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May 2010

三美大關刀

如果馬華總會長能夠像他學習, 誰敢批評一句就開除, 那相信也沒有黨爭了.

三美已經給頭風重新下了定義, 那是誰都要甘拜下風的. 國大黨在30年前他接位後就應該改名為頭風黨, 因為他把頭風提升到了新的境界. (突然想起了張國榮的 ‘風繼續吹’….)

多年來, 國大黨在大馬政壇的歷史就像那些長達四小時的吉靈片, 有武打, 有激情, 有笑料, 加上峰迴路轉的劇情, 不按牌理出牌的領導層,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基層, 再配上吉靈音樂, 活脫脫就是一部電影.

他最偉大的貢獻是把國大黨帶到老莊所崇尚的, 可有可無, 在即是不在, 做等於沒有做, 沒有做也是做, 與天地同在, 印度人要找卻找不到的最高境界.

我發覺我越來越喜歡他, 就像博客 rights to write 說的, 三美別走, 你走了就少一個人拖跨國陣了. 最好他在離職前再開除多幾個, 並發生些毆鬥, 謾罵, 示威, 抬棺材, 嚎啕大哭, 暗殺之類的吉靈片情節, 民聯就不需要無間道了.

23 comments:

tamiya said...

他啊,就好像全马最鸟的印度流氓啊。。。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乌雪有超过半数的印度选民投票给掴打党让那个一个杂芭懒马来西亚名字的新仔胜选,都是这些人助长semi-value的霸权典当印度人权利。

moo_t said...

别小看唉哟哟, 他可是国大党的土皇帝。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大佬,
好一句semi-value,哈哈哈!

黑面神手持黑色death note,谁被点名谁完蛋,大場 つぐみ(ooba tsugumi)的原作甘拜下风。

botak兄讲的没错,千万不能让他倒,还要煽动今天有酒今天醉的豆润继续支持他,白发蓝粑黑脸才能倒台。

鱼米佬 said...

今天翻看番薯国的旧闻,才知他在做什么;愈来愈喜欢他的角色了。

eric foo said...

他是名符其实的‘黑社会’大佬噢,一吹鸡全部‘黑马’都要跪下啦,哪里需要好像马华那班二打六般,玩一哭二闹三上吊粤语长片的旧桥。蔡CD,‘学o野啦!’

天下无官 said...

Botak的blog看多了对人好象会有一些负面影响。

似乎有这样的讯息:“这是一个全民皆弱的国家,弱者在台上表演,弱者也在台下谩骂。”

当然这并不是事实。强者默默耕耘,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没有高能,没有英雄…

当然,也可以学日本人的武士精神,报着必死的决心,全民皆强,不难。难的是人都希望别人强。自己要强大起来,才难。

Botak said...

塔米亞: 他控制了大馬的印度黑社會啊 .

大佬: 本性難移.

MOOT: 皇帝不下台的, 皇帝只有死了才下台.

二樓: 那套片我喜歡啊, 死神都很gay的.

魚米: 回來了? 沒有時差? 這麼快就上網了?

ERIC: 對, 黑社會. 都有夠黑的.

天下無官: 奇了, 我的博看多了的確會對某些人起 ‘負面影響’. 不過訊息確是十分積極的訊息啊! 看我博的人沒有人是打算束手待斃的...不知道這種…>>“这是一个全民皆弱的国家,弱者在台上表演,弱者也在台下谩骂。”<< 的印象從何來?
罵豬狗政客是弱者, 那像馬華民政那樣含巫統的懶叫是強者?
看來, '罵人'等於'謾罵'等於'弱者'. '默默耕耘'等於強者, 原來'協商協商'是正途啊! 哈哈哈.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武士道的最高境界是求生,不是求死。
武士道是对内修养,对外和平,只可惜,她经常被利用成为洗脑工具(就跟宗教被利益分子作为控制群众为自己卖命的手段一样)
武士道讲的是克己,忠义,名誉,家族为底,勇,义,诚,礼为上,大马的政客们根本不配讲什么武士道,日本的好战分子更不配与武士道沾上关系,李登辉的武士道简直就是在侮辱她!

大王蛇 said...

你真的相信此人会走?

无官 said...

比如说羽毛球的那一篇就有一句:

“媽的, 我能做就不用請你來, 請你來就因為你是專才, 你做不好就該罵.


这是台下者,而台上者是人民选的。还不全民皆弱吗?

无官 said...

台下的不能做,台上的也做不好,选人也选错,通通都是饭桶…就是有这种印象…

鱼米之乡 said...

在那边看不到这边的新闻,先上来看看。
(奇了,有人看了你的blog会有一些负面影响,作厶我却愈看愈积极呢?)

kiam ming said...

无官没有讲错!
国阵的支持者看了光头的BLOG真的会有很多的负面影响·····
反之对民联支持者和有脑的选民会产生积极的作用,努力推翻暴政
光头和凌国文的blog··一刚一柔但一样刀刀见血,剑剑要命·····够力!

大马贱民

leejiajia said...

这种人的话也可以信?
你相信有黑太阳时就可信!

Botak said...

二樓: 想不到你對武士道了解如此之深. 佩服, 佩服. (想必對劍道也有涉略?)

大王: 他非走不可. 雞哥要他走的.

無官: 真的很難了解你要講的是什麼. 東湊西湊不是辦法. 不如把你要的主題說出來吧, 也好討論啊.
你到底在講哪一個case? 你在說某個民聯州政府嗎? 那一個? 你認為做不好的政府就是 ‘弱’ 的人民選出來的? 那選出貪污攬權無能的國陣政府的人民屬于 ‘強’?
沒有目標的, 就說是飯桶, 誰? 怎樣是? 還有, 你還沒說呢: …>>“这是一个全民皆弱的国家,弱者在台上表演,弱者也在台下谩骂。”<< 的印象從何來?

