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 June 2009

那激情燃燒的歲月 (一)

那是個大時代.

“湖水洋洋, 山色蒼蒼, 地靈人傑太平文物冠殊方, 喜吾華族, 聯合一堂, 培才育德桃李花開久騰芳…” 這太平華聯中學的校歌, 在這霹靂州寧靜的小鎮的校園裡迴響着.

那時大概是1957或58年吧, 小葉鼻樑上架着當時流行的黑框眼鏡. 他們一群高中生所唱的, 可不完全是校歌. 他們最喜歡唱的就是當時的禁歌, 即從中國那邊傳過來的革命歌曲. 如義勇軍進行曲, 東方紅, 等等.

他們總在三更半夜, 趁父母都睡了, 用老爺收音機的短波 (SW), 偷偷收聽當時中國北京中央電台在雲南邊境, 向東南亞的廣播. 這在當時的華校生來說, 是相當時髦的. 每當那字正腔圓, 激昂又帶有煽動性的音調混合着沙沙的收音機聲, 指責英帝國主義和支持馬共時, 小葉他們的熱血就沸騰起來.

那也剛好是和馬共打得天昏地暗的時刻. 國家剛獨立, 馬來人的地位受保護, 華人因馬共的關係被邊緣化, 二戰剛結束十幾年. 想到華人因參加抗日軍而遭受許多磨難, 出賣國家的反而做了主. 而最後民族英雄被迫走進森林, 這些受華文教育的很多在思想上不能對國家認同, 轉而在大中華圈子尋找一種民族自尊.

結果當時新興起的中國, 彌補了他們思想上的缺陷. 當時通訊不發達, 這些華校生也看不到中國到底真正發生了甚麼事. 只知道中國解放軍有本事在韓戰把美軍逼回三十八度線, 并通過當時偷運出來的人民畫報, 看到新中國的各種彩色繽紛的建設, 他們相信了他們所看到的, “中國站起來了”. 他們也開始對新中國嚮往, 許多還準備 “回祖國參與建設”.

總有幾個黑暗的夜晚, 小葉他們會向意志堅決的一些同學揮淚道別. 這些高中剛畢業的年輕人瞞着父母, 不辭而別, 漏夜從太平乘火車到新加坡, 乘船經香港回內地, “參與祖國建設”. 你不得不佩服短波收音機和人民畫報的力量. 這些人起先還會寫信回來, 說 “生活甚苦, 綁緊褲帶為革命”. 後來就沒有了音訊.

這些年輕人不知道的是: 當時的中國卻是新中國歷史上最苦的時候: 從1958到1961 , 是瘋狂的大躍進大飢荒時期, 偏偏也是對外宣傳最熱烈的時期. 這是小葉多年後才知道的. 而這就是他一些燒壞腦的朋友回祖國的時期.

小葉不是沒有理想, 他也想走. 但他是典型好男人. 先是不捨得父母, 然後又不捨得青梅竹馬的愛人, 這麼多不捨得, 當然不是搞革命的料. 高中畢業後, 1960年, 他南下新加坡, 進了當時號為左派大本營的南大. 搞笑的是, 他這自命老左的人, 讀的是商學院的工商管理.

注定了他以後左右為難.

8 comments:

老颜 said...

我想起了在京时看的京派连续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绝对能与你这段燃烧岁月起呼应。

有年少激情,有欢快的革命歌曲,有那时候的吉他斗唱~

Botak said...

老顏: 寫這短篇連載的目的, 是想讓年輕一輩知道當時的背景. 許多人不明白為何他們的父執輩有種強烈的中國情意結. 其實啊, 何止情意結那麼簡單? 我是夾在中間的中生代. 就讓我說說歷史. 哦, 不, 是故事.

· 康华 · said...

小时候,我父亲也时常听北京电台。

小傻强 said...

介绍大家一部中国连续剧:潜伏。

黛丝 said...

这首也是我久违了的校歌!

Botak said...

黛絲: 妳是太平人?

黛丝 said...

怡保出世,太平成长。。。
怡保定居。。。

我想我老爸可能会认识你老爸吧!
他也是那几年的。。。
差点去了南大。。。

Botak said...

對, 他們太平那個圈子小得很.
不過還得看華聯那一年畢業, 否則未必有印象. 如果是南大生又不同. 比如, 第幾屆畢業生, 甚麼院校, 姓甚麼的. 好找得很. 因為當初南大的學生真的很少.(跟今天比)
我童年時常去太平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