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June 2009

那激情燃燒的歲月(三)

轉眼間, 小葉變成老葉, 小Botak 也變成大Botak.

自小我就從父親那兒學了許多的中國革命歌曲, 琅琅上口, 卻不甚知其意思. 老傢伙神秘兮兮的說: 別唱太大聲, 警察抓的. 也許吧, 但禁歌卻禁不了多久, 1974年馬中建交, 1979年中國宣布改革開放. 頓時, 他那些所謂禁歌轉眼間唱片行有得賣了. 笑死我.

這就叫此一時彼一時. 歷史, 往往在開我們的玩笑.

八十年代, 中國羽球隊重回國際羽壇. 老傢伙聽收音機的現場廣播, 叫得聲嘶力竭. 我偏偏支持大馬. 他倒說了一句我很佩服的話: 你愛國沒有錯, 但你別管我.

89年, 天安門事件爆發. 我拿着報紙衝着他問: 你覺得中國這次做錯了嗎? 他突然間像蒼老了很多, 臉色痛苦的說: 錯了, 中國錯了.

但後來我發覺其實我老爹他並不左. 只是他自己分不清, 到底當初他是支持一種政治主張, 還是民族情意結作怪? 就比如, 其實陳平對我父親來說根本只是民族英雄, 你要是讓馬共成功, 恐怕他還會犯猶豫呢. 很多那時候的老人家, 在許多立場上是很矛盾的.

然而我家的老人卻比別人立場清醒些. 從小, 我父母就整天和我說 “我們中國人”, “這是中國人的傳統”, 導致我有比別人清晰的觀念: 中國也代表了一個民族, 而不只是指一個國家, 我只是在國籍上是大馬人. 這種超越國界的中華民族觀念是他從小就深值我們腦海的.

老傢伙的家教是很 ‘儒俠’的, 一點也不士大夫. 由於他整天罵粗口, 就從小教我,“大丈夫不拘小節”. 家裡時常開罵 (包括母親, 到後來的弟弟, 妹妹), 別人還以為是私會黨人家, 蔚為奇觀.

小學時, 他就口述金庸給我聽, 後來又加上二戰時期抗日的故事, 結果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和郭靖黃蓉死守襄陽城就被我混合在一起了. 我的父親灌輸的這種: 只要‘大丈夫有所為, 寧死不屈’的價值觀一直影響我很深. 所以從小我就懂甚麼是氣節.

但在大馬, 我和他抬槓的時候較多. 九十年代初, 他就和我說: 看吧, 中國會主辦奧運. 我嗤之以鼻: 算了吧. 他說: 不, 中國有天會拿總冠軍, 到時我們一起去看.

1994年10月, 接到惡耗後, 我便趕下馬六甲, 他被裹在黑袋裡, 放在警察的吉普車上. 我打開袋子, 看着他, 心裡許多問題還是沒有答案. 我感覺到老頭在追尋一種東西, 但是很可能他也不知道是甚麼. 是否大馬華人都在追尋, 都在矛盾中跌跌撞撞?

我沒想到的是: 他多年來對我的潛移默化, 已經留下了一顆火苗在我的意識裡. 七年後, 我到了英國, 老葉的火種又重新開始繼續燃燒. 我對他向來追求的東西竟然不知不覺做了延續.

18 comments:

老颜 said...

今天是六四纪念日,大家向89年那些学运分子致敬吧。没有他们,哪有今日中国?

我们家老头如今在大陆那头大抛书包,说了些很好笑的话,比如说饮水思源,这和血洗马来剑的言论,如何平行,如何兼容?

庄严立湍 said...

博大兄,读到最后我的眼睛湿了。。。

Botak said...

老顏: 希望他別走錯路, 過了隔壁蒙古....

莊嚴: 別哭別哭..還有下集..

二楼后座 said...

我个人立场是中间偏左。或许是邓小平情意结吧,我到现在还不认为六四是中共的错。第一,当年如果只靠那些学运分子,六四只是一场普通的示威,他们背后那群西方的资源才是主导这场悲剧的搞手。这些西方幕后搞手要的不是中国的民主,而是第二次中国内战,要不然他们哪有理由和缺口再次挥军长驱直入摆平北京。第二,平息国内动乱不止是中共会做,老美当年还不是为了各自利益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南北战争。世界的黑人可以一天到晚叫老美道歉吗?再说,难道当年欧洲列强和鬼子到处殖民落后国家的时候是靠谈判的吗?还不是枪风弹雨,滥杀无辜!为什么今天就没有人呛他们。如果当年民运分子是胜利者,我想90年代中国创造的不是经济奇迹,而是比90年代的俄罗斯还悲惨,后果就是鬼子永远的娼妇,被鬼子吊足一辈子两三代还感我皇恩的李登辉所说的中国七块论得到实现。没错,中国需要民主,中国可以民主,中国会民主,但是中国的民主需要时间。

薰衣草夫人 said...

