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May 2010

法庭狂想曲

法庭內, 空氣凝固.

兜巴星白花花的鬍子好像在噴氣, 一雙虎目, 盯着原告屎忽, 屎忽突然感到十分不自在, 似乎忘了供詞.

“那天他怎麼插你啦?” 兜巴星詘詘逼人.

“他…強逼我給他插…”

“什麼? 你不是自願給他插嗎?”

“也可以囉, 他強迫過後我不是自願囉.”

“媽的. 到底是強迫還是自願?”

法官插嘴, “媽的, 阿星, 別爆粗.”

“媽的, 大人, 你還不是一樣?”

“吊你, 我是大人, 我爆就可以.”

屎忽突然說: “你們別吵好不好, 今天的主角是我啦.”說完嬌羞一笑.

(聽眾吹口哨. 有人大聲叫好, 有人喊: 脫啊, 脫!)

屎忽慢慢的說: “其實哦, 他叫我給他插啦, 那不就是強迫囉. 強迫過後我不就去洗白白囉, 洗白白後不就開音樂搞氣氛囉, 搞氣氛過後不久擦KY囉, 擦完KY不就趴在床上, 翹起屁股, adjust 角度囉.....”

兜巴星血氣翻騰, 衝擊任督二脈, 一雙殘廢的腿竟然有了feeling. “你娘的puki, 這也叫強迫?”

(聽眾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有人尖叫, 有人開始用法庭天花板掉下來的氧氣罩—飛機用的那種)

法官罵, “幹你娘的超駭, 死阿星, 這麼多年來總要跟我作對, 再爆粗我就判你輸!”

兜巴星把文件夾丟向法官, “你媽雞敗, 還好講, 這麼多年, 每一次都判我輸, 要不是不能行走我早就拿刀斬告你.”

屎忽埋怨的說: “你們別這樣好不好, 人家還沒說完嘛. 後來發覺他不能硬, 我就勉為其難, 幫他含.....”

(法庭簿記官口吐白沫…聽眾尖叫歡呼, 舉起螢光棒, 開始做墨西哥人浪)

兜巴星怒目圓睜: “死小白臉, 我知道你是收了錢的, 但是這樣的口供算什麼?”

法官站起來, 急了, “對啊, 臭屎忽, 老大可不是這樣吩咐的, 這樣你要控他什麼罪?”

(開始有聽眾被抬出去, 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喊, 屎忽, 快脫!)

屎忽開始興奮: “都說了他有做的, 哪, 不信, 看我的屁股..” 說着, 動手脫褲. 庭警一擁而上, 包頭老姨扯頭巾撫摸下體興奮尖叫, 兜巴星跌在地上, 法官沖下臺, 兩人扭在一起打起來....

(隔天報章不起眼角落小則新聞: 黑眼華屁股案法庭騷亂, 律師兜巴星和法官受傷入院, 簿記官心臟病逝世, 三位聽眾爆血管住院留醫. 原告屎忽疑被十位庭警輪大米, 證據毀壞, evidence contaminated, 黑眼華無罪當庭釋放)

27 comments:

木子 said...

哈哈哈 ~~ 笑得我眼泪也飚了出来 ~~~
我爱狂想曲 !!

J Sky said...

哈哈哈。。 你的想象力超好!

· 康华 · said...

好剧本,可以拍戏。

弘农德仁 said...

哈!哈!哈!哈!笑死我lia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正擦着眼泪时,突然楼上传来sleeping partner 的吼叫声,发神经啊!!!笑到这么大声。)

Brader!几时出本小说,如“番猪国屎忽传奇”之类的,让大伙乐一乐。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包頭老姨扯頭巾撫摸下體興奮尖叫...
我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

qek said...

写得太好了 赞

大王蛇 said...

根据常理,包头老姨看到屎忽鬼应该是扯头巾下来勒他的颈,同时一边尖叫踢他的下体。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小白脸屎忽被轮了之后吐沫而亡。
庭警的解释是他们没有主动插他,是小白脸自己倒退,他们站在那儿小白脸的菊花就套进来了。(在大马,倒退是很严重的攻击行为!)
后来验尸结果是80%自杀20%他杀,因为不能证明菊花是被硬物一插而亡,应为大马公家机关人员通常都是对政府有利的东西软趴趴,对普通人才能硬起来,跟bn下属的中文和淡米尔文协会一样。
后来又找来英国佬挖你屎蕉兽验尸,结果这个蕉兽伸手进去挖,挖啊挖啊挖了一堆碎纸出来,原来是吞钱吞太多,从喉咙塞车塞到菊花边,结论只能写成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是小白脸他自己没能力消化这么多又要学人吞,现在吞到瓜材,最后案件不了了之,华叔无罪释放,file closed。

结果明天所有的报纸,尤其是星洲南洋之类的,都登“天妒硬材”,“黑眼盖云”。真他妈的奴才!

草禾刀, blee said...

哇哇!有波大唱、二楼和。。。

谁来当导演??

Botak said...

木子: 我sot的時候就會寫狂想曲.

JSKY: (假謙虛) 一般啦….

康華: 有人出錢可以拍. 肯定賣錢.

弘農: 你的sleeping partner會不會阻止你看我的博?

大佬: 唉, 忘了說明是18X

QEK: 謝謝.

大王: 包頭老姨平時壓抑久了, 就會爆發. 你不信叫二樓去和她們調情看看?

二樓: 加上你的就是完整的電影了.

Botak said...

阿草: 你啦!

草禾刀, blee said...

波大酱看得起啊草。。。

只怕不够火候。。。

Anonymous said...

Botak,你真的是天才!

真搞笑!

绿草

苦妈 said...

哈哈哈。。笑瓜我了。。。。
搞到我这个老人家要去医院驳回一身老骨头!

走过岁月 said...

鼓掌!写得好!
很有想象力。

Botak said...

綠草: 我不是天才, 寫肛交劇本, 陷害人家的那位才是.

苦媽: 妳有這麼老嗎?

走過歲月: 糟糕的是, 風雲轉載了...這篇是玩的....

弘农德仁 said...

安啦!我让她看了你的博文之后,她笑得惊天动地的,比我还大声呢。

leejiajia said...

波大,好端端的,做末你又sot掉咧?
果然,惊世骇俗之作都是sot的时候作出来的,正经的时候,创意都睡着了,除了....

屎忽硬要黑眼华插原剧本是醒着时正经创意制作。

Botak said...

弘農: 小心, 別讓她SOT掉了

李家家: 對, 醉眼惺忪時創意最好. 可惜我不喝酒...

A secret man said...

Ha Ha ha! Now important how to let rural Malay know & believe that this is political motivated case?

毛蓉蓉 said...

诙谐‘抵死’超精彩。

我已add你了。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The rural Malays know. It is the benefit that matters

毛蓉蓉: 謝謝. 多來坐.

失败のman said...

看完“法庭狂想曲”,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http://kwin-spiderman.blogspot.com/2010/05/18sx.html “润滑剂广告”。

~w~i~c~k~i~e~ said...

身为霸头等位子的我,不懂做末这次笑不出的....
心里的感受是~剧本残旧,用了再用,这套戏几时才会落画???

Hong C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lex said...

LOL till ki siao

Anonymous said...

Hari ini saya betul-betul ketawa!

TQ.

Nia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