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4 July 2009

民聯該學為官之道

別笑民聯內亂, 嘿, 這不是亂, 這是撥亂反正, 有錯就不應該沉默. 現在把刺拔出來總好過到最後屁股生瘡.

爆料不是壞事, 為了確保人民的代議士行為守則合乎人民要求, 有料應該爆. 絕不應該報喜不報憂.

事實如何, 到底某某有沒有和黑道拉上甚麼關係, 我們倒不必管他. 反正事情爆了出來就好, 自然有人去調查. 看來民聯道行還真淺, 唉, 那如何為商家服務呢? 更別說為自己錢包服務了.

為了確保民聯團結一致的形象不受影響, 也為了滿足許多民聯支持者那種不喜歡聽民聯壞話, 認為大家始終應該給民聯機會的心態, 民聯真的應該和國陣學學為官之道, 日子才會過得波平無濤.

和商家或黑道或甚麼道打交道, 不應該在辦公室內, 出入更不可在一起, 更別說讓人替你駕車開路. 如有收錢的, 應該由第三者出面. 自己手必須永遠乾淨. 就連照片也沒人可以拍你. 股份等利益應註冊在親戚朋友名下, 錢可以由老婆收.

此外記住, 當官頭幾年應當樹立清廉形象, 有錢也不好花. 到自己升級了, 公開收入慢慢高了, 再混水摸魚的把A的黑錢拿出來, 當着是自己的儲蓄加上老婆投資股票所賺, 一座座雞宮鴨宮便從平地而起矣.

如果有人拿當年的醜事威脅你, 就必須當機立斷, C4也好, F4也好, 殺手也好, 色誘拍裸照也好, 有甚麼手段就應該使出來, 滅聲為緊. 不管對方是你以前的小弟或情婦或有身孕, 該殺就殺, 該炸就炸, 該嚇就嚇.

還有你最信任的人就要照顧好他, 讓他吃香喝辣, 要不就幹掉他. 否則你對不起他, 他又不肯吃死貓時, 窩裡反就是最頭痛的. 看看當年豆皮林父子給姓蘇的嚇出一身冷汗就是例子.

媽的, 這樣簡單都不懂, 還學人家做官? 看人家國陣啦, 這些和黑道打交道的事肯定屬於瑣碎事, 大家駕輕就熟, 又那會浮出水面? 小小事請就鬧得這麼大, 該死你一世人做反對黨!

唉, 請別罵黃朱強沉不住氣而爆料. 幸虧民聯還有黃朱強. 一天有黃朱強這類政治人物在, 民聯也就會和國陣不同. 從八十年代, 他就是我偶像. 到現在還是. Bravo, 黃朱強!

10 comments:

Fairnation said...

庄祷融:"国阵从来就不懂得像民联这样狡猾奸诈"

http://datochng.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html

· 康华 · said...

我觉得黄朱强做得很好。

有句话说:权力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不管是谁,可能也包括你我在内,一旦有了名利权位,就很容易迷失在其中,忘了自己的初发心。

这是人性,不管你是国阵还是民联,都是一样。

所以要有两党制,不让一党独大。

二楼后座 said...

黄朱强也是的,要爆自家料也应该暗中爆。
学学黄姓前会长,把yb历搞成av历,
然后死都不认,不留辫子给人抓,
永远是谣言,才是高明啊。

高猪 said...

没有执政经验的民联上台做官,不出问题才是新闻。把问题快快解决,那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但若在州行政捅出了老鼠屎,整身臭,就已经解决不了的话,要把整个国家交在民联手中,人民可有点怕怕!

处理得好,体现魄力,危机=良机,加分!

处理不当,灰头土面,危机=死亡,拜拜!

民联,加油!

糊涂侠客 said...

二楼后座, 老蔡可是亲口说过他相信黄前会长没有参与偷拍的事件。

二楼后座 said...

侠客,

这叫难得糊涂。
时不于我,就闪,
顺风得雨,就砍,
这才叫政治。
谁都知道马华和民政每天都被污桶强奸,
你去问他们,看看他们的答案是yes or no?
除非他们都不想再玩政治,要不然他们的答案肯定是no。

薰衣草夫人 said...

怪只怪民联的人经验不是,不够老奸,才被人抓包.不过话又说回头,这也显示他们的纯与真,不是吗?

晨灵 said...

看到你这'顾问'的建议,不愧是搞会计的.钱财的安排驾轻就熟.
可是,只怕教了徒弟没师父.
而师父脸皮又不够厚,不像某前会长,对任何'谣言',一句话,谣言止於智者就搞定.
民联只是刚起步的孩子.

Botak said...

Fairnation: 對, 不但不夠狡猾, 還有點笨.

康華: 兩黨制牽制的是人性, 不錯, 人會變的. 清廉的人見了花花綠綠的鈔票也會變.

二樓: 黃朱強如果會暗中做事那就不是黃朱強. 他的硬脾氣, 幾十年不改.

高豬: 現在他們要清理屎尿了...

俠客: 看來老蔡對黃總可是推心置腹啊!

二樓: 當官的當須如此. 看風使柁, 順水推舟.

夫人: 不只是純與真了, 簡直是唔醒目. 很可愛.

晨靈: 到了這把年級我才發覺, 李宗吾的厚黑學才是做人當官的根本. 怎麼我不早二十年發覺?

二楼后座 said...

但讽刺的是,李宗吾是死于贫困的。
会创造,但不懂得运用,还是死路一条。

人无我有,人有我深,人深我精。

李宗吾对于他自己,只做对了三分之一。
当然,他这部名著,是流传百世的。
就好像我在前几编写的,意大利总理berlusconi应该是运用得最出神入化的政客。


p/s:朱津宁的“新厚黑学”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