虽然年代不同,对同样的事看法不同,甚至行动上也有所不同,但你们父子心中有着同样的火苗,不是吗?

老颜 said...

二楼后座,你的言论真极端。

想请教,你假设学运分子赢了那场民主之战,中国就没有经济奇迹,且还会比俄罗斯的下场还悲惨,这个逻辑从何而来?

二楼后座 said...

老颜先生,我没有说我不赞成中国民主,而是当年的方法和时间错了!看看俄罗斯太快的民主是什么下场。国家经济一团糟不说,当年从俄罗斯(苏联)分裂出去的国家今天变成西方围堵俄罗斯的前线,讲得不好听,炮口就在你家家门和后院。而我的逻辑是,当年中共的对手其实不是民运学生,而是西方,而西方的用意不是中国的民主,而是一个弱势的中国。学运的学生们只是两大势力的替死鬼。(恕我对当年的冤魂的称呼不敬)中国共产党把民运镇压下来,间接是把西方挡出去。没有一个完整和国土和稳定的政权,要搞好经济,等于痴人讲梦话。要完成大我就要牺牲小我。这个国家贪不贪污和有没有人权是另外一回事。我们的什么都boleh的国家有民主啊,但是有人权和清廉吗?最后,我的用意很简单,我是希望中国是一个强大的中国,不是一个一天到晚都跟人家道歉的中国。(鬼子和西方当年屠了这么多人,你不见他们去道歉)只有一个强大的中国,不管是共产也好民主也好,中国人(包括我们这种在国外身份不清不楚的华人)才不会被人看贬,这是我在国外的经验。在日本,只要你是黄皮肤的,管你能力有多好,鬼子就是觉得你们低他一等;看到当年送他两可原子弹把他们家铲平的老美就恭恭维维,笑口常开。你说,我是极端呢还是怎样?最后,我要向botak兄对不起,对不起利用你的平台发表了一堆个人没有用的意见。botak兄,真的不好意思。有机会,回山城请你去海外天吃林哥鱼,或者布先盐锔蟹,如果不介意,喝杯新源隆白kopi雪。(都不知道现在这些餐馆还又没有)

Botak said...

二樓後座: 沒事沒事, 我這裡是大家討論的地方. 你也是怡保人? 好, 我回去一定找你.

也說說六四.

示威開始之後, 如果說有外國勢力插入的可能那我不反對. 但在示威之前的醞釀則純粹是中國對民意壓迫了太久的結果. 我們不能讓民粹主義拉着鼻子走, 否則和馬來前鋒報沒甚麼兩樣.

六四是個悲劇. 不只對民運人士, 對中共也是. 因為就在逐步開放的時候, 黨裡很多人都不知道底限應該在那裡? 那時裡面的保守派勢力還很大, 而這群人是刀口裡活過來的, 除了蠻幹, 根本不知道甚麼方法可以平亂.

如果當時學生有聰明的策略, 示威了幾天就撤退, 然後再示威, 再撤退, 長年累月下來, 很難說民主不會逐漸到來, 趙紫陽也不會即刻下臺.

你以為外國勢力在組織嗎? 錯了. 要是有組織, 就不會亂成一團, 當時天安門有人要走有人要留, 沒有統一性, 有的學生更加當成camping. 看看泰國的紅黃軍團, 你就明白甚麼是有外國勢力組織.

在六四, 外國勢力只是幫助他們逃亡. 這倒是好事.

導致悲劇的另一個原因, 是哥爾巴喬夫當時在中國訪問, 本來鐵定在5月底巡視天安門, 因為示威而取消, 中共那群軍人出身的幹部早已憋了一肚子氣.

還有, 其實開槍的不是北京軍團, 北京軍團說明了不開槍, 學生也達成協議撤退, 可是由於在聯繫上有錯誤, 楊尚昆把出名牛的川軍調了進來. 這群川軍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發展, 以為他們真是來平亂的, 一進來就對正在撤退的學生開槍.

