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June 2009

那激情燃燒的歲月 (二)

小葉讀的南大是風起雲湧的南大. 他一進去就馬上參加了學生會, 一個華校生為主的左傾組織. 當時華校生和英校生陣營是很分明的. 華校生多數左傾, 為社陣的死忠支持者, 視林清祥為偶像, 平時故意穿帆布鞋上課, 以顯示自己草根, 和英校生擦得光亮的皮鞋形成強烈對比.

當時的大學生是很活潑的. 在創校人陳六使發表演講時他們總在台下吵鬧起鬨, 氣得他吹鬍子. 陳六使無論在抗戰或辦南大都出了不少錢. 他演講用福建話. 多年以後, 小葉倒很懷念他.

然而現實因素告訴小葉他不能參與太多的活動. 他得畢業回大馬, 找份工作養家. 他開始發現他‘左’了那麼多年的後遺症: 英文太爛了. 工商科的參考書全是英文版. 他開始羨幕英校生. 他讀英文的方法就是當時最流行的讀字典. 當然越讀越糟.

但小葉雖然英文不好, 讀書卻是非常有天份. 他那一套做筆記的功夫更是一絕. 雖然後來他想教我, 我卻怎麼也學不懂. 1963年2月, 警察衝入南大校舍, 對激進左派進行大逮捕, 出現扭打, 許多女同學也給打得頭破血流. 那是左派與政府對抗的高潮. 同年年底, 小葉以全系第二名的成績畢業.

過後李光耀政府取消南大創校人陳六使的公民權, 并關閉學生會. 林清祥等人在內安法令下被捕.

商學院畢業的小葉當然必須有亮麗的皮鞋, 綁着當時流行那種細細的黑色領帶, 躊躇滿志的他其實心裡的中國夢並沒有熄滅. 商學院的同學大多是右派, 他得和他們混在一塊. 但是在他心裡, 偶像還是林清祥, 陳平和毛澤東. 他不知道的是, 他這一輩子沒有機會去中國.

應聘時小葉吃盡了苦頭. 人家一看他是南大高才生馬上就叫他去面試, 誰知道一說英文, 小葉的舌頭就打了結. 他開始後悔怎麼當初背的是唐詩, 唱的是中國革命歌曲, 而不讀莎士比亞. 他不知道的是, 這對中文的喜愛, 是在他血液裡的遺傳因子.

失業了7個月, 最後他經人介紹在新加坡一所銀行謀得一份工作. 1965年, 新加坡脫離大馬, 李光耀在電視直播中對新加坡人解釋獨立實屬逼不得已. 說得聲淚俱下. 然而, 好笑的是: 外面新加坡人卻在燃放爆竹慶祝.

李光耀不想脫離大馬, 新加坡人卻早已對巫統忍無可忍了.

小葉幹了一年, 銀行把他調回去大馬, 在怡保的分行落腳. 1967 年, 他回太平娶了他青梅竹馬的女朋友. 1968 年, 他的光頭大兒子出世, 也就是後來神勇無比, 唯恐天下不亂, 以罵人為快樂之本的 Botak.

10 comments:

薰衣草夫人 said...

原来儿子是得到老爸的遗传,青出於蓝更胜於蓝吧!

西西留 said...

好文章!原来是这样哦....老爸的传记。请继续这个故事,很精彩

老 头 said...

接下来是要写botak正传了吗?

Alice C said...

幸好botak 爸没和林清祥一起被抓,关个十年八年,不然世上就没有botak了!

Botak said...

夫人: 不, 我和我爸很多地方不同...他屬於那個時代. 而且他其實不是很活躍, 口頭上活躍而已, 有心無力, 實際上不太敢...

西西留: 不錯, 是我老爸的故事. 主要寫為何我少年時和他在對中國的情意結上有代溝.

老頭: 不了, 我老爸的大概還有兩篇就完了. 我的故事都不值得大書特書. 我也不太擅長寫故事. 我在英國讀書的記述在流浪日記系列.

Alice: 哈, 妳太抬舉了, 那老傢伙其實連遊行都不敢, 只敢作個默默的支持者.

瀚权 said...

请问令尊大名?

老颜 said...

所以这两篇是前传。the born of BOTAK。

革命歌曲真的超好听,我老爸年轻时也搞乐队,不过他参的是军铜乐队,经常在家吹奏一些革命乐章,为我的中国情意结埋下了小小的种子。

Botak said...

翰權: 老傢伙在1994年去世. 打不到電話給他, 不知道他是否同意向人家披露姓名. 不過如果你是屬於他們當年那個小圈子那也容易知道.

老顏: 其實那個時代每個人都懂些. 我只是覺得怎麼人家那時候的中學生這麼猛料, 我們現在的大學生像白痴.

小傻强 said...

孙悟空出世了!孙悟空出世了!

Botak said...

傻強: 對, 有蕉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