魚米: 弱者看了春袋越縮, 強者看了越強啊. 哈

KIAM MING: 果然很負面!

李家家: 信, 除非老馬的人掌權, 要不, 他非退不可. 雞哥把他當成票房毒藥.

A secret man said...

Samy Vellu=MIC, MIC belong to Samy Vellu? but Hulu Selangor candidate selection already give a sign for his removal by top gun...Thus, he must use his last power to protect his own interest ...a "good image" for BN

二楼后座-she's lost control ii said...

剑道?晚上出鞘的那一把应该还可以见人。

方人也 said...

三美在等着他的“敦”,当然挡他者死!
他总不会傻到让自己下台后落到给人拿去炖的下场吧!

Botak said...

秘密的人: MIC belongs to Semi-value, 這的確是他的想法.

二樓: 呃....媽的, 我不是說那種劍啦.

方人也: 現在他這燉等着人家打落水狗. 一朝失勢, 嘿嘿, 人很現實的.

无官 said...

在我眼中,强者是那些辛勤功做的人们,那些可以令人生活有改善的,那些真正有能力去做出改变的人。

象在一间公司里,那些每天讨论着别的部门的经理不好的,我也不知道要怎样说他,也许这是他的嗜好。

如果某甲能够让自己的部门强大起来,我会打从心里佩服他是一位强者。他的魅力可以让其它部门被吸引,并且开始效仿他。

政治很黑暗,容易让人看不清、上瘾,然后用难看的言语不断攻击别人。

eric foo said...

从楼上无官的论点,看出了矛盾之处。小的不才,尝试分析。

你说的强者和弱者的定义令人混淆,以你办公室的论点来看,那位只懂说人闲话的经理在你看来是弱者,正因为他只光说不做。而你认为强者应该是努力工作改变自己和别人的生活的人,我的评论是--视乎你的格局和视野有多大。

对,很多人光说不做,只等别人努力他们来享受成果,这种人的确是弱者。因为他们怕事`懦弱不敢承担后果,所以只好悄悄的等。顶多不满发两句牢骚。另一种弱者是他们已经大权在握,但是害怕失去权力而不断攻击`抹黑有能力取代他的对手,这种弱者内心深处的懦弱,必须时刻以强人姿态来粉饰乔装,他们所造成的破坏有时候比强者更深!

回说强者,何谓强者?对我来说,努力工作改变生活的人比比皆是。在生活重重压力下,我们父母受尽煎熬努力工作改变生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努力改变我们自己生活是小我的表现,没有错的。那如果致力改变整个地区`乃至整个国家的人民思想和生活呢?是不是更强?那可是大我的强者表现啊!

说回博客,本土的政治博客百花齐放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事,至少新加坡没有这种空间。无论博客们的政治立场是什么,有时候还会唇枪舌战一番,但其意义在于敢于发言`辩论`交流并启发更多人思考各种问题,进而提高了网民独立思考能力,难道这也是弱者的表现?

进步的动力就是来自于批评,有批评就有反驳。真理只有越辩越明的,所以批评不能和‘弱者’相提并论,混为一谈啊!难道像新加坡般实行权威政治`蒙蔽兼愚弄人民`捆绑言论才是强者所为?

最后,我想点出现代政治是不需要魅力领袖的。我们需要的是完善系统,所谓领袖魅力只是媒体和Spin Doctor搞出来唬人的把戏。就是因为理念苍白才需遮遮掩掩,强装正道。

政治是讲究如何平衡的艺术,本身并不黑暗。黑暗险恶的是--人心。人因为贪图权力而刻意扭曲,埋葬了真理,蒙蔽了良知。而看不清楚的人还真多。。。更不堪的是很多明白了这道理,还奴化自己去捞取利益的人,这种败类我连谩骂都嫌不够啊!

PS:不好意思,太长气,占用了BOTAK好多篇幅。。。

Botak said...

ERIC: 這是典型的國陣華基政黨心態. 當笑話看好了.

他們總是哭哭啼啼的說自己做了這麼多事, 而不明白我們 ‘還要什麼’, 整個怨婦的款. 他們不明白的是他們所謂的作事是躲在巫統所允許的框架內幹的, 不是爭取人民在憲法下保障的利益. 就算他們明白, 他們也不管. 因為他們在還沒做事前已經將自己標籤為二等公民, 必須向上仰息的. 他們從不認為爭取真正的權益是對的. 他們只能爭取巫統所施捨的.

所以他們將民聯定位為 ‘改革’的, 把他們自己定位為 ‘做事’的. 然後再加以扭曲, 即, ‘改革’的, 只是喊口號, 不做事情的, 他們這些走狗, 才是’很委屈的’ 在做事. 不這樣扭曲, 他們沒有根據點.

你沒看他一直迴避主題, 而總是不知所云的在 ‘強者’ ‘弱者’ 這兩個只有他才知道是什麼的框架打轉? 怎麼執政黨的支持者還怕到匿名了?

其實他們知道問題在那裡. 不過不敢面對, 又不甘心. 所以匿名上來有的沒的放一砲, 看看能不能製造一些負面影響. 結果總是深陷泥障, 給人說兩句就沒話說了, 退也不是, 不退也不是, 只有装壟做啞, 你們反駁的他完全不理會. 一直在他所設定的假設裡兜來兜去, 以得到打飛機似的勝利.

這種言論總是給我機會再次的寫我以上寫了很多次的理論, 來提醒大眾馬華民政如何糟糕. 不過這次這個, 水準低了些.