所以, 學生是在撤退時被射殺, 而開槍的是川軍. 不是你們所說的甚麼北京第幾軍.
也有一個說法, 是中共裡的強硬派硬要開槍來個下馬威的. 只是不知道傷亡會如此巨大.
總之, 是悲劇, 我一直相信, 如果有人組織妥當, 恐怕現在中國也不同了.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谢谢您的谅解。其实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去山城了。不是不想回,而是我们这种apa pun tak boleh的人没用勇气回去那个apa pun boleh的地方。不要说回去,我连大使馆也不敢去。这里的大使馆,做事慢也算了,里面的鬼子职员,有样学样,比bolehland国内的公务员的态度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那只肥猪大使,我结婚注册的那一天,如果不是我自己的大日子,我当天就想把自己的护照在他面前撕毁然后丢到他脸上。因为在国外注册,所以需要大使当面宣誓和签字。这条肥马铲,大摇大摆地进来不说,一副为什么要浪费我的时间的态度,在那边问长问短,最后还竟然在我的朋友面前问我为什么不回国娶bolehland姑娘,国外女性有什么好。其实我很想跟他说,如果我现在脚踏的不是鬼子的地方,我当场就去申请这个国家的公民。如果我不是华人,你会讲这种烂蕉话吗?我娶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的任务是宣誓签字,不是放屁。而且,我更想跟他说,我很爱大马,但是我就受不了bolehland政府,和一天到晚又举又舔那支长得跟大老二没两样的马烂剑的马铲!botak兄,我看我们还是找个机会在anfiled看看the reds derby好一点。新源隆白kopi,离我那么近,但是又觉得它好遥远。写道这里,突然间想到顾城的两首诗-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远和近: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远,你看云时很近。唉,我又长编大论了。

Botak said...

二樓後座: 你在地球那裡?

二楼后座 said...

鬼子大本营,东瀛。

老颜 said...

二楼后座先生,如有冒犯,请多原谅,只是针对事件出发,并无他意。

我同意botak兄说的,天安门示威活动的酝酿背景,来自于中国经济疲弱,贪污滥权极度猖獗,学生们普遍厌恶官府作风,终借着连串追悼胡耀邦活动的情绪高涨而爆发起来的,却不是西方势力在背后发功催起的。

要求自由、民主的时机是操之过急了,但如以维护国家主权、赶尽西方势力来强行镇压那场运动,理由未免太糙了。维持稳定的政权以发展经济的理论,是邓小平的得意作,他使得大群人逐渐认同他的强行压制行之有理,让人不得不佩服他在意识形态控制方面的过人硬功。

马哈迪可欣赏邓的那一套了,还偷师了不少,使得马国的民主情况一直暗中在开倒车。而如果说政权稳定后经济就能得到好发展的话,那今日马国真是一大失败的例子:主权一直在手,经济却越搞越烂,滥权贪污的例子还绵延不断。原因是什么呢?因为缺少力量相当的监督群体啊,过去大家都被老马和其控制底下的媒体蒙了,所以都只看到经济的发展,却没能看见华丽外衣里的腐朽。

另外我觉得,尽管今日中国的经济红红火火,国力强盛,但中国人的国际地位却因此强大而骄傲起来了么?不再被看贬了么?事实上恐怕不是。如果情况有所改善的话,恐怕只是少数大富人家或官员子弟把,或那些认为我们中国强大了所以我该骄傲的人。

但你只要去中国走一趟即可发现,在国内,认为自己命贱的中国人,只怕仍然过亿。

我认为,很多中国人在海外普遍被看不起,是因为大部分中国人先看不起自己,活得没有尊严,或不觉得自己能够享有尊严的沐浴所致。因为文革,因为六四事件,都让人觉得自己生命在政府眼中形同蝼蚁,且必须承担随时牺牲小我的风险,你想你家人都没把你的命当命了,你人在海外,还能怎么骄傲?

政府对历史罪责道歉,未必见得就是弱势政府。德国政府诚心对屠杀犹太人做出道歉并赔偿、加拿大政府对建设铁路华工的无理剥削做出道歉声明并赔偿、美国众议院去年也通过决议案,对曾经强迫黑人充当奴隶而做出道歉...

他们因为道歉后,被国际社会瞧低了么?反之,这些例子,证明了只有诚心面对历史,尊重生命,才能站得直,活得壮。

请多指正。

adREAMERamAKER said...

读你文章,和众人回贴,发觉思想甚接近,乐!

小傻强 said...

