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 June 2009

125億狂想曲

PKFZ——醜聞——125億馬幣. 2700萬人民, 每人可分得463馬幣.

大馬有史以來最大宗的財務醜聞. 市面一片寧靜, 只有偶偶細語, 小聲抗議, 大聲閒話家常. 除了政客與博客, 大體上, 一片沉寂.

似乎沒有人怎麼樣在乎, 到底國家浪費了多少錢, 還有多少錢可浪費. 暴政之所以可以持續, 很大原因在於人民不覺得事情的嚴重.

其實有太多的事我們可以做. 但我們總是搖搖頭: 是這樣的咯! 然後很阿Q的說: 下一次大選你就知道, 哼哼.

所以政府可以用流氓把合法議長抓出議會, 可以以任何藉口抓任何人. 反正, 最多嘛, 你們不過幾個人上街罵一罵, 穿穿黑衣服過過癮. 你們真的能把我怎樣啦 ? 可憐那些民主的開路先鋒前仆後繼, 被帶上手銬, 穿美麗的橙色睡衣, 而大多數的人卻還在等別人替他解決事情.

別自己騙自己哦, 我們覺得現在已經轟轟烈烈, 熱血沸騰, 是因為我們屬於這知識份子和博客的小圈子. 外面的真實世界, 其實是相當冷清的. 大多數的人, 還是麻木的感覺不到事情的緊迫和嚴重性. 這就是致命傷.

308是個開始, 對的. 但是, 如果這就是群眾對於125億的態度, 那我敢說, 民主是不會這樣輕易到來的. 我知道相比以前, 民智已開, 我知道人民現在懂得說: 下一屆大選你就知道! 但是, 別鬧笑話. 很可能等不到下屆大選, 就不知甚麼事會發生了.

我們要的是: 馬上有人需下臺負責, 反貪調查即刻開始, 有人需負法律責任而進監牢, 就算他是前國家領導人也不例外! 還有, A了的錢要吐出來. 可以嗎? 如果這些事情不發生, 就要用必要的手段使它發生.

反抗不一定要示威, 但是要讓政府知道我們憤怒. 比如, 罷買報導不實的報章; 比如, 寄成千上萬的投訴信抗議; 讓交通部變廢紙廠; 比如, 用抗議的郵件讓反貪部的網路癱瘓, 比如, 每一輛車的窗口都貼上要徹查125億的口號. 比如, 以國內無司法公義為由, 鬧上國際法庭, 讓大馬的名字響徹雲霄. 這些都是手段, 如果是全民運動, 他們可以抓多少人? 他們怎麼抓人?

當然, 你可以說Botak又在英國發神經亂說話. 如果你們認為這種想法太 “激進”, 那請不要羨慕人家的民主. 我們之所以沒有, 因為我們覺得不需要.

我知道我知道, 我是說笑的.

13 comments:

· 康华 · said...

你没见为了公布这份报告,稽查公司、反贪会、部长、港务局主席、内阁、首相等人把一粒球踢来踢去,深怕自己惹上麻烦。

如果真是证据凿凿,为什么怕公布报告?怕被人告?我想不明白。

雅征 said...

大马国民都很“宽容”。这是用五十年磨练出来的。

lkf said...

韩国学者金善赫在《韩国的民主化政治:公民社会的角色》一书中指出,民主化包含了三个独特却又可能重叠的阶段:威权政体的松动,民主转型及民主巩固。把这套理论放在我国的语境,则可以清楚看到308后我们不过处在第一个阶段。马来西亚的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确实大马怕事的人占了大部分。。。
民主。。哈哈哈哈哈哈哈

lkf said...

人民会觉得害怕是因为执政者不断制造白色恐怖,所以没必要嘲笑人民。应该谴责制造白色恐怖的执政者。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比别人勇敢,自己就多做一点。其实也不需要多很多,如约一群朋友穿黑衣,喝kopi-o就可以了。
Botak,如果你在英国约一群朋友穿黑衣、吃黑、喝黑,说不定马汉顺会飞去英国请你们吃饭。

薰衣草夫人 said...

有时候看你的文章,会有同样的激动,但之后会深思,我们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我也有孩子,我们这一代的父母要对孩子的下一代负起贡任,许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是,我们该怎么办?
我知道我们的力量斗不过蛮力和暴力,但我深信人民的力量是永恒和永不妥协的.没有穿黑衣点蜡烛,没有举布条示威,并不表示那个人心中没有愤怒,只是个人的表达方式不一样罢了.

Botak said...

康華: 牽涉在內的人太多了. 如果有一天爆出來, 我相信會嚇每個人一跳.

雅征: 倒未必. 只是奴性重了些.

國華: 對. 前面的路還很長. 主要在人民的醒覺. 老實說, 馬漢順要是在我面前出現, 我可能會吐他一臉. 一個埋沒良心扭曲是非黑白的人該被扁. 我這人很堅持, 有些人就算禮貌上我也不會握手的. (所以我shot的, 哈)

Angkuku: 我覺得是習慣性的怕事. 習慣了.

夫人: 千萬別看了我的文章心臟病甚麼的, 當我開口胡言好了. .....
你的兒子感冒沒事吧?

老颜 said...

也许欠少了一些导火线,或临门一脚,比如说经济终于大萧条,百姓极端水深火热而执政者仍然贪污不断。。。

没经过大暴动,一个腐败的政体始终很难短时间内被推翻。

但是我同意你说的,百姓该不断透过各类管道表达愤怒,而非麻木地冷眼旁观!

糊涂侠客 said...

很多人以为投票给民联就是代表国家迈向民主。但是不要忘了,马来西亚的政客还是马来西亚的政客。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人民对真正的民主意识必须提高才不会被政客所骗。

Botak said...

老顏: 大暴動倒未必需要, 但是聲勢浩大的全民運動似乎免不了. 看看台灣就知道.

俠客: 完全正確. 政客就是政客. 民聯也是不太敢去到盡的, 因為他們有太多的顧慮. 只不過在蜀中無大將的情形下, 他們是眼前唯一的選擇.

eric foo said...

拿台湾来比,是抬举了大马。人家已经经历了二次政党轮替,人民普遍民主意识很强。我们?连个像样的在野党也搞不好,民联里面烂人一大票。当然,当务之急是除去国阵,这个我绝对明白。但是当政党轮替真正到来之时,(三年后就发生?!)我们有没有足够的监督和辨识真伪的能力?民主是否真正到来?还是我们只是换了另一个‘国阵’而已?

我悲观的认为,以大马人民惯性被奴役的思想来看,下一次的政党轮替恐怕又要多等五十年!

Botak said...

ERIC: 五十年太悲觀了吧? 不過下一屆大選就可以完成改朝換代就不是很樂觀.

eric foo said...

值得探讨,如果安华还能靠他的谋略延长支持热度,而其他友党又没有窝里反,维持现有的五个州并攻下彭亨`森美兰加上登嘉楼就有可能改朝換代!柔佛`东马两州较难。。。还要考虑到Najis有没有玩臭出动军队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