多人,把他们都叫来,将政府机构里的这些混蛋一一的吓死,下个月就是七月半了,就这个月啦,就这整个月大家都出来吧!!

薰衣草夫人 said...

满怀希望,结果还是零.明显的,他们只不过演一场"巳顺从民意"的戏.
剧本在他们手里,结局相信巳定,有没有真相,别期望太高.

晨灵 said...

这样的结果,大家都预料得到,对不?我近平麻木.
二楼,
你别倒我胃口,我是很喜欢吃芽莱鸡的.

Fairnation said...

小生在想象着,他们对着电脑,和手机研究着如何插赃嫁祸。

会不会像把安华的血放在床褥上,还是现在有进步了,做得美一些。

现在就算有"证据"也没有用,民众不会相信的。

大王 said...

在鸡猪猫狗的领导下, 執法單位怎会不形同黑手黨, 國家怎会不烏煙瘴氣?上梁已经不正了,下梁怎么不歪?

Botak said...

黛絲: 我一直幻象自己是位可以飛簷走壁的俠客, 然後到出去斬妖, 而又不被人發現…嘻嘻

二樓: 他那裡配做牙菜雞? 那是我們怡保的特產, 別亂說

展興: 他們在等事情過去, 他們以為時間會沖淡.

失敗的曼: 你可以先用蜘蛛絲吊在半空, 嚇嚇他們.

夫人: 聽說星期一調查報告就出爐了, 這麼快結案, 你信不信?

晨靈: 如果他們還是給我們一個預料中的結果, 那就表示這政府已經成為斷頭政權, 就是看不到現實環境那種.他們以為還是可以胡混過去.

FAIRNATION: 只怕通訊紀錄被刪除, 還有, 為何不查涉案者的手提電話?

大王: 下梁不需上梁來影響, 自己歪的.

二楼后座 said...

晨灵,不是我要到你胃口,而是现在大家都闻“鸡”变色。
学我吧,配点清酒,吃马肉,而且是生的(馬刺し),因为现在我想到马就赌烂!!!

Fairnation said...

污桶已经开始要制造流言说明福是被火箭害死的!
http://mt.m2day.org/2008/content/view/24820/84/

小生现在就要看,那一个马华和民政的Ham Ka Chan会闻"鸡"起舞。

小傻强 said...

我也希望闹鬼,但不想有人再跳楼,太血腥受不了;想要他们面对着背围成一个大圈绕着那栋楼,然后不断屌屁股屌到精尽人亡,咸片比暴力片好看多温和多了!

Botak said...

二樓: 唉, 馬是無辜的..不過, 要就吃馬鞭吧

FIARNATION: 人家十二個正副部長發表聯合婆爛爬聲明, 就是不提你明福.

傻強: 你這個變態的咸蛋超人, 可以製作大場面的超級咸片

鱼米之乡 said...

第一段真神。一个替死鬼也没有。

开始行动,让黑暗的大反扑把它连根拔起。

Fairnation said...

是的,连一个替死鬼都没有! 才肚烂。。。 我们高估了我们平民在马来西亚的价值!!

老颜 said...

这黑暗的反扑,至少让很多人看明白,看清楚了,也就彻底死心,不再寄托任何东西在烂人身上!

经常一个人的我..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老 头 said...

還能指望調查報告嗎?呸!!

p/s: 樓上那個是別人的帳號...不小心用到別人的來留言了....

eric foo said...

还期望那鸡政府有良心发现的人,不是白痴就是眼盲,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把焦点转移到火箭‘逼死’明福的,真是越看越肚懒!恨不得有人放炸弹在污桶大厦里,把那些猪头炸成‘肯德基’!

wong said...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Botak said...

魚米佬, FAIRNATION: 我本來真的以為有替死鬼, 看來蒙古女郎算幸運, 因為她是外國人, 有別國政府撐腰, 那雞才不得不找個替死鬼. 大馬華人就沒有這種優待.

老顏: 心早就死了. 現在只有期望民聯執政後別換湯不換藥.

老頭: 調查報告只可能引來第二次翻天覆地的臭罵.

ERIC: 我進過巫統大廈, 看到那些人的鳥樣就想打他們. 放炸彈主意不錯.

WONG: 這篇我有看過.

二楼后座 said...

傻強: 你也知道大马的政府大楼都是水货,吊两吊整栋塌下来会害死别人的。
还是学黄秋生,拿冰箱里的鸡肉切一刀让他们吊到死比较好。
吊不死的染上鸡瘟然后传开给他们的家族,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