到了像我这辈的只有香港情意结,因为都是看周润发的连戏剧和听谭咏麟的歌长大。

庄严立湍 said...

二樓後座:“只有一个强大的中国,不管是共产也好民主也好,中国人(包括我们这种在国外身份不清不楚的华人)才不会被人看贬。”

感同身受!

二楼后座 said...

老颜先生,哪里哪里。在讨论的世界哪有冒犯不冒犯这回事的。我又不是马铲前疯报,或bolehland执政党,一言堂。吃得咸鱼抵得渴,(广东话)大家有不同的意见才有意思。有讨论,才会擦出火花,才会增长彼此的知识。很开心可以借botak兄这个平台来交换一下大家的看法。感谢botak兄。

二楼后座 said...

今天在报章上发现了一篇文章,不管它的内容是对是错,至少也是另一种声音。分享一下吧。



六四过后谈六四 2009/06/08

中国天安门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已然过去,香港人参加纪念仪式创下新高,无论游行或烛光追悼会都“盛况空前”,他们要求中国政府交代究竟是何人下令武力镇压手无寸铁的集会人,以及究竟死了多少人。


一言以蔽之,示威者唯一结论就是:一切都是中国政府的错,集会者完全没错。

从未为中国政府设想

学生为什么在天安门广场聚集,且越聚越多,原因已无须赘言,大家都已知道了,所“不知道”的是政府为何要用坦克去辗正在睡觉的学生,又为什么要用机关枪扫射惊慌逃命的学生。于是,十多万香港人要中国政府交代“为什么”, 由于中国政府一直没有交代,20年来,香港人就一直要问下去。

然而,只问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开枪,却不问是什么理由逼得政府下令开枪,从不为中国政府当时的处境设身处地去想一想,只会每逢6月4日就游行示威,办烛光追悼会,这样的态度实在过于偏颇、不公允,这是莽撞行为。

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学生于4月中就在天安门广场集合,不肯解散,人数反而越来越多,到4月底竟有二三十万,此后人数也逐渐增加。

进入5月,学生完全没有妥协态度,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公开肯定学生集会是爱国行动,并亲临现场请学生停止绝食和解散,但学生毫不为所动。学生的态度就是:你(中国政府)非无条件投降、全盘接受我们的要求不可。已摆明无可商量了。

5月中开始,政府调派军队进城打算驱散学生,却反而接二连三被学生驱赶。

试问在这样情况下,能说中国政府不是对学生一再忍让吗?但学生丝毫不让。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下台,即如泰国前首相他信和沙玛那样解散政府,在示威群众胁迫下下台。但中国政府怎会自甘下台?

第二个选择当然就是应用武力来驱散学生,学生既然不吃敬酒在先,只有叫他们吃罚酒。要驱散数十万已聚集了一个多月的人群,又岂是公安或镇暴队之类的人发发催泪弹所能做?当然非出动军队不可。

各国城市相继示威

与此同时,天安门静坐、绝食行动影响巨大,全国各大城市也掀起大规模的学生游行示威,进而带动许多市民参与。中国政府若仍然忍让,难免威胁到它的地位,几经艰辛才建立起来的政权能就此“收档”吗?香港人没想到这点?

六四前夕,坦克进城,本来就应该察觉到箭在弦上之危,学生领袖究竟是没有这种危机感,抑或故意陷数十万学生于险地?烛光追悼会的人有分析吗?

还有一点就是,六四惨案后,学生领袖如王丹、柴玲、吾尔开希何以能独善其身,在重重包围搜捕下安然逃出中国?办游行、烛光会的人可有想一想?

不说阴谋论,也不说外人操纵,反正没有人相信,但学生领袖不懂得见好就收,一味蛮干到底,历经一个多月仍不愿收手,他们对引发六四事件果真没有一点点责任,果真完全没有错,全都是中国政府错?

20年了,连吕秀莲和马英九都说别用六四眼光来看中国,除了不愿看到中国强大起来的人外,各国都期望中国带领全球克服经济危机,眼看中国不久后会成为第二大经济体,香港人何苦偏要为难中国?

小馬 said...

botak兄,
看了你和老顏二樓三方論劍
又勾起十幾歲時追著報章電視留意六四新聞的歲月,
你們的邏輯真清晰,佩服萬分。
像我這輩歷史感薄弱,幸好有你們這些文字灌頂,請務必繼續寫下去。
老葉若知道你將他的火苗寫成這般文字
想必也會欣慰。

我會常常來這裡坐一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