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June 2009

韓國佬的故事

想起他, 最抱歉的是忘了他的名字. 他們韓國人名和姓都是Kim, Park, Yong, Sin, 這幾個字. 南韓全民皆兵, 但人家在國民服役混日子, 他卻認真當兵, 所以退伍前軍階已到小隊隊長.

退伍後他混到了一份國貿部的工作, 然後時來運到, 國貿部全費保送他到英國唸博士, 而且是全家過來陪讀那種. 我和大胖都不喜歡看到他的身材, 因為跆拳道黑帶二段的他, 腹部沒有一塊贅肉.

有時候事實和媒體所報導相差甚遠. 我問南韓佬他在板門店駐紮的情景. 他說沒甚麼大不了. 光頭大奇, 板門店 (即三十八度線) 不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國界嗎? 南北韓理論上還處於戰爭狀態, 因為他們在1953年簽署的不是和平協議, 而是停火協議.

他大笑, 解釋他們的停火區其實中間有整二公里寬度的緩衝區, 都是密林, 基本上雙方根本看不到對方. 平時他們就在緩衝區外巡邏, 一聽到有槍聲 (有人走火), 或爆炸聲 (倒楣的鼠鹿踩到地雷) 就整個小隊趴下, 舉起M16對着密林就射.

射甚麼鳥? 我問, 能看到對方嗎? 他笑, 當然看不到. 開槍是面子問題, 他們開我們不開不行, 但又隔着樹林, 可能我們根本不在對方的正前方, 而兩方可能一個在左一個在右, 夠詼諧的. 反正射空氣, 射夠了, 面子拿夠了, 就起身再巡邏. 誰要是真給流彈射中可說是倒了八輩子楣.

好傢伙, 這就是我們傳得很神, 南韓士兵冒死保護的三十八度線?

這個拿槍射過北韓的人一點都不恨北韓, 相反的, 他非常支持南北韓統一, 他說北韓的勞工將比中國的更便宜, 三百元人民幣就有人幹活, 從而使韓國變成外商投資天堂. 我說你怎麼贊成剝削自己的同胞? 他說因為我在國貿部做所以就必須在商言商. 給他氣死.

他說當兵最怕的不是北韓, 而是自己長官. 在板門店零下二十度的嚴冬, 他們必須五點起床, 脫光剩底褲, 然後練習跆拳道. 我想, 怪不得人家說韓國人和日本人的血統相近, 畢竟兩方都有點變態.

他在東亞學院是我學弟, 卻比我早完成論文. 原因在於他有國家支持, 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寫. 但他國家只准他呆三年, 三年後就必須做完回國工作. 由於英文不好, 三年期滿時其實他還沒寫完就趕着回國, 所以他的論文是在韓國收尾的. 如果我們的政府嚴厲些, 那些出國讀研究生的馬鏟會當着是全家度假嗎?

22 comments:

二楼后座 said...

其实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台湾。以前我一直以为在台湾人在服兵役的时候,最怕就是被派到金门。当然,60,70年代的时候是有点怕,但是80年代之后那边反而成了首选。以前深夜会有大陆水鬼队游过来把站岗兵割喉咙干掉,现在是游过来问你要不要小姐,或者是假手表,把你的荷包干掉。

tamiya said...

你干嘛羡慕人家的身材?这些,都是汗水换回来的啊。。。

你把你的腿给你女儿当跷跷板,很快的大肚腩也会消失了。。。

koon said...

我从前有两个你手中写的马铲讲师四年期满博士没完成一家大小被召回国后,依然大刺刺不知羞的校园里混。没有纪律处分,只不过象征似的扣薪两百,你说有天理么?

光头,你看这篇:
http://kooek.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html

晨灵 said...

其实我很欣赏日本和韩国人对国家民族的忠诚.
华人较自我自私,要死到临头,才如梦初醒一致对外.

二楼后座 said...

一个中国人/华人可以轻松地打倒3个敌人,三个中国人/华人就永远赢不过一个敌人。人家遇到敌人是一致枪头对外,中国人/华人是遇到敌人时先内斗,内耗完之后等着敌人来收尸。没办法,5千年来都是老样子。

Botak said...

二樓: 如果要小姐是否他游過對岸去抱了一個用原子袋抱着再游過來?

TAMIYA: 我才不羨慕...還是我的肚腩好...

KOON: 最糟的是他們讀不完不用賠錢的...

