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2 June 2009

可憐的索馬里人

回教黨的哈迪抨擊回教姊妹不是個回教組織所以沒有資格批評回教.

他說, 不是回教徒的人沒有資格討論回教的事情, 就好像不是抓魚的就不應該討論漁夫的問題, 而上太空的問題應該等美國太空署去討論, 而索馬里人就不適合討論.

老實說, 你不開口我還當你有腦呢. 大馬的政治領袖的素質, 的確非同凡響. 一句話反映了真正的底細. 唉, 這些骨子裡崇拜封閉主義的包頭流氓.

回教對他們來說還是一個行使特權, 掩蓋污穢的架構. 永遠神秘, 永遠不可侵犯, 永遠生活在神權的欄杆裡, 我們裡面誰被壓迫你們不用管, 誰敢批評我們就是反回教, 異教徒. 當然, 回教批評別人是可以的.

這點和巫統倒挺像.

真不知道索馬里人知道了有何感想, 雖然自己變了落後地區的代名詞, 談談上太空總可以吧? 人家差差地也是個和你一樣的回教徒佔多數的國家, 雖然國家窮一些, 社會亂一些, 海盜多一些, 但是…唉唷, 怎麼這樣踩自家的伊斯蘭兄弟?

說不定過兩年人家做海盜賺了點錢也和你的巫統弟兄一樣買張機票上太空? 你不給啊?

既然這樣, 那拜託你們別批評人家西方社會, 別叫非回教徒包頭, 人家穿得清涼些別一邊偷看一邊叫人tutup aurat. 文明社會的文化, 你們不適合談. 回到自己的籠子裡去吧.

所以, 你的意思是說, 不是回教徒的, 以後就別投回教黨了, 對不對?

14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呵呵,
不要动怒,看看公民社会的反应也好,反正这只是他们(回教党)的看法,早点暴露是好事,也不一定就这样判他们死刑的。

总体上回教党是做了许多对国家民主与公义的事情很正面的、积极的参与与领导。

但是还是不能抛开一些顽固的宗教色彩,但是不应该因为有这顽固的污迹就看不到她的积极作用。不然我们只能说巫统还是比回教党开明?

老颜 said...

马爷爷式的逻辑,已经深深印入很多封闭者的脑袋瓜里,惨的是,这些人用了都不害臊,还屡试不爽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瞧人家说得多恰当。

Botak said...

PLWAY: 不錯, 表面上他們的確做了一些對國家政治有正面影響的事情, 但是計畫和巫統合拼則說明了他們骨子裡也是個典型的馬來政客.
我的意思是說, 你回教黨可以和行動黨公正黨吵架, 甚至為了原則退出民聯, 這都是正常的, 但是和巫統合拼等于政治思想鬥爭路線的完全改變, 這是不正常的. 只說明他們的政治良知破產, 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明白嗎? 不能因為他是民聯我們就說好話. 寧可玉碎, 不可瓦全. 最多再等多一屆, 也不能忍受沒有一致的聲音.
至於他們本來是神權至上, 就和現代世界不符合了.

老顏: 不管他的宗教觀念怎樣, 這句話突顯了他對民主的認知. 這是可慮的.

Anonymous said...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极了!!!!
说的太贴切了!!!!

这群流氓,没有水准就是没有水准,包太久,不通风,恐怕头壳给闷坏了吧。

薰衣草夫人 said...

说话没经大脑,是种族特性吗?

Anonymous said...

上太空不是买机票,而是船票。因为是搭太空船...


斑马

Botak said...

無名氏: 不會, 聽說那粒 BAK-CHANG 很通風的.

夫人: 我倒不敢說, 有可能. 但本地政客的特性比較像.

斑馬: 多謝指正.

eric foo said...

