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June 2009

戀戀豬豬

H1N1不行, 要稱為豬流感? 一個部長級人馬連這些小事都要直接插手, 可見對豬用情之深.

記得有年我返馬, 在電視上看到國家地理雜誌播放婆羅州的雨林, 當播到山豬的時候突然畫面一閃, 剪掉了.

我莞爾, 怎麼…怎麼了? 豬…不給看?

(她的倩影, 總在朦朧山霧間...)

多年前, 曾有套片叫Babe 的, 描述一隻小豬在農場的遭遇, 也是經過了一番爭論後總算可以上演. 還有當初電視播放香港電視名劇西遊記的時候, 八戒的扮相也引起爭論, 但最後總算還是准播.

(唔...愛的反面就是恨嗎?)

豬對你們, 到底是神聖, 還是污穢? 是那麼的不可侵犯, 連提也不准提, 看也不許看, 還是看了說了會弄髒自己, 以後上不了天堂?

如果是這樣, 那為何硬要把全世界都稱為H1N1的改為豬流感, 讓可憐的新聞播報員每天都重複幾遍? 可見, 你們對豬真是有股欲罷不能的情意結的, 對不對? 哈, 是吧? 認了吧, 嗯?

(愛你在心口難開, 豬豬, 你明白嗎?)

表面裝着不喜歡, 夜裡夢迴, 總要喊他幾百回, 淚濕枕被, 柔腸百轉, 思念綿綿, (我的豬呀…豬流…感呀…) 尋豬千百度, 幕然回首, 那豬已在燈火豬欄處.

不用不好意思, 這點, 你們倒和我們很像. 我們都喜歡殺豬吃豬肉, 可是又叫自己的孩子笨豬, 叫女朋友傻豬. 我們對豬, 都是又愛又恨嘛. 原來你和我們是一樣的. 看來文化隔膜都是政客搞出來的.

(怪不得我們可以做同胞, 真是一個馬來西亞啊!)

12 comments:

二楼后座 said...

botak兄,
你还不明白吗?
它们(在这里要用“它”)把山猪画面剪掉是因为它们要告诉别人它们不是山藩,它们是有文明的,虽然不多。
硬撑H1N1为猪流感,是为了要宣传它们是有很大的感染力和影响力的,不管你在哪里,都要惕防它们。
Babe和西游记的争议,是来自它们不想让人觉得它们有西方的思想,或它们的祖先来自中国。
它们这么用心良苦,你就放过它们吧。

沈兴 said...

豬豬,好吃極了。我的好朋友。

安哥爵 said...

全世界的用词因猪而改.不是阴谋就是脑残.他下世投胎会做猪.

tamiya said...

我和虔诚的穆斯林朋友聊过,猪并不是十恶不赦,都是他们自己弄出来的自我催眠

鱼米之乡 said...

疯牛症,我们杀牛;
禽流感,我们杀鸡;
猪流感,我们杀猪;
人流感,我们杀人?

骂人,我们往往会说:人头猪脑;
部长只是提升了层次;猪头猪脑。

干掉猪头猪脑的人是非常容易的,
只要拿掉拐杖,它自己就会饿死,
哪须要用刀。

薰衣草夫人 said...

从电视上看到那个猪头在babi babi的发表伟论时,我不禁失笑:这个字不是haram的咩?

大王 said...

人家对猪用情那么深,你就别取笑人家了。

小傻强 said...

秃兄妙语如猪呀!

Botak said...

二樓後座: 我還能怎樣? 只求他放過我們, 以後可以繼續吃豬肉而已..

沈興: 我很久沒有吃肉骨茶了.

安哥: 很快我們就會很出名, 因為是唯一一個叫豬流感的國家.

Tamiya: 當然, 豬是人類的好朋友...比狗還好...

魚米佬: 現在是瘋部長症, 我們用C4..

夫人: 用情太深, 不能一日不呼你的名字..

大王: 沒有沒有..咳咳..其實我是感動..

死傻強, 甚麼禿兄? 別給我起新花名, 已經夠多了..

小傻强 said...

哈哈哈!

Eric How, said...

肉骨茶是我國的Special Meal !!!
好吃 !!!
http://pegasuskl.wordpress.com/2009/06/01/ah-wang-bak-kut-teh%e4%ba%9e%e6%97%ba%e8%82%89%e9%aa%a8%e8%8c%b6-old-klang-road/

Botak said...

Eric: 這網站不錯啊, 你明知我在那裡, 別讓我流口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