晨靈: 對, 我們除非給人逼得無路可走, 否則一定想路走..

二樓: 這是優良傳統. 得發揚光大.

老颜 said...

不管是大胖还是韩国佬,他们还是幸运的,至少活得像亲生子。我们呢,还被前锋报讥为只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自闭者。

或许这样形容比较贴切,是努力挣钱,交足税金后,还严重缺乏被国家保送出国念书机会、得自掏腰包追求理念和梦想的自闭者。

薰衣草夫人 said...

咱们那些好命的被送出国都当度假,回来后被Dr Dr的捧在手中,趾高气扬自以为是民族学者,其实肚里有多少料,天晓得!

二楼后座 said...

夫人,
他们确实是很有料的,只不过多半是猪料。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污桶黑社会政权一直要把华人的养猪业赶尽杀绝了吧。因为他们要一手遮天,独占这个他们的同类市场。不管是瘦猪肥猪,能吃能睡就是好猪。

黛丝 said...

你是否有这种感觉; ¥%#&%@67#@...
不要说是学术上的丑事,就算是现在社会上,一个小学六年级都还毕业的老粗,就算事业有成,坐上上市公司的第一把交椅,但是人格,动作,交谈,也脱离不了那流氓态。。。
尽然现在要我称他为Dr??
我真他妈的白读那几年?!?!

Botak said...

老顏: 對, 他們都是有家鄉的, 可以認祖宗的. 我們就悲了...

夫人: 其實問題在於讀了回來後沒有學術環境強逼他們做研究. 到後來全都是半桶水.

二樓: 他們那裡會自己拿錢養?當然是我們的錢.

黛絲: 別動氣, 人豬殊途, 別在意.

黛丝 said...

我不在意他是老粗,坐第一把交椅。。。
只是不服气,凭什么他从某间大学接过博士学位?
而我们必须死撑烂撑的挨上三,四年只完成一个学士?!

你让我叫他Dr., 我真叫不出!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你太看得起我们自己华人了。
如果你在10年20年前讲这句话,我完全撑你。
不要忘记,污桶黑社会政权下的产物,金猪精英才是掌握bolehland金脉的群体,所以缴税多的,不一定是华人。享受税金好处最少的,才是华人。
这群金猪才是天之骄子。位子,票子,面子,都是在华人之上,接受现实吧。

Botak said...

黛絲, 慢着, 我有點 outdated, 妳在說某一個特定的人嗎? 是誰?

二樓: 我們繳稅已經比他們少了嗎? 他們無可否認控制了許多企業, 但都是靠著那30%來的, 除了小部分的所謂精英, 大部分馬來人還是和我們差不多.
不過不管繳稅多少, 我們沒道理只繳不用, 錢都去了養豬. 所以我說我們是養豬. 不管繳多少帨都一樣.

黛丝 said...

哈哈。。。借题发挥nia。。。
是某个人物,无关痛痒。。。

谁叫你写这篇?我只是无乱发噏疯nia。。。。。
算了!

小傻强 said...

韩国佬没看头,讲韩国妹啦 ^^

late seeker said...

其实不少马来人的确很有料,但可惜就如botak兄所言,他们毕业回来后没有所谓的研究环境逼他们进步,成了半桶水。他们有的变成manager,只会指挥学生大量生产paper;有的变成政治家,忙着勾心斗角搏上位;有的变成生产家,生了一打又一打的国家未来栋梁,然后上班时把他们带去大学office跑来跑去。

依然对研究和教学满腔热枕的讲师,很少。

Botak said...

黛絲: 我在寫我的同學嘛.....

傻強: 回去看A 片啦. 死鬼

LATE 友: 對極. 讀了回來不用做研究, 大學教授升級還靠考試!!像小學老師!!所以沒有人寫論文的. 我以前好像有一篇貼文說過這件事, 叫着什麼一年兩篇論文太多了...

Botak said...

LATE: 找到了. 去年(2008)11月17日的貼文, 對這個問題討論過, 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late seeker said...

在你部落潜水已久,那篇文章早已经看过了。

果然是学者,对着墨之事依然记在胸怀,随时引用、参考。不像有些博客写评论文章就如自慰,想爽就射,射完就不了了之。

Botak said...

LATE友, 我絕對不是學者, 學者做學問十分嚴謹. 我太浮誇了.

late seeker said...

就知道你不认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