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June 2009

下班後

今天下班下起傾盆大雨, 當然, 比起咱們老家的那種熱帶雷雨還是差了些, 但已足夠讓老外慢速駕駛. 因為他們的雨大多是細細輕飄的那種. 見到老外們全以差不多60公里的時速在內線爬行, 心裡暗暗笑, 要是遇見了大馬那種前面看不到路, 鏡子白濛濛的大雨, 你們是否都要下車了?

到家下了車, 才發覺車前蓋有好幾堆鳥糞, 大概從昨晚到現在的, 變得太硬了, 連大雨也沖不走. 好, 奶奶的, 糞為財.

輕手輕腳開了門, 卻發覺女兒早已醒了. 見到我雙腳亂蹬跳了幾下, 呵呵的笑. 才五個月就這麼喜歡笑了, 以後會不會整天對男孩笑? 變了傻婆?

進廚房綁上圍裙, 開始切菜. 心裡想, 大馬來人回教共榮圈會否形成? 巫統加上回教黨是否真的括囊了七十巴仙的馬來選票? 那受衝擊最大的應該是公正黨. 他們會不會就此改變路線?

望着鍋裡呼嚕嚕在翻滾的湯, 想到水深火熱的大馬政局. 我想, 回教黨到現今為止仍舊是個神權主義的政黨, 他們現在發生問題, 總好過以後才發生問題吧? 也沒甚麼大不了.

吃飯前, 把女兒的睡椅搬到飯桌前, 然後她會靜靜的看我們吃飯, 因為她喜歡看人家做東西, 所以她以為我和老婆在忙着甚麼. 總要在她不耐煩之前把飯吃完.

洗碗碟時突發奇想, 那吉是否在任首相期間都不會到蒙古訪問? 如果他真的去, 會不會給神勇的蒙古騎士綁在馬後面拖着跑, 作為歡迎嘉賓的新節目? 蒙古拖拉雞?

收拾乾淨廚房, 鳳凰台的連續劇快要播完了. 我癱瘓在沙發上, 抱着女兒, 正在練腿力的她, 把我的肚子都快要踹痛了. 我瞪着她, “喂! 看這裡, 看爸爸!” 她出手如電, 一把抓住我的眼鏡框.

“Shit, KNN, 放手放手, 乖乖!” 她抓得更緊, 嘴唇翹起, 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 最後總算拉開她, 她咯咯笑.

老婆帶女兒去睡覺了, 春天的英國, 晚上八點天色還有微光. 雨愈來愈大, 不知道沖不沖得走那些鳥糞? 要多少次政治海嘯才能完全沖走那些鳥人?

16 comments:

黛丝 said...

隔夜粪,冲走也是有限公司。。。
碍眼吗?还是得铲除那污点!!

女儿很是可爱!!^^

安哥爵 said...

你怎能这样,对着可爱的女儿,尽想那些污秽事?那些人不会对你笑,只有女儿对你笑!
呵呵,原来你还在学做爸爸.

正掌心 said...

Gorgeous!这可是叶兄奋斗下去的动力哪?

tamiya said...

说是无情似有情,远在国外心系国内,看着女儿想着政客。。。

薰衣草夫人 said...

好心你啦,在享天伦乐时别想那些烦事啦,待女儿长大了,你要抱抱她她也不肯!

瀚权 said...

尊夫人不反对叶兄对令嫒口出秽言吗?哈哈

叶兄果真时时惦记国家啊

高猪 said...

薰衣草夫人骂得好!

好心你啦!煮饭就煮饭啦!跟女儿玩就跟女儿玩啦!联想酱鬼多东西拿来烦!

晨灵 said...

我敢说你煮的饭菜一定很难吃.一边煮一边想烂臭的政诒,饭菜没有心,吃亦无味.

Botak said...

黛絲: 謝謝, 她很像我小時候…(嘿, 我小時很可愛的…)

Unclejazz: 沒有沒有, 抱着女兒的時候絕對不會想政治, 你們誤會了….

展興: 應該是吧. 我有很多動力, 女兒是其中一項

Tamiya: 倒未必, 更多是為還在國內的家人擔憂

夫人: 不是我要想啦, 只是想到國內的家人要面對的事情. 女兒以後不給我抱我就看那個小子敢溝她, 女兒十三歲就會買把槍……

翰權: 久處鮑魚之市, 不聞其臭矣.

豬兄有所不知, 小弟通常做一件事卻在想另一件事

晨靈: 嘿嘿, 我的飯…..還可以啦, 不要酸笑我啦

小傻强 said...

可爱。真像你哩,也是botak的。

Botak said...

亂亂講, 她只是暫時 botak, 以後會有很多頭髮的嘛.....

venus said...

呵呵,好可愛

晨灵 said...

看照片,你的女儿头发很稀薄,会不会遗传你的botak?婴儿期说要剃光头发,再用黑狗啤洗头多次,头发才长.

Botak said...

Venus: 謝謝, 謝謝, 得空來坐.

晨靈: 不要嚇我啦, 我已經開始搽紅酒,,,,

Alice C said...

好可爱,如果给这里的叔叔阿姨一人捏一下,脸就肿到不行了。。。:D

Botak said...

太多人了, 爸爸代表給你們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