这篇好笑到不行,我笑到差点抽筋!哈哈哈哈!言归正传。。。包头佬顽固是众人皆知的,不过我们不能忽略了党内开明派的存在。任何政党都有不同的声音,决不是铁板一块。污桶那么糟还是有姑里和沙里尔等开明党员,辞去部长职务敢于批判的再因不也曾是污桶党员吗?
所以,我看到的反而是对民联的一个启发,民联的合作方式是互相制衡的。不象国阵般一党专政,其他的只是喽罗。民联领袖各自表述又互有交锋,证明就算联盟也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当领袖表达意见屡遭友党讨伐后,他们将更小心言行,以后向中间路线靠拢。以争取人民更大的认同。
回教党这次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是真的要和污桶勾结,而是提醒公正党和火箭,回教党已经今非昔比,别再当我是阿茂!

Botak said...

Eric: 不管他們是否借巫統來過橋, 我在意的有兩件事:
第一: 他們的神權治國觀念是大多數黨員的意願, 就算那個反巫統的老聶也是這種棺材派之一. 所以就算他們是在向民聯撒嬌, 原因也是民聯不夠回教化.
第二: 如果對民聯有不滿就恫言加入巫統, 那表示他們的原則破產. 巫統已經不是政黨, 而是黑社會了.
不過在血大夫那邊看到一個相當另類的分析, 認為回教黨自從向中間靠攏後便失去馬來選票. 所以才出此下策. 值得研究.

thepplway said...

老兄、老姐,

用包头来形容,并且标签成种族的特性很不负责任的言论。这已经削弱了你们论点的正确性了。

为什么把回教党与巫统看成铁板一块,问题是我们自己的政治思维没有改变。我们的思想是由我出发,什么都是不要损害我的利益,不要让我包头,所以对包头反感?

谁造成的,马华。。国阵咯当然也有论述不及人的行动党咯。

连我妈妈都知道必须让回教党与公正党赢多一些才能让行动党的华人特色变为全民角度思考问题,也让国阵少了攻击的民联的借口。就可惜各位的言论还是以华人害怕什么来思考,而不是马来西亚人民要抗拒什么?

贪污舞弊是制度腐化的结果,民联必须合作才能还政于民,民联需要人民的教育与匡正思想不要太民族主义,包括偏向华人政党的行动党、与偏向马来人或回教徒的公正党与回教党,当然这三党的合作的空间还是很大。这绝对不能让人民感觉他们要回到国阵的模式里继续的贪污舞弊,暗箱作业。

所以我很厌烦那些从华人或马来人角度看问题的评论,很主观也很情绪化。

鱼米之乡 said...

情绪的适当发泄才不会让自己发疯。
回教党要联合政府就让它政治自杀吧!

国阵50年的统治果然有效,
回教党的政治精英就如此水准。

为了美好将来,
我们继续努力吧。
(打夸腐败政府却是首要条件)

Botak said...

PLyway: 我想你一直迴避了我最主要的論點:
和巫統合作, 不管是否成行, 身為民聯成員, 身為要改革大馬政治的主要份子, 都是代表着態度的180度轉變, 都是不可原諒的. 如果你不了解我說的是甚麼, 那說明了大馬華人社會的妥協因子實在強. 在我看來是不可思義的事情, 還會有人以諒解的態度對待.

包頭是一個形容詞, 我的形容詞. 人家說甚麼我們都容忍, 我們一說些什麼馬上就要自我閹割, 已表示自己在文明社會.

可惜我們還不完全是文明社會. 別用一些馬來人聽不懂的語言來安撫已經十分急躁的華人, 馬來人不知道的. 他們不會感激你的. 明白嗎? 我們只是躲在自己的圈子裡騙自己馬來人和我們一樣有文化, 所以不必太強硬...嗯? 我要說的是: 他們有他們的聲音, 我們也必須有, 別自我閹割.

不是以華人或馬來人的角度看問題. 回教黨如果真的以神權治國, 也不是馬來人想要的. 如果是馬來人想要的, 那就應該立即以華人的眼光看問題了, 因為: 那不是我們想要的.

Botak said...

魚米之鄉: 你是適耕莊的?
不是發洩. 這個年紀了, 我不需要發洩來平衡. 不過我們還是必須講真話.

鱼米之乡 said...

Yes.
真话能让人的情绪轻松。

但讲给不想听的人听,也会让自己起烦恼,所以并不是人人想听,我们的政府就是一个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