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4 May 2010

寫在五四

那是一個令人心抽搐的夢

沒有彩色
眼前恍過的盡是黑白
那旗山旗海
齊聲的吶喊
排山倒海

不做亡國奴
他們說
為尊嚴而戰
他們說
民主 人權
他們說
獨立自主 開放的學風
他們說

穿着中山裝的男子
紮着老土馬尾的女子
你看到的盡是單調的黑白
對了
那是1919年啊
那來的彩色呢?

你冷眼旁觀
他們是九十年前的人哪
那不關你的事
那不是你的國家
那不是你的歷史

然後你發覺
那黑白年代
九十年了還是不朽
你發覺彩色時代的人
比黑白的懦弱
五彩繽紛的物慾
掩蓋了黑白簡單的原則

賊抓得慢
鎗開得快
案查得慢
人死得快
反正不關你事
又不是你從十四樓掉下來
突然 你嘀咕
一隻河馬可以干涉新聞自由?
還發短訊呢?

媽的…河馬
怎麼不回到森林裡去?
你跺一跺腳
開始想起那黑白的夢

14 comments:

老唐 said...

叶先生,我不知道你到底跟河马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般羞辱于它?我根本就没见过有长头发的河马!

老颜 said...

写得好!

老唐:只是比喻,河马会谅解的,河马是宽容的。假河马才是可怕的,可耻的。

leejiajia said...

老唐是说波大用河马来比喻那女人是侮辱了河马吧?动物比那些馊渣还高尚得多,用什么动物比喻都只是在侮辱动物而已。

leejiajia said...

人家的媒体会据实报道,这里的媒体只会捧着饭碗,粉饰太平。不上网的人,天天在报章上看到那一对恶心的笑脸,他们哪里知道背后的丑恶,这里的媒体劳苦功高啊!为两只馊渣塑造高尚的造型。

anakmalaysia said...

History is a piece of mirror, we got to look at it and learn from it. Why it took us that long ? Because we don`t care ?

Botak said...

老唐: 唉, 以前用動物罵人不用選日子, 現在人比動物可恨, 連罵人也侮辱動物了. 看來國陣真的豬狗不如啊.

老顏: 沒什麼, 五四週年而已.

李家家: 狗貓都不可以, 河馬又可愛, 那我能用什麼?

ANAKMALAYSIA: It is the spirit of the day that we cherish, 4th May 1919, the day that shaked China and the world.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形容得贴切,河马很霸道的,成年后在菲州极少天敌,只要不爬上陆惹大象就可以生存了。即使河马是草食,但偶尔会把前来河边饮水的小动物拖下水淹死它,自己又不吃只用来喂鳄鱼,用来形容裸死玛最适合不过,即使它是禽兽都不如。

老唐 said...

看过[国家地理]的人都会知道河马绝对不是一种善良的动物,然而,我还是觉得它很无辜!假如硬是要以它来作为比喻的话...
不过有一点大家应该会认同的是:只要一牵扯此物,其它什么国家大事,世界大事(诸如叶兄为文的五四运动)都会因此物而被抢尽镜头而模糊了焦点,议题!甚至于河马妹妹还会因此物而出尽风头。可想而知此物祸害还认真不小啊。

Cinn said...

现有动物防虐协会遍布各个角落,你要是再无缘无故侮辱动物,当心被控告。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文革与五四,皆否认传统,提倡改革,但方向和动机却是相反。
前者是源自手握一切的上层,是为了加强创造自己未来势力的手段,后者出自平凡无权的知识分子,是在否定强大的旧势力。前者向反抗者开枪,后者是向开枪者反抗。
在大马,既然黑手党政权向革了一代人的文革招魂,人民则应该重新让思想解放的五四上路。

Botak said...

大佬 & 老唐: 可是卡通的河馬很可愛的.

CINN: 對啊, 我們別踢着了巫統的人, 會被控虐畜.

二樓: 文革是垃圾一堆, 中國國恥, 如何跟五四比?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botak兄,
所以我没有比,我是让他们当成一个刚刚好地相反。
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应该比我明白。

Botak said...

對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哈哈.

小桂子 said...

听两位的口气好像想搞一场类似五四酱的